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太人物

「山神」王慎志:騎單車18天縱貫歐洲4500公里,走過生死關頭仍繼續挑戰世界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0/08/25 17:20
  • 作者/ Mindy Lee

今年40歲的王慎志,是長途單車耐力賽的好手,身穿亮橘色T恤,訪談時也帶著單車,好像隨時準備奔馳。他於...

今年40歲的王慎志,是長途單車耐力賽的好手,身穿亮橘色T恤,訪談時也帶著單車,好像隨時準備奔馳。他於2017年完成橫越澳洲4,000公里(18天)、2018年橫越美國將近7,000公里(26天)、2019年縱貫歐洲4,500公里(18天)的壯舉,讓他的名字在以短程競速賽為主流的台灣單車界,逐漸廣為人知。

王慎志騎到歐洲公路最高點,海拔3396公尺。(圖片來源/王慎志提供)

耐力驚人、騎單車登武嶺逾百次 被譽為「山神」

「耐力是你可以忍受痛苦的時間。」退伍後才開始接觸單車的王慎志,原本其實是馬拉松選手,從小他並沒有特殊的運動表現,體型嬌小、沒有瞬間爆發力、速度也不快,國中時的一次長跑測驗才讓他發覺,耐力是他擅長的領域,但直到當兵體檢才曉得先天扁平足不利於長跑,最終從馬拉松轉入自行車運動。

「05、06年那時候台灣還沒有長途自行車賽,頂多只有100多公里的競速賽。」他深知短程不是他所擅長的項目,卻也在其中找到爬坡的樂趣,「當一群人進到爬坡區域,一定會慢慢散開來,這時候是最安靜的,而且,在爬坡的時候比較有呼吸的感覺。」

他的體型也在爬坡時成為助力,他笑說,當你找到屬於自己的優勢,才能夠走得比較順。也因喜歡爬坡,騎單車登武嶺超過百次,2018年時台灣單車雜誌給他起了「山神」的稱號。

因長途賽認識自己 從台灣騎出世界

開始參加長途賽後,他彷彿找到了歸屬,從台灣到全世界,挑戰一次比一次還要艱難,訓練強度也逐漸增加,今年年初時發現背部受了傷,所幸不嚴重,透過漸進式訓練已慢慢找回狀態。

「騎長距離必須要很認識自己,什麼時候想睡?身體哪裡有異狀?要怎麼緩解症狀?以前會傻傻地覺得自己可以撐過去,因此吃了很多苦頭,透過這些經驗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他想一直騎到7、80歲,如何保護自己也成為訓練的一環。

國際長途耐力賽大抵分成無支援車的完賽制,與有支援車並壓縮時間的競賽制兩種,王慎志前三年所參加的都是無支援車的比賽,主辦單位只提供路線以及GPS信號器,GPS信號會每十分鐘在官網上更新一次,除此之外所有裝備從維修工具、衣物到睡袋帳篷都要自己帶,全部東西裝上車超過16公斤,賽前不但要調查路線,也需擬定計畫因應各種突發路況,毫無後援的狀況增加不少危險性。

王慎志騎車裝備。(圖片來源/王慎志提供)

未曾有低潮期 瘋狂的他要繼續挑戰

王慎志生性怕冷,因此從台北移居台中(中南部多高山也是主因之一);在美國洛磯山脈遇到零下六度飄雪時,只能中途停車層層疊疊地加衣服,卻也表示那段爬坡路是整趟騎得最開心的路段;賽程中某天還發生GPS沒電、手機也沒訊號的情況,抵達休息點時才發現有近百通媽媽的未接來電,擔心他是否遭遇意外。

這個擔心不是沒有道理,因為他曾在澳洲公路上摔車差點走過生死關頭,即便如此,也沒有打消他挑戰世界的決心,反而坦然地說:「腳踏車騎在路上本來就危險,不如思考如何降低風險。」

被問到是否有過低潮期,他想了一下才回答:沒有耶,「比賽過程很痛苦每天都很累,休息的時候,從衣服口袋裡拿出食物,手抖到連包裝紙都拆不開,沒有什麼力氣,只能用牙齒咬開,晚上只睡三、四個小時,隔天醒來全身還在痠痛,即使這麼累,我也不會有『幹為什麼今天還要騎車』的想法。」

王慎志在澳洲公路曾摔車,面臨生死關頭。即便如此,他仍未想過放棄。(圖片來源/王慎志提供)

明年王慎志將挑戰Red Bull穿越西伯利亞耐力自行車賽,堪稱全世界最艱鉅的長途自行車賽,總長9,105公里,爬升77,000公尺,共有15站關卡,全程主辦單位會提供支援車,相對地必須在25天內完成,每站也都有時間限制,舉辦至今只有9人完賽,若挑戰成功,離他橫越五大洲的目標又更近了一步;至於剩下的非洲,他表示因政治情勢複雜,目前並沒有沿著撒哈拉沙漠橫越非洲的比賽,「如果我騎出一條路來,說不定就自己來辦比賽。」

他笑說,瘋狂的事永遠不缺瘋狂的人來挑戰。

更多太報報導
跑齡只有四年,陸承蔚46歲上聖母峰跑馬拉松:「跑步讓我找回自信。」
不愛念書等於壞孩子?台灣極限登山家呂忠翰翻閱人生山峰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