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國內-社會焦點

任恩儀|借鏡留學生慘痛經驗:別小看抄襲後果,做好報告從不簡單

  • 更新2022/03/17 11:30
  • 發布2022/03/17 10:10
  • 作者/ 任恩儀

這幾天因為中一中師生衝突,衍生出對中學生的報告怎樣算是抄襲的論戰。先說,國高中正是學生開始練習獨立做報告的階段,這是個很重要的學習。一個好的報告,即使是資料統整型的,也應該是要找對資料、多方參考、分析比較不同的資料、然後去蕪存菁找出自己比較感興趣的部分,完成報告。每一步都是學習。

那在國高中階段,如果學生直接把大片的內容,從網路剪貼到報告上,是不是抄襲呢?

抄襲的定義是什麼?學生報告不需太認真?

如果全沒註明出處,那當然是抄襲。如果有註明出處,但達一定數量且一字未改,也算符合抄襲的定義。就算後者有人主張那不是抄襲,這樣子單純拼湊的報告,也絕對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 

圖片
國高中正是學生開始練習獨立做報告的階段,這是很重要的學習,對於大學與往後人生經驗都有幫助。(圖片來源/Unsplash)

但前面說了這是中學階段,重點不在處罰抄襲。教育的眼光應該要放在教導學生甚麼是抄襲,抄襲的後果是甚麼。最理想的狀況是事前就有清楚的指導。如果,報告完成後才發現品質如此,那也應該指正,亡羊補牢機會教育。

而現在網路上有人主張這不過就是中學生報告,這類專業資訊不上網找資料,要學生怎麼完成?不要汙名化等等,這類的論點以為是在辯護,但其實是害了學生,讓人憂心。

就像我四歲的女兒前幾天去姑姑家,離開前,大家穿鞋穿衣,一陣兵荒馬亂,到了家才發現,她把喜歡的玩具帶回家了。對,她不是有意「偷竊」,但身為家長,當然不能只是說她不是有意的,就讓這件事情輕輕放下。我們很慎重地告訴她,未經同意就拿走別人的東西,會被認定是偷竊,而行為後果可能是相當嚴重的。我們也馬上先讓她打電話告知姑姑,再帶她把東西還回去。

台灣對抄襲相對容忍 留學生親嚐苦果意難平

而或許正因為台灣的社會相對容忍抄襲,可能是學生時代沒有明確被教導甚麼是抄襲,也可能是看著不少有作品抄襲的網紅名人或者文字工作者,都還能大搖大擺地繼續在江湖走跳。台灣社會對於抄襲定義的太過寬鬆,當學生到了海外求學,有時就會難以理解海外大學對抄襲的嚴格處置。

不久前,有個台灣到海外求學的大學生輾轉透過社群媒體找上我,想詢問在國外的大學裡有甚麼抗辯申訴的管道。事情的緣由是,小組作業中,據他所言,他自己沒有,但某組員直接剪貼網路資料,老師發現了,認定抄襲,同組連坐,該科目都被當。他憤恨難平許久,覺得處罰過重。

圖片
每一個國家對於抄襲定義並不同,就所知經驗,國外大學對於學生小組報告也抱著謹慎嚴肅的態度看待抄襲,落實品格教育。(圖片來源/Unsplash)

我分享大學老師的觀點,小組作業打的是團體分數,學生在小組中要彼此協調,也有給予回饋互相監督之責。對於老師來說,同組組員抄襲,也等同其他人放任同意這樣的成品出現在報告中,當然是不對的。

同學心裡的沮喪我可以想像,過去所受的教育,社會風氣對於抄襲的相對輕忽,也使他覺得自己孤軍奮戰,不解為什麼其他成員能接受這個結果,沒有人跟他同一陣線。心裡上糾纏了很長的時間。

但他沒有理解到的是抄襲在大學報告中,是相當嚴重的。不只抄襲別人,如果是自己過去A科目的報告,只稍做一番整理,就再次拿來繳交B科目的作業,也會被視同自我抄襲。同組組員並非不在乎這個學科,而是意識到抄襲行為的嚴重性,也了解分組報告中自己應負的責任,不是工作分配下去就了事。便宜行事,出了錯,就只能接受處罰。

晤談結束前,同學謝謝我誠實地的對他說明。我則建議他把這次的挫折,當成學習。還好是在大學,而非研究所階段。畢竟過去也有聽聞台灣學生,就讀海外研究所畢業作品疑似抄襲,就必須在學校網頁上公開宣告,那就不是被當重修這麼簡單而已。

而對於這次新聞事件的中學生主角,我也想用相同的方式鼓勵他們,這種剪貼完成報告的方式,確實就是抄襲。下一次,請同學們要多找幾個資料來源,閱讀後重組,再適度加上個人意見或想法,甚至是比較心得或批判,當然,千萬不要忘記標註出處。不用太在乎短期的毀譽,中學階段能把正確寫報告的方式學起來,才是最重要的。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