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名家專欄-時事

莫羽靜專欄|《台北女子圖鑑》為何惡評如潮到引起關注?

  • 更新2022/10/04 11:16
  • 發布2022/10/03 16:05
  • 作者/ 莫羽静

Disney+近期上架了獨家台劇《台北女子圖鑑》,卻引起各方討論,並不是影劇本身有多吸引人,而是完全跳脫現實情境,充滿歧視與偏見又魔幻到無處不吐槽的劇情,激起各方網友們的糾錯,反而引起一股討論熱潮,不禁讓人想一探究竟,到底可以多爛。

原版《東京女子圖鑑》影劇的故事觀

圖片
《東京女子圖鑑》隨著劇情推展,呈現不同的地域特色,與女主角對於進入上流社會的渴望。翻攝自推特

該劇在標題表示取材自《東京女子圖鑑》,原作《東京女子圖鑑》的女主角齋藤綾是一個秋田縣的鄉下女孩,在東京透過自身的專業成為時尚品牌經理,而女強人的背後,仍然要面對日本傳統女性框架。整部劇以自身向上的都會女子職場劇和女主感情線的碰撞,女主從當情婦到包養男子,經歷七段感情,在貪婪的拜金慾望面前都走了一趟,最後回歸平凡,過程中隨著職場劇情搬遷到不同居所,也寫實呈現地方人文,充分展露出階級差異與當地特色,古典成人的銀座、飲食便宜的三軒茶屋、引領潮流的惠比壽,每搬遷一次,就進入更深層的慾望,既寫實又驚悚,最後在上流社會的隱形天花板前認清了自己,這些過程也引起觀影者的共鳴,最終得到佳作的美名。

台版的敘事與背景矛盾

《台北女子圖鑑》從《東京》、《上海》兩版的核心概念中擷取了「鄉下女孩到都市發展」、「隨著自身發展對感情觀的渴望和改變」的兩條路線,以此為核心開始構築整齣戲劇,為了凸顯雙北困境,刻意描寫居住正義和勞資糾紛的橋段,但都僅僅是起了頭,就草草收掉。感情線更是處理的荒謬不堪,上一集的善心老闆,下一集變成交往快兩年,因為不願意成為老闆娘,想繼續在紙醉金迷的職場拚搏而分手,接著一集內又是幾段沒頭沒尾的交往,每個男友戲份堪比路人,對劇情和女主心境也毫無推動感。

圖片
筆者認為《台北女子圖鑑》中的男友戲份堪比路人,對劇情和女主心境也毫無推動感。翻攝FB@DisneyPlusTW 

其中各處細節破綻百出,像是只能吃速食的電競女子戰隊、把台中餅店說成台南餅店、寄人籬下卻戳破親人是小三的窘境、成大也不是家裡附近隨便可以唸的大學,以及不符合現實的搭車北上路線,職場戲完全看不見女主的專業能力,各處都凸顯女主是愚蠢無知的笨蛋。

看得出來想藉由台南永康和台北永康做城鄉對比,實際上永康在台南也是屬於都市區,兩地並無明顯的差異,各種缺乏田野調查的劇情設定,對台南的印象只停留在愛吃甜、特產是糕餅、有小食的鄉下,忽視台南作為一個古都,具備著強烈自豪感,這裡出身的女孩,甚至有不亞於台北人的氣質與時尚,以日本區域來做對比,其實是京都女子到東京發展,加上各個細節的錯誤百出,才讓這部影劇,吐槽點多到成為特色,最終得出了台南不台南,台北不台北,並且充滿歧視與刻板印象偏見的作品。

圖片
《台北女子圖鑑》其中一幕,女主角林怡珊(桂綸鎂飾)的媽媽託人帶名產給在台北的她,外包裝卻是台中知名餅店。截自Disney+

背景怎樣設計才會相對合理?

影劇的本質就是說故事,以 《上海女子圖鑑》來說,該劇雖然也有搬遷橋段,從合租、獨租到買房,但不同於《東京女子圖鑑》搬遷時明顯的各區變化,劇情更著重在職場的職人面向,時尚工作的細節,危機問題的處理,女主的交際手腕和專業知識,如何讓她一步一步升上更高的職位。從語言上,一開始的鄉音普通話、吳語、英文、粵語不斷穿插,隨著搬遷和升職,女主必須掌握更強的語言能力和專業知識,如同劇中老夫人的一句「你不會上海話,你就無法在上海社交圈立足」,這些細節都凸顯了上海商業和社交圈的樣貌。

圖片
《上海女子圖鑑》劇情聚焦於職場,女主角如何一步一步升上更高的職位。翻攝愛劇情網站

從《東京》、《上海》兩版來看,東京、上海,雖然都是重要商業都心,但從人口數來看,上海人口數約2600萬,東京約1400萬,台北人口數則僅有264萬,相較之下,以台北的人口生活範圍,很難做出明確的差異性和升遷變化。台版的設計上,應該要以西部六都+衛星縣市,或是台灣全島作為規劃,各區的差異才足夠營造出明顯的區域特色,並且透過精細的田野調查,飲食文化特色,說話的特定用詞,區域之間的依賴與衝突,各縣市的產業特色,藉由主角在各公司間的跳槽和遷居,一路帶我們領略台灣各地的變化,呈現中小企業與傳統產業的差異,再到大財團集團和新創公司等等變化,反映真實的區域特色和職場的職人劇面向,這樣才能創作出一部屬於台灣女子浮世繪的影劇,或許才能符合原先大家對Disney+力推的獨佔台劇的期許,還有符合取材自《東京女子圖鑑》的優秀印象吧。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