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時事

莫羽靜專欄|《跟騷法》上路 有助於警方提前介入遏止憾事發生

  • 更新2022/07/03 11:22
  • 發布2022/07/03 11:00
  • 作者/ 莫羽静

歷經多年討論的《跟蹤騷擾防制法》,終於在今(2022)年6月正式上路,目的在處理介於性騷擾邊緣的糾纏與不當追求,以求在進一步發生人身侵害前,警方得以有法源介入協助受害人,並嚇阻進一步犯罪。

其實台灣針對《跟騷法》的相關立法,已經歷時許久,最早是《性騷擾防治法》的立法,為了補足性騷擾防治的不足,例如許多介於模糊地帶的騷擾,而衍生出《糾纏行為防制法》,但最終因為各方壓力未能順利三讀通過,《跟蹤騷擾防制法》,就是在原本《糾纏行為防制法》的草案基礎上,重新增修通過的法案,希望能藉此補足相關法令的不足,以免再生遺憾。

圖片
《跟蹤騷擾防制法》6月1日正式上路,希望能藉此補足相關法令的不足。翻攝自FB@內政部

《跟騷法》不是只有保護女性,常見受害個案類型如下:

《跟騷法》通過之後也在網路上引起許多人的反彈,認為這是獨厚女性的政策,但根據騷擾型態來分析判斷,其實是不分性別的受益,只是男性受害者大多不容易成為受關注的對象,根據常見的受害個案,大致可以分成至少四種不同的糾纏類型。

名人騷擾型跟蹤者(Celebrity stalkers):這類糾纏者也被稱為私生飯(韓語:사생팬)指長期跟蹤偷拍名人的私人行程與日常生活,有出於私人因素也有出於利益因素,與受害者沒有任何交情,甚至可能是完全陌生的存在,有些加害人甚至會企圖與當事人建立實質往來的關係,或者進一步因妄想而做出限制人身的加害動作,在被拒絕或長期不受待見後,又進一步轉為報復型的騷擾者。

真命天女/白馬王子症候群(Love-scorned stalkers):屬於原本就與被害者互相認識,但一廂情願的追求者,希望與被害者建立伴侶關係,而進一步做出許多讓人不堪其擾的追求行徑。當事人的任何互動,無論是基於交情的委婉拒絕,或者是因公事或基於友誼的社交活動,即認定當事人對他有所情意,過度放大自身的重要性,認為自身是在為愛付出,而受害者是他的真命天女或白馬王子,相信終有一天會獲得回報,實際上是對浪漫追求的誤解,部分缺乏無病識感者,甚至會出於妄想而對外宣稱是其伴侶,一旦受害者明確的拒絕,或與他人交往,行為人極可能因為過度自戀,而產生遺棄感,並進一步衍伸為恐嚇、限制或傷害人身自由的犯罪行為。

慾望型跟蹤者(Lust stalkers):有別於前兩者,不當追求的性質,此類型跟騷加害者,可以說是重大犯刑的預備犯,是性侵、猥褻、限制人身自由、殺人強盜施行前的行為樣態,但在犯罪進程達到「著手」的程度之前,檢警與司法部門在過去是無從介入偵辦,這類型也是這次立法通過的主要原因,即馬來西亞籍女大生遇害事件。

恐怖情人型跟蹤者(Domestic stalkers):此類騷擾者與被害人,在事發時大多或曾經有過親密關係,在關係破裂、消滅,或加害人主觀認定遭受背叛時,加害人便會以忽略當事人意願的修補關係或者報復的心理,進行與《跟蹤騷擾防制法》相關的犯罪行為,加害的對象甚至會波及到被害人的情人、配偶、家庭成員,這類型的適用,在立法前相對於前三者是較少被討論到的部分,因為此類型有《家庭暴力防治法》的適用,可依照其中第14條規定聲請保護令由警方介入,而《跟蹤騷擾防制法》則是補足保護令聲請通過前,警方無從介入的空窗期。

圖片
日常生活中發現有跟蹤、尾隨等行為,且與性或性別有關,即觸犯《跟騷法》。取自Adobe Stock

跟騷法施行前的法律侷限

如同恐怖情人型跟蹤者有《家庭暴力防治法》,其他犯罪樣態,也都有各自的刑法或《社維法》、《性騷擾防治法》可以適用,可以說是與現行法規疊床架屋,但跟騷行為的發生,往往是多次且不同的方式,來干預被害人的生活,許多行為被社會價值觀認為應予容忍,甚至僅止於道德層次的苛責。

這些行為累積下來將會造成當事人龐大的心理壓力,時刻存活在恐懼之中,甚至無從尋求法律上的救濟,必須更進一步的發生犯罪行為,警方才得以介入,而這根據實務經驗,這類後續的加害行為,往往都是重大社會案件的層級,兩段行為之間的法益侵害程度天壤之別,而這些都不是單一法條可以解決,因此才有《跟蹤騷擾防制法》的誕生。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