生活-寵物 寵物-動保 寵物-太寵愛 人物-太人物

邀猴子參加婚禮,為台灣獼猴痴狂的女人─「吱吱黨」發言人林美吟

  • 更新2021/08/19 17:39
  • 發布2021/08/15 16:13
  • 作者/ 蔣佩庭

「星期一猴子穿新衣、星期二猴子肚子餓,星期三猴子去爬山。」你對台灣獼猴的印象是什麼呢?是「猴比人精」的恐懼嗎?還是敬而遠之的害怕呢?《台灣獼猴吱吱黨》發言人兼《台灣獼猴共存推廣協會》秘書長林美吟想告訴大家,獼猴其實很可愛。

圖片
《台灣獼猴吱吱黨》發言人兼《台灣獼猴共存推廣協會》秘書長林美吟。(圖片來源/林美吟)

大家都誤會了!獼猴真的很可愛

想替獼猴發聲的林美吟大概是全台灣最怪的人了,高雄中山大學女大生帶BB槍拿便當,害怕獼猴搶食事件,讓大家都在罵獼猴是「潑猴」時,她卻逆風而行堅持說:「獼猴實在是太可愛了!」甚至創立臉書粉絲團《台灣獼猴吱吱黨》和《台灣獼猴共存推廣協會》,想端正大家的刻板印象。在新冠疫情前,林美吟會辦生態導覽帶民眾上山看獼猴,有參加過導覽的人都說讚,小朋友在上山前嘟囔好煩,下山卻說:「我還要再來!」

圖片
林美吟9歲時就跟著父親林金福上山。(圖片來源/林美吟)

為什麼走上獼猴教育推廣?林美吟回憶,她的父親林金福是相當知名的獼猴學者。所以,林美吟9歲的時候就會跟著林金福的腳步上壽山觀察獼猴,「壽山的獼猴跟人很親近,小獼猴都會來找我玩。我又是獨生女,獼猴就是我唯一的玩伴,那時候真的很開心。」也因為這層緣分,林美吟知道獼猴沒有這麼壞,所以當大家都在說牠們的不是時,她就很想幫牠們講話。

中山大學搶食事件、獼猴乳養小奶貓

社會討厭獼猴的起因除了是高雄中山大學,獼猴與學生搶食的事件外,還包括獼猴「破四弟」乳養小貓案件。

林美吟說,破四弟是隻比較陰柔的雄猴,在生育季會想哺育孩子,但母猴不可能讓出自己的小孩,於是牠會去抓山上的小奶貓哺育。當時,有民眾在臉書社團求救,清一色的留言都是對小貓的遭遇感到心疼與不捨,指責破四弟是隻虐貓的獼猴,「我會射死猴子,死一條命可以救活好幾條命。」、「可惡的猴子,好心疼那些貓咪。」、「柴山的猴子真的很恐怖,快把牠們處理掉吧。」但林美吟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一定要救走這隻小奶貓,這是她唯一能替破四弟說話的機會。

林美吟回憶,當她從破四弟手上搶走小奶貓時,破四弟沒有生氣反而是咧著嘴抓著她的褲管,向她表示「臣服」求她把小奶貓還給自己,「我從牠身上搶了非常多隻貓,我家7隻貓有5隻都是從牠那邊抓來的,但破四弟從來沒有看到我就掉頭就走。上次,破四弟還乖乖地坐在參加導覽的小朋友中間,好像在說『我知道妳在幫我們獼猴做事情』,這真的讓我好感動。」

「人類的討厭跟害怕,其實來自於不願意了解。假設破四弟沒有抱貓咪,那大家就看不到貓咪的生存環境,但我們反而去錯怪破四弟。」林美吟說道。

獼猴婚禮跟緊接而來的告別式

「台灣人喜歡很喜慶的東西,剛好獼猴的負面新聞很多,所以2016年猴年我在山上辦一場獼猴婚禮,想透過婚禮替獼猴扳回一城。」除了婚禮外,林美吟的婚紗也在山上拍。然而,林美吟辦完婚禮緊接著又辦了告別式,「這件事到現在我都很難釋懷,我哭了整整一個禮拜。那時候有非常多獼猴被毒殺,我們一直投訴有人在毒猴,每個禮拜上山都有獼猴死掉,直到2016年8月16日一個禮拜內死了20隻,相關單位才去檢測證實牠們是被毒鼠藥殺死的。」

圖片
林美吟在山上舉辦獼猴婚禮。(圖片來源/林美吟)

林美吟坦言,這件事讓她相當消沉,她在思考自己已經這麼努力在推廣人猴共存,每個禮拜都帶大家上山甚至婚禮都在山上辦,怎麼還會發生這種悲劇?那做這的多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可是當林美吟發現,以前參加過導覽或聽過他們的人也跟著一起難過時,她又重拾希望,「以前只有我跟我爸難過,所以當我看到跟獼猴有過感情的人跳出來說我跟著你難過,你就會感動。我在想也許我現在不能挽救被毒死的獼猴,但有一群人願意追隨妳。」

希望《台灣獼猴共存推廣協會》總有一天可以消失

創立《台灣獼猴吱吱黨》和《台灣獼猴共存推廣協會》到現在有帶來什麼樣的改變?林美吟指出,她現在開始能在各大論壇看到比較正面的留言;YouTube、臉書社團上的獼猴科普也愈來愈正確,例如獼猴是沒有猴王的,牠們是母系社會。

但林美吟最終的目標是,《台灣獼猴共存推廣協會》總有一天可以消失,因為到了那日人類與獼猴終於可以和平共處,而自己的女兒長大時,她喜歡的獼猴也還存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