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名家專欄-時事

香功堂主影評|《瘋狂競賽片》:藝術只是用來妝點個人聲望的工具?

  • 更新2022/03/05 21:19
  • 發布2022/03/05 19:30
  • 作者/ 香功堂主

富商胡貝托邁入80歲,想要替自己留下一個好名聲,決定投資拍電影,而且是要拍一部「偉大」的電影。胡貝托找來備受肯定的女導演蘿拉,以及兩位知名男演員伊凡和菲力斯合作,翻拍獲得諾貝爾獎的小說《敵對》。蘿拉以不按牌理出牌的導戲風格出名,伊凡是業界十分敬重的大師級演員,菲力斯則是廣受觀眾歡迎的大明星,三名性格迥異的導演、演員組合湊在一起,會鬧出怎樣的風波?

馬利安諾柯恩(Mariano Cohn)和加斯頓杜帕拉特(Gastón Duprat)執導的《瘋狂競賽片》,是一部讓人苦笑不已的作品。片中的「戲中戲」《敵對》,敘述培德洛與馬努爾兄弟因為誤會與仇恨,還同時愛上名叫露西的女子,而走上悲劇的結局。一如大半的電影,「戲中戲」通常會跟影片的內容相互呼應,培德洛與馬努爾的敵對關係對應上伊凡和菲力斯的敵對關係,活在男性競爭陰影下的露西,對照的是蘿拉為了調解兩名男演員的心結而疲於奔命的處境。

圖片
《瘋狂競賽片》劇照。 (圖/翻攝 IG_competencia_oficial)

(以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敵對》結局,馬努爾殺害兄長,並且取代兄長的位置;《瘋狂競賽片》的菲力斯也在盛怒下,造成伊凡重傷。「戲中戲」的露西雖然知道馬努爾不是培德洛,卻選擇不戳破真相,以維持生活的不變。同樣的,蘿拉懷疑菲力斯是攻擊伊凡的幕後兇手,但她同樣默不作聲,繼續拍完電影。

「換作是他,也會這麼做。」

《瘋狂競賽片》一邊諷刺男性間的競爭心態,一邊對「藝術是什麼」提出酸苦的見解。電影裡,伊凡覺得表演應該要被認真嚴肅地看待,不該一昧地娛樂與討好大眾,菲力斯覺得演戲很簡單,觀眾要什麼,餵養給他們什麼就好。伊凡和菲力斯對於表演藝術有著天差地別的態度,伊凡瞧不起影展文化,可是私下又獨自在房間內排練,如果他能夠獲得演技獎項,該要說什麼感言?並在「想像的觀眾」面前拒絕領取獎座,以表達對電影獎的不屑(認為電影獎只是噱頭),或是表明自己搭機時從不搭乘頭等艙,拒絕擁有特權,或是抱怨菲力斯的片酬太高,認為演員只是電影的一環,不該獨擁光環。伊凡對菲力斯有著敵意,覺得菲力斯侮辱了他所認可的藝術。或者,伊凡嫉妒著菲力斯的成就?他其實十分渴望能被同業與大眾所接受,又害怕被認為過度媚俗?

圖片
《瘋狂競賽片》劇照。 (圖/翻攝 IG_competencia_oficial)

相較於擺明了「我就是愛觀眾、愛錢、愛名聲」的菲力斯,伊凡是否更具有藝術家的情操,更像個藝術家?或者,伊凡跟菲力斯是五十步笑百步?伊凡表面上對於名聲與財富蠻不在乎,但他也跟胡貝托一樣,看似對藝術有所堅持,其實只是想要營造一個留給後人緬懷(記憶)的高貴(虛幻)形象?

不同於胡貝托、伊凡和菲力斯等人把拍攝電影當作贏取名聲或財富的手段,蘿拉更像是個真正的藝術家。她在接到工作後,立刻做出一本厚厚的電影書,書中寫滿了她對電影的各種想法。她在與伊凡和菲力斯排練時,營造多種情境,想要讓演員們更理解扮演的角色,以激發出他們的表演潛力。

電影裡,菲力斯向蘿拉和伊凡宣布自己罹患胰臟癌,即將不久人世。蘿拉為此難過得無法工作(真性情的展現),伊凡則上網查看胰臟癌的訊息,但他並未花太多時間閱讀胰臟癌資訊,反而很快被美白牙齒的廣告所吸引。這場戲讓我忍不住苦笑出來。一是伊凡就算是在四下無人的時候,都不忘維護自己的形象:一個富有同情心的「好人」。但也是在四下無人的時候,觀眾才會看到伊凡真正的樣子(相較於菲力斯的胰臟癌,伊凡更在意自己的牙齒會不會看起來太黃);二則是伊凡查看胰臟癌的網頁,未必是想要關心菲力斯的健康狀況,而只是想確定菲力斯是不是在說謊。

《瘋狂競賽片》沒有預期的爆笑,但它的嘲諷卻十分到位,甚至帶有點一絲絲地惆悵感。我相信伊凡與菲力斯對表演有著偌大的熱情,只是這樣的熱情逐漸被更吸引人的附加價值(例如財富與名聲)所取代。反觀蘿拉始終維持著一貫的初心,想要透過作品與大眾對話。她在經歷伊凡和菲力斯搞出的連串荒謬事件後,逐漸喪失對創作的熱情。《敵對》的映後座談會上,記者問了許多關於電影的問題,蘿拉的回應都十分地簡短,甚至有些不耐煩。蘿拉無心捍衛自己的作品,既是明白她的作品早已淪為妝點胡貝托等人聲望的道具,亦是嘲諷觀眾想要在電影裡找到深刻生命意義的枉然。一如世界影壇常有充滿人文關懷與嚴肅議題的作品推出,那並不代表創作者與表演者一定有著崇高的理想或悲天憫人的性格,只是明白這類型作品更容易獲得影展或影評人的肯定,更容易讓自己站上道德的制高點,成為被崇拜的對象。

圖片
《瘋狂競賽片》劇照。 (圖/翻攝 IG_competencia_oficial)

如此一想,諷刺人性虛假造作的《瘋狂競賽片》,也可能變成自己所嘲諷的對象?或者,本片的作者其實是以後設的方式對自我(創作者與業界)提出深刻的反省。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