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太人物

唱民謠金屬講228、寫過度努力為人療傷|周慕姿:活出自己就好,不必活在他人期待中

  • 更新2021/03/24 17:05
  • 發布2021/03/19 12:18
  • 作者/ 張佩雯

卸下樂團主唱的煙燻濃妝後,周慕姿是傾聽人心的心理諮商師,身分雖然改變了,不變的是那雙澄澈的大眼睛,凝視這個世界,帶著理性,又帶點憐憫。

圖片
周慕姿是「恆月三途」的樂團主唱。(圖片來源/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臉書)

或許沒有什麼樣的人就一定要長什麼樣子

2020年12月才以「恆月三途」樂團主唱的身份出了《噤夢》專輯,今年3月又立刻出了《過度努力》這本書,如同之前《情緒勒索》,新作再度席捲暢銷書排行榜,一上架就傳出即將二刷的消息。

如何在心理諮商師、樂團主唱、暢銷書作家之間切換身份?她說:「這些身份對我來說並沒有相違背,心理師是我喜歡、也用來賺錢的工作,作家寫的是心理師的專業,兩件事沒有分開,而樂團單純因為我喜歡所以去做,不會思考太多。」

有些人因為樂團先認識她,私底下會說:「妳好不像樂團主唱,好Peace」,也有人先認識她是心理師,才知道她是樂團主唱,會說:「天啊,台上的妳看起來好不一樣,霸氣驚人!」

「或許沒有什麼樣的人就一定要長什麼樣子,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很多樣貌。」周慕姿以自己的例子親自示範,「活出自己的樣子」就好,不必活在他人期待的「人設」中。

恆月三途唱的是台語、講的是台灣的故事

「恆月三途」是「民謠金屬樂團」,以重金屬加上台灣傳統的二胡、嗩吶等樂器,搭配周慕姿時而高亢、時而嘶啞的聲音,唱的是台語、講的是台灣的故事。

曾有人問她,為什麼不用大家習慣的台語曲風,聽起來既順耳又容易傳唱,甚至不需要花太高的成本。

她說:「這件事情就很難說出為什麼,但我就是想這樣!比較開玩笑的講,樂團呈現的是我性格中比較『憤青』的那一面。」大學時受到「搖滾救世」理念的影響,她認為,樂團可以把自己更真實的信念、想法,更清楚表現出來。

樂團第三張專輯《噤夢》,從一位灣生藝妲阿香的故事,訴說228的歷史。為什麼選228?因為這是她與先生(「恆月三途」團長)都很關注的一段歷史。

「我印象很深,當時國中歷史課本是舊版的,228的歷史寫得很簡單,老師建議我們自己去找書來看」,當時還住基隆的她,借的第一本書談的是基隆雨港228事件。

「為什麼我們都不知道?」讀到228歷史、邊看書邊掉淚

「看到當時國民黨政府從基隆港登陸後,幾乎是『無差別殺人』,我一邊讀一邊哭,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事情⋯⋯重點是這些事情為什麼我們都不知道?我那時才理解,所謂『知識』,是有權力的人他來決定要給你看什麼東西。」

不過,即使談論228事件在現今台灣是相對「政治正確」,仍會有很多人一聽到會說:「哎呀又再弄政治」、「又再打悲情牌」。因此,周慕姿希望帶大家換個角度,從故事、從音樂去理解這段歷史。

她希望一個用比較能被接受、理解的方式,讓大家找回「同理心」,「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任何人的身上你都會覺得難受,那這件事情就是一個應該要被看見的事。與其說要去指責誰,我倒覺得,228是一個台灣必須誠實面對的歷史,目的是不要讓這件事情再度發生,因為代價真的太沈重了!」

圖片
周慕姿透過演講傳遞心理諮商的相關資訊。(圖片來源/周慕姿臉書)

每一個過度努力的人,都是把傷藏得很深、藏得很好的大人

看起來像「人生勝利組」的周慕姿,也曾經歷對人生的迷惘。政大廣電所畢業後,她先在一個基金會待了4、5年,薪水穩定、工作也很上手,雖然這是一份不錯的工作,但她心裡知道,自己其實並不喜歡「朝九晚五」的人生。

「當然我可以做自由工作者,但家境的關係,不能讓自己的經濟不穩定,所以必須有一個可以養活自己,發展性又比較好的工作,這成為我對未來的想望。」她決定走上心理諮商,從零開始回到校園讀諮商所,身上還背著家裡的債務,碩一那年,半工半讀的她,不是在打工,就是在圖書館讀書。

「很多時候我在做選擇時,相較於『當下的安全感』與『未來想要的生活』,我會比較容易選擇後者。沒有哪個選擇是絕對好的,但我們必須認清每個選項都是經過思考、自己能夠接受的決定,同時也必須承擔後果。」

她以過來人的身份分享,人生的決定是一直變動的,生涯也是,不會今天做了這個決定人生就這樣了,而是在決定的過程中一直學習,怎麼樣能越來越接近自己想要的決策。至少,轉職之後到現在,對她來說是一個舒服且滿意的狀態。

最近,周慕姿出了新書《過度努力》,以多個諮商個案的改編故事訴說:「每一個過度努力的人,都是把傷藏得很深、藏得很好的大人。」書中擔任諮商師的她,時而跟著個案一起流淚、時而說出暖心話語,或許正因為她也曾是個「過度努力」的人,才能同理這些困境,以溫柔與陪伴,帶領人們將傷痛化為面對人生的力量。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