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太人物 地方新聞-高屏

堅守恆春25年的香港醫生黃健榮:卸下名醫光環、孤單留台就為了弱勢病患

  • 更新2021/05/05 17:50
  • 發布2021/04/29 19:04
  • 作者/ 陳玠婷

在風光明媚的屏東恆春當醫生,應是許多人心生嚮往的生活吧?其實,揭開觀光面紗後,整個恆春半島的真實面貌,恐怕會讓大家大吃一驚,繼而心痛無奈。這裡最嚴重的問題有毒品氾濫、工作機會流失、隔代教養、獨居老人老死無人知等等,全靠當地慈善組織和醫院偕手看顧。

恆春基督教醫院深耕恆春半島已經67年了,現任院長黃健榮自25年前與恆基結緣後再也沒有離開過。透過黃健榮的眼睛,你會發現恆春是個人情溫暖但悲傷的地方。

圖片
隻身留在台灣行醫的黃健榮,在台北工作20年後離開家人,獨自到恆春基督教醫院服務恆春半島的居民25年。(攝影/陳玠婷)

從小深知貧苦滋味 他同理弱勢境遇

67歲的黃健榮來自香港貧苦家庭,他從小會念書,媽媽與哥哥就盡全力栽培他,直到高中時,他歷經兩樣大事改變了他的一生。第一件是出現一位「長腿叔叔」資助他念書,讓他領略「施比受更有福」的道理,另外一件是最好的朋友生病過世,無能為力的感覺,讓黃健榮下定決心要醫生。

高中畢業後,黃健榮到台灣的台北醫學大學念醫科,後來順利取得內科醫生執照,生活日漸優渥,有房有車,家庭美滿,生活過得不能再好。他說,自己40多歲時全家決定移民加拿大,他原本抱持家人應該在一起的想法,不過心中有股拉扯,想要跟家人在一起,卻又放不下當初想幫助人的心願,他說:「我年輕時窮過,一個禮拜才能吃得起一顆水果,我實在放不下,後來家人順利移民過去了,我一個人從台北搬到恆春,然後就走不開了。」

黃健榮說,25年前的恆春沒有便利超商、沒有牛排館、沒有家人在他疲憊時為他加油打氣,回家打開燈永遠安安靜靜的,一切都跟台北不一樣,讓他十分失落。更重要的是,一間需要募款的醫院,人力與資源永遠不足,他曾一個人身兼多科,小兒科、耳鼻喉科、腸胃科等等都看得見他的身影,連續夜間值班十幾天也是常有的事,跟台北大醫院完全不一樣。

而工作壓力大又繁忙,他病倒好幾次。十年前,他突發急性心律不整,血壓往下掉,昏迷前還不忘關心病人,以及等他昏迷後醫護該怎麼幫他急救轉送其他醫院;還有一次他患急性膽囊炎,肚子痛到受不了,強撐著為自己照超音波等等。

他不諱言要不是使命感,有好多次思考是不是該逃跑,乾脆到加拿大陪伴家人,但每次這麼想,後來還是沒走成,「我很想家,以前放假的時候,我都會到麥當勞、家樂福,獨自坐在人群當中,才不覺得孤單。」

是什麼理由,讓他留在恆春這塊偏壤之地?

恆春半島遼源廣闊,恆基最遠的服務範圍曾到兩個小時車程外的旭海。黃健榮也時常出診探望無法出門的病患,有時還會親自煲湯給病患喝,傳遞關懷溫暖。

他回憶有一次去探訪一名腦中風的獨居老人,一入門所有人聞到酸臭腐敗的味道都倒退三步,他為了照顧病人心情,忍著惡臭從老人腳上腐爛傷口夾起一隻隻白蛆和螞蟻,「我不能躲,躲了會讓病患寒心,我必須保持專業,照顧每一個需要我的人。」還有獨居老人經濟貧困,一個便當分兩、三頓吃,捨不得吃完又沒有冰箱,放到臭酸是常見的事情。

圖片
恆基院長黃健榮在過年前探訪獨居阿嬤,特別為阿嬤料理雞湯,送上溫暖。(圖片提供/恆春基督教醫院)

還有一次,他在急診室沒有救回一個七歲左右的小朋友,至今想到都很難過。他說,恆春當地隔代教養的狀況非常嚴重,或者父母必須打拚賺錢,無法接送孩子上下課,導致孩子常常在街上遊蕩,「這是我到恆基第三年發生的事情,這孩子掉到大水溝裡,被人發現送到醫院後已經不行了,我當下非常難過,只能克制情緒急救,最後還是救不回來。」

黃健榮都把經歷記在心上,他在恆基推動其他醫院都沒有做的事情:成立17個課輔班照顧學童,還招募居家服務員和司機,把熱騰騰的便當與服務送到病患及獨居老人家中,才能讓他們活得有尊嚴又有盼望。

靠募款的醫院缺人、缺錢、缺設備 全靠信念

恆基自創建以來,憑靠歷屆院長積極奔走、關心偏鄉醫療的善心人士幫助,一步一步才走到今天。這幾年,因為舊大樓醫療器材設備老舊、環境需要大面積修繕,黃健榮與時任院長希望能夠籌款建新大樓安心收治病人,目前募款已經到一個段落,剩1千萬缺口還在努力。

黃健榮分享,醫院的超音波都已經老舊了,不僅照不清楚,連滑動機器都艱難,只能靠醫生技巧才能勉強看清楚,光是這樣就很讓醫生挫折;另外還有電動血壓計、胃鏡、氧氣機都已老舊,很多機器都是買其他醫院二手淘汰機型,早已不敷使用,但礙於經費捉襟見肘,不敢隨意購置。

他說:「我們有一台二手電腦斷層掃瞄機器從8切換到16切,最近才升級到64切,不明白的人以為我們很厲害,但事實上很多醫學中心早就已經都用640切了。」他還說自己的個性倔,以前在台北生活不需要看人臉色,好好看診就可以了,但到恆基不一樣,許多事情磨平了他的稜角與倔強,「為了募款幾萬塊,我必須放下自己的自尊,彎腰向企業家求他撥空聽我簡報,這種差別我適應好久。」

他回憶,第一次當院長時,他遠到台北拜訪一名企業家,對方讓他枯坐一個小時,最後不僅沒有出現,也沒有安排其他主管接洽,還有一名企業家用「你是來要錢的吧」的眼神看著他,讓他嚐到自尊心被踐踏的滋味,他說:「要不是依靠信仰還有救人的包袱,我大可不必讓人看低,但沒辦法,我們很需要資源,不然病患該怎麼辦?」幸好,現在募款雖然偶感不適,但心態已經調整差不多了,專注眼前的難題就可以。

目前,恆基除了新大樓1千萬的缺口,還需要很多醫生,黃健榮坦白說,他一直很想打造一個好環境,到處都需要錢,希望未來能夠提升人事預算,不要城鄉差距太大,讓醫生願意留下來看顧恆春居民,他真誠地說:「退休醫生我也很歡迎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