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時事

蔡宜文|母胎單身直男「第一次約會提案」透露什麼問題?

  • 更新2022/09/19 20:10
  • 發布2022/09/19 18:22
  • 作者/ 蔡宜文
圖片
對母胎單身的直男而言,想放鬆愜意談場戀愛本身就不容易。取自Unsplash

前陣子由粉專「直男行為研究社」跟TLC推出了一個母胎直男一日約會提案的企劃,由幾位自我認同為母胎單身男性以遮臉的方式,來跟大家呈現他們的約會計畫,希望大家能夠提供建議。此企劃出現以後,下方留言或有鼓勵支持者,也有積極提供意見者,當然也不乏有諷刺或是酸言酸語者的存在,而後這個企劃的效應開始發酵,包括像是中信兄弟球隊、現任台北市長團隊等都紛紛做出類似的一日約會提案,在社群上也開始引起「約會」風潮。

當然這也引發了一些討論,像是粉專「歐美亂供」除了提供了一堆對於約會行程的建議之外,也開始質疑一日約會計畫是否能幫助缺乏戀愛經驗的人改善困境,並且認為許多留言會讓投稿者有些難過;也有實務工作者分享,這種固定的親密關係腳本(男主動、女被動)會讓有些男性感受不舒服。確實,下方有些回應,我們看到一些關於母胎單身的負面刻板印象,以及約會要由男性主動等較為傳統的異性戀關係想像。

由男人來規劃約會有什麼問題?

但我認為這必須要區分成兩個層面來說:

首先,我們必須要理解,「由男性來規劃約會」這件事情,是一個在父權體制中傳統異性戀關係同時施加於不同性別之間的壓力:作為一個男人,你被迫要主動、要有規劃能力、必須要提出一個讓女人喜歡並且選擇你的約會方案;而作為一個女人則相反,你即使有自己很想去的地方、很想吃的東西,你也不能直接說出來,必須要把自己的期待隱藏在對方是否能夠猜中你的想法的委婉之中。

於是這變成了我們最常看見的異性戀劇碼——一個男生提出很多提案,女生一邊說隨便一邊又紛紛否決,在這個劇碼當中,男性被迫要承擔作主的壓力以及被拒絕後的情緒,而女性則被迫隱身、不能夠直接表達自己的意願;不喜歡作主或是沒有規劃能力的男性會被嘲諷活該母胎單身、或是如果凡是都依照女伴規劃被認為被女人吃得死死的、馬子狗,反之,女性如果太願意作主則會被認為不夠矜持、很勥跤(khiàng-kha)、過於強勢。

圖片
與其費盡心思安排第一次約會,不如學會在約會當中相互協調出彼此自我,找到相處最好的可能。取自Unsplash

在此前提之下,我們確實可以說直男行為研究社的這個計畫複製了這個男性必須要作主的刻板印象,可同時,他們又嘗試期待平常這個粉專的受眾(多數為女性)來給這些男性意見,似乎又有一點點在嘗試去除那一個互相猜測的過程,而是讓男性直接理解這群女性到底想要什麼。

在傳統中找安穩

這就到了第二個層面,畢竟直男行為研究社本就不是創來挑戰父權結構還是翻轉傳統異性戀關係的,反而比較像是在呈現當前異性戀關係當中,什麼樣的行為會造成女性的困擾或是不解,也因此我想這個計畫本身,以及這些自願參與這個計畫的男性,確實抱持著一種「我要怎麼做可以在當前這個社會體制中安然度過也不要讓人不舒服」的想法,也就是說,這個計畫本身並不是反體制,而是在傳統的異性戀體制當中,找到一條最可能讓雙方都覺得舒服的路。

這確實對於某些仍然期待傳統異性戀關係的人而言是一個可能尋求的方向,當然對於提案者的嘲諷大可不必,畢竟這代表了有許多人在追尋傳統親密關係上面臨的困境——雖然我個人並不認為這是個很好的解方,但也能夠理解並不是所有人都想要談顛覆傳統異性戀關係、去挑戰當前社會結構的戀愛。

不要害怕被拒絕

最後,讓我們重新回到「規劃約會」這件事情來看,其實無論是從直男行為研究社本次企劃中所呈現的約會提案到各個社群的跟風,都能夠看到,約會的規劃其實與個人自我的展現息息相關,雖然主動提出約會的提案是一個壓力,也可能是一個很煩人的事情,但同時他也是一個在建立自我的過程,我們幾乎可以從這些約會行程的安排中,看到這個人的存在。

也因此,或許無論男女,我們都不該如此害怕規劃約會、不該如此害怕被拒絕,更不應該認為母胎單身是一件需要被強調或是要被解決的問題,當你規劃了一個你很喜歡、展現出「你的」主體性之行程時,你就已經開始在對你的對象進行篩選,一個人的毒藥可能是另一個人的蜜糖,有些人覺得無聊至極的提案,可能會有另外的人覺得碰到同好。

所以,我們該學會並不是提出一個完美、讓所有異性看到都會讚嘆,留言一片誇獎的約會行程,更不用去找尋到一個約會的必勝公式,而是學會接受拒絕,學會在約會當中相互協調出彼此自我,找到相處最好的可能,即使最終你得到的答案是最傳統的那個親密關係型態,那也可能是你,最自在的關係(——雖然我還是希望大家可以盡量挑戰一下那個最傳統的親密關係型態)。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