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國內旅遊 生活-親子 名家專欄-時事

林偲倩|放下手機的台東鹿野親子旅遊,野溪、攀岩、生火煮食,不用安排就超好玩

  • 更新2021/03/20 02:25
  • 發布2021/03/20 02:10
  • 作者/ 林偲倩

年假期間安排了一趟火車之旅,我和兩個孩子在鹿野友人的家住了五天四夜,出發前特別為自己設下目標:練習在孩子醒著的時候,遠離手機的各種訊息。

浸潤在自然裡的力量好強大,我以為那會是一種忍耐的感覺,但最後我是真正打從心底想拋開手機裡的各種資訊,因為眼前景色的魅力大過於一切,那景色不只是大自然的美,而是人處在自然裡所散發的自在,深深吸引著我,我才明白,原來平日在城市裡對於資訊與社交的焦慮,吞噬了多少我與孩子能真正同在當下的時刻。

圖片
兩個女兒在大岩石中攀爬探索,看似危險但孩子會為自己找到安全的路。(圖片提供/林偲倩)

在鹿野的那幾天,起床第一件事情再也不是一邊刷牙一邊看看有什麼訊息,而是在床上和兩個可愛的孩子打滾,慵懶地互相撒嬌,直到我們都清醒,一起下樓吃朋友準備的美味早餐。

朋友他們一家三口搬到台東已有兩年的日子,當初會來到鹿野生活,是因為嚮往自給自足的生活,我們一邊吃著女主人的手作蘿蔔糕,一邊喝著現打的溫豆漿,她說在台東吃的東西不便宜,所以很多人都自己種、自己做,早上的生菜是外面菜園拔的,水果是他們的好朋友種的,在這裡的他們,常是一通電話就到朋友的家拿好吃的食物彼此交換,或是一起收成作物,甚至誰離便利商店比較近,就幫忙繳個水費,人跟人之間互助的本質顯得相當自然。

有天我們來到紅葉溫泉,打算浸泡在這一整天,野溪溫泉的溫度是自己調整的,不是溫泉池上方設定好的42度,沒有需要先淋浴再泡湯的規定,也沒有任何告示牌,我只需要在心裡對自己說:「好好想受當下吧!」就可以了。

朋友一邊帶著我撿樹枝、木柴與枯葉,一邊跟我解釋這些材料的功能,這是我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在大自然裡生火煮食,真的好遜!我一手扛著木頭,一手抱著小女兒蜜柑,赤腳踩在時而堅硬、時而軟泥的大地,原來我的孩子平常都不喜歡穿鞋走路,是這麼輕鬆自在的感覺!

沒過多久炊煙四起,炙熱鐵盤被石頭與木柴們架著,肉和蔬菜漸漸飄出香味,簡單的白飯配海苔,大女兒荔枝在溫泉池裡享受著這特別的「野餐」,此時小女兒蜜柑突然邀約我一起爬眼前的一塊大岩石,我抬頭看了看似乎可行,在大自然的神奇氛圍包圍下,我在城市中育兒的各種擔憂被鬆綁了,逼出了人在自然中想冒險的野心。

圖片
在大自然當中,赤腳抱著女兒,感覺踏實又自在。(圖片提供/林偲倩)

我就這樣尾隨蜜柑,看著她小小的手和腳一步步慢慢向上,她審慎評估自己要怎麼爬下一步,或許我也從孩子那裡偷了一點生之勇氣,毫不猶豫地跟著她往上爬,不知不覺就到最上面了,我們一起爬上了這塊超大的岩石,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與孩子的勇氣都令我驚嘆不已,我抱著蜜柑興奮地往下和大家揮手,後來找了一條能夠順順走下來的路,我牽著蜜柑一路往下,哪些時候我們得放開彼此的手,哪些時候我們得緊緊牽著,在這短短路程的合作過程,兩歲半的蜜柑顯得相當理性。

回到地面時,一隻巴黎翠鳳蝶在我們面前飛呀飛,接著停在石頭上讓我們看看牠美麗的翠藍色,我跟蜜柑說:「你看,巴黎翠鳳蝶在歡迎我們!」後來我們回到了城市裡看見蝴蝶,蜜柑還會跟我說那天蝴蝶在歡迎我們爬下去的事。

我們的孩子有大自然缺失症嗎?

在《失去山林的孩子》一書中,一再提到「大自然缺失症」,它指得是人類因疏遠自然而產生的各種表現,這並不是一個醫學診斷,而是作者用來與家長和教育工作者討論這個現象的詞,事實上只有孩子失去了山林嗎?當我們擔心孩子處在3C時代而遠離自然時,我們其實也該同時煩惱在螢幕裡滑呀滑的自己,究竟失去了什麼?

我的兩個孩子最近著迷《冰雪奇緣》的角色,在台東玩耍的那幾天,他們在山谷溪水旁扮演著艾莎與安娜,這感覺好衝突,我心裡默默好奇著,如果他們的世界裡從來沒出現過《冰雪奇緣》,那麼由他們自身創造出來的遊戲劇本會是什麼呢?我深知自己無法得到答案,我得認清在都市生活的我們不可能擁有完全的自然,但我想把因貼近自然而敢於冒險且輕鬆的自己帶回我的育兒日常。

於是,我開始帶孩子在都市裡的山林裡放空玩耍,也試著練習在日常生活裡拋下那些其實沒那麼必要即時回覆的訊息,向我兩個孩子學習:不急著準備下一刻,好好的活在此時此刻。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