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太人物

愛玩的小孩才不會變壞?被溜溜球改變的人生,楊元慶用手指滾動夢想

  • 更新2021/02/02 01:23
  • 發布2020/12/18 15:35
  • 作者/ Weihan Chang

被稱為世界第二古老玩具的溜溜球,逾兩千年的歷史文獻記載,最原始的設計是用來作為狩獵工具,後來傳入歐洲,變成貴族們爭相購買的玩具之一。1985 年,美國NASA在執行任務STS-51D時,甚至讓太空人把溜溜球和其他玩具一起帶上了太空,以展演重力狀態及物理作用。

而在台灣,溜溜球則是80後、90後共同的童年回憶,除了早期可口可樂推出集滿三個瓶蓋換溜溜球而蔚為風潮,及邀請當年現象級的嘻哈歌手羅百吉擔任代言、拍攝教學錄影帶的「小炫風」溜溜球上市之外,由日本漫畫改編的卡通 《超速 YOYO(超速スピナー)》在台播出後風靡一時,更將溜溜球的熱度推上頂峰。

然而,這個對從小就習慣玩手機、iPad 等電子遊戲的千禧小孩相對陌生,卻能喚起七、八年級生復古情懷的玩具,在台灣,不但有人把它玩出名堂,還獲得世界溜溜球大賽冠軍,更是溜溜球雙項金氏紀錄的保持人,他是來自台南的楊元慶,他立志要玩溜溜球到八十歲,直到玩不動為止。

楊元慶的人生,被溜溜球改變了。(圖片提供/楊元慶)

一個受同學霸凌的國中生 用溜溜球連結全世界

第一次和溜溜球的邂逅,是在小學二年級。楊元慶從操場跑回教室途中,看到學長站在送便當的手推車上,向下擲出一顆溜溜球表演「地球自轉」,靈活的手指伴隨翻飛的繩子,球體行雲流水地不停轉動,那幕定格般的畫面讓他屏氣凝神,從此一發不可收拾,踏上溜溜球的習藝之路。

「小時候男生之間最流行的,不外乎是四驅車、彈珠超人,和戰鬥陀螺等等, 但這些玩具當中,對我最具吸引力和挑戰性的是溜溜球。」然而,因為考試成績不俗又會玩溜溜球,楊元慶國中時曾被愛出風頭的同校生言語霸凌,總是朝他冷嘲熱諷,即使背負心理壓力去上課,他在學校能躲就躲,同時化悲憤為力量,更加勤奮練習。「國三那年,有同學給我看日本溜溜球比賽的影片,裡面的參賽者高手如雲,我開始相信自己能靠溜溜球,登上世界的舞台。」

持續做喜歡的事 讓喜歡的事有價值

英雄出少年,高二就獲得第二屆台灣溜溜球比賽冠軍,然而在升學主義的體制和環境之下,能不能考上國立大學,甚至是台大醫科,才是父母和師長最關心的問題,爸爸聽到比賽結果,第一句問楊元慶的是:「有沒有獎金?考大學有加分嗎?」直到填志願表那天,因為須經家長同意,他正式鼓起勇氣向父親提出想就讀表演科系,想不到才過幾秒鐘,楊爸爸就舉起筆簽名,淡淡地說:「好啊,考上就去念啊!」

並非一意孤行或會鬧家庭革命的孩子,楊元慶自我調侃,一個溜溜球宅男想跨足表演藝術的領域,的確有點自不量力,「加上爸爸是校長,也是擅長分析數據的家長,他常常會幫我檢視成績的進步幅度和同儕之間的比較,我必須讓他知道我可以自力更生,家裡不用擔心。」

人生首場街頭表演,在高雄愛河旁的電影館前,只有一盞路燈陪著他,整晚賺進台幣兩百多元,雖然不多,還要倒貼交通費,卻讓楊元慶體認到自己因為溜溜球,人生有了前進的意義。

在面試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時,楊元慶抽到的題目,是要用一段表演替廠商介紹最新推出的筆記型電腦,他靈機一動,巧妙利用溜溜球速度的變化,呈現並強調出舊電腦和新電腦的作業效能差異,因此順利錄取,「這甚至比拿台灣冠軍還開心,因為我從小到大第一次不為別人,而是為自己做決定,離夢想又更近一步。」

克服失志沮喪的唯一方法:還是玩溜溜球!

「溜」遍西門町、華山文創園區、信義商圈、各地燈會後,成為收入越來越穩定的街頭藝人,楊元慶一星期可以賺到兩、三萬塊,對當時還是大學生的他來說,雖然嚐到了甜頭,但隨之而來的是熱情被消磨,以及對職業生涯的迷惘。

「我本來就覺得自己的個性不適合坐辦公室,也不想被就業規則綁住,卻發現每天去信義區表演,跟上班打卡也沒什麼不同,溜溜球變成生財工具,我只有上場表演前,才會拿起它。」驚覺自己看待溜溜球的態度大不如前,楊元慶陷入新的瓶頸期。

2013 年,他受邀到馬來西亞為溜溜球比賽擔任評審,賽後他和主辦單位及其他選手要一起前往比賽場館附近的餐廳,當大家走到路口正等待著紅綠燈的空檔,楊元慶看到他們不約而同地從口袋拿出溜溜球開始玩,那種自然而然流露的喜愛,如木樁敲鐘般,深深地撞擊了他的內心。

「只有我一個人,是把溜溜球放在背後的包包裡,而不是觸手可及的地方。」 回想起那天晚上,楊元慶的眼神仍閃過一絲悵然,因為他也曾經是那種不管交通號誌、不管會不會被打斷,從早上起床到晚上闔眼前,無時無刻和溜溜球寸步不離的人。

「說好的夥伴呢?」他返台後這樣捫心自問、反省,才漸漸重拾年少時被溜溜球點燃的熱情,請溜溜球店老闆為他訂製專屬扣環,直到現在,他每天出門都會隨身掛著溜溜球,當年那個被說像「小屁孩」的楊元慶,回來了。

不僅如此,他不再把眼光放在關注每天表演可以賺多少錢,或是如何服務和討好觀眾,而是大膽地放手打磨、拋光作品的品質,那就是不只要把表演做好,更要做精。

在溜溜球這條路上,楊元慶從未間斷。(圖片提供/楊元慶)

好的表演能治癒人心 街頭是最接近民眾的藝術

退伍後,楊元慶前往韓國參加街頭藝術節,他的朋友找了一個場地,邀請他跟當地的街頭藝人一起表演,偶然中他聽到一句無法從腦海中抹滅的話:「醫生可以治療病人身體上的疾病,表演者則可以化解觀眾心理的憂鬱。」他下定決心,在街頭當一個自己心目中最好的醫生。

2016 年,楊元慶以醫生的裝扮,報名世界溜溜球大賽,他以「心電圖」的概念 展示溜溜球特技,拿出畢生以來最嘔心瀝血、零失誤的演出,就是為了要奪得表演藝術組(Art Performance)冠軍,「當時的我,是想跟天上的阿嬤分享這個榮耀,因為她跟我爸一樣,從小就希望我當醫生。」最後楊元慶雖然和獎項擦肩而過,但當他走到後台,卻收到意料之外的「禮物」,一群被他感動的美國白髮志工,一個一個地擁他入懷,告訴他這仍是一場完美的表演,阿嬤一定很以他為榮。

「楊先生你好,我是一名醫生,謝謝你沒有成為醫生,我們才有這麼好看的表演。」這是看過楊元慶演出的台灣觀眾,雙手緊握著他說出的感謝詞。在還有無名小站的年代,楊元慶曾經在自己的頁面寫下:「每個停下來的腳步都是鼓勵,每個離去的背影都是老師。」經常受邀到世界各地藝術節演出,他卻對台灣的街頭最情有獨鍾。

堅定和勇氣 讓你即使失敗也綻放光芒

「台灣的街頭很溫暖,雖然我是那種就算只有一個觀眾,也會把節目演完的人,但感受到台灣人毫無保留的熱情反饋,讓我不自覺想分享更多自己的故事。」曾經作為前太陽馬戲團團員陳星合的室友,楊元慶陪著他練習TED X Taipei的演講,忍不住心生嚮往,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也能跟陳星合一樣,成為廣為人知的「大師」,陳星合卻反過來點醒他——站在街頭才是更勇敢的事。

「我以前都以為我在街頭表演,只是為了養活自己,只是為了證明,楊元慶可以靠溜溜球闖出一片天。」某一次他和台灣街頭藝術家代表——以大鐵環及水晶球的精湛特技聞名的胡啟志共享同個表演場地,楊元慶最後一段用溜溜球結合扯鈴的表演卻發生失誤,因繩子斷裂,扯鈴彈了出去砸到觀眾頭部,他緊張地過去關心詢問,深怕有人受傷,本以為其他圍觀的人群會因此而紛紛離場, 結果一回頭,竟然看到大家都還在原地未動。

於是他大聲地喊出:「你們還願意再看我表演一次嗎?」接收到觀眾們鼓勵的眼神,楊元慶為現場重新帶來完整的表演,演出結束那刻,掌聲跟歡呼比過去任何一場都還要熱烈,甚至有位媽媽一手牽著小孩,一邊跟他道謝:「多虧有你告訴我的孩子,失敗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因為懦弱,害怕面對而逃跑。」楊元慶當下心情五味雜陳,他驚覺身教是如何重於言教,沒想到自己的演出,無形中被賦予了教育意義和責任。

從「小屁孩」到街頭「老屁股」 回饋資源是任務也是使命

溜溜球真的可以玩一輩子嗎?這是很多人得知楊元慶的職業,第一時間浮現腦海的疑問。「溜溜球陪我經歷過人生所有最開心、最難過的時刻,甚至求婚的時候,我也是用溜溜球來問我太太,是否願意讓我套住她,一起過往後的日子。」剛滿三十歲的楊元慶,因溜溜球而牽引的幸福,也延續到了他們三歲的兒子楊硯身上。

從小就目睹爸爸每天苦練,孩子清楚知道表演是一份認真的「工作」,加上楊元慶身邊很多同為街頭藝人的朋友,他認為楊硯比其他小朋友更能了解:「沒有掌聲是理所當然的,成功背後需要付出日積月累的汗水。像他其實看我表演都看到不想再看了,但我下了台回家,他還是會跟我說聲,『爸爸你辛苦了,我有想你喔!』」楊元慶笑說,每次他在家裡客廳練習,溜溜球打結或掉到地上,楊硯都會體貼地幫他撿起來,正是孩子無條件的愛與支持。

至於未來想要如何教育兒子,楊元慶根據自己的兒時經歷,指出「玩」的重要性及啟發性,因為下個世代需要更多無法被輕易取代、獨具創造力的工作。

「我當學生的時候,課堂上最怕被老師問問題,自從接觸了溜溜球,不用等別人問,為了變強、為了更進步,我會自己主動探索答案。」他高中就會想辦法利用課餘時間,拿存款去搭自強號,從台南到高雄或台北參加溜溜球聚會,和其他選手切磋交流,「楊硯學不學溜溜球都沒關係,我希望他找到自己的興趣,產生自發性動力去解決問題,有機會把興趣變成專長。」

他也和同業攜手成立台灣街頭藝術文化發展協會,並定期舉辦「街頭作品實驗室」活動,提供一系列工作坊互動課程,力邀各界藝術家及表演者擔任講師, 在緊密的討論合作之下,最終展示壓軸的精彩演出,明年將於1/8及1/9在台北華山文創園區盛大展開。

即便出了小意外,也是一種經驗,更為觀眾帶來不同感受。(圖片提供/楊元慶)

如果沒有溜溜球,楊元慶會變成壞孩子嗎?

我們看著眼前這個笑容靦腆、說話散發陽光氣息的表演者,不在乎金氏世界紀錄會不會被別人超越,仍把目標鎖定在世界溜溜球大賽的表演藝術組冠軍,想起了他分享的一段趣事:喜歡舞台的楊阿嬤,拉著才四歲的他,參加地方唱歌比賽換葵花油;楊爸爸督促他報名國小說故事比賽,把床當作講台,從床下到床上,親自指導他怎麼環顧四周、用手勢亮相......

我們也想起,溜溜球的英文「Yo-yo」,在菲律賓代表著「過去」和「回來」的意思,如同他的終極夢想,和親情般的無私羈絆,在手腕和指頭的一收一放、 來回擺盪之間,他甘願傾注所有的愛和勇氣,花一輩子去完成。

更多太報報導
獨創世界唯一真劍演出!笑炎舞者蔡宏毅:「表演不只是放招,而是用一輩子尋找答案和歸屬」
水管也能當成樂器!阿民水管秀跑遍全台、顛覆日常想像:「限制想法的不是能力,而是否定。」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