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名家專欄-時事

香功堂主影評|《子彈列車》:列車上的心靈療程

  • 更新2022/08/09 21:30
  • 發布2022/08/09 18:22
  • 作者/ 香功堂主

代號「瓢蟲」的男子接下一樁任務,要在東京出發開往京都的子彈列車上盜取一只手提箱。原以為可以輕鬆完成的工作,卻碰上各種突發狀況。這輛子彈列車除了有瓢蟲外,還有負責保護神秘組織首腦「白死神」兒子的殺手「檸檬」和「蜜柑」兩兄弟、看似清純無辜的演技高手「王子」、專門餵毒的神秘人「毒蜂」、為了替陷入昏迷的兒子小涉報仇的父親「雄一」,以及打算替死去妻子報復的「惡狼」等。一群人為著不同的目的上車,一場腥風血雨的殺戮即將上演......

David Leitch 導演的《子彈列車》改編自伊坂幸太郎的小說《瓢蟲》,影片的攝影與美術突出、動作場面兼顧喜感和魄力、配樂與影像搭配相得益彰,演員的明星魅力替電影加分許多:布萊德彼特(Brad Pitt)是本片的主要星光擔當,真田廣之、Aaron Taylor-Johnson、Joey King 等人,也表現搶眼,另外,導演的人面廣人緣佳,有不少大牌明星客串演出,看到他們出現在銀幕上,內心都會小小尖叫一下(開心的那種)。

《子彈列車》的敘事節奏明快,就像子彈列車,一啟動便飛速往前奔馳,從東京開往京都的路上,會有多個停靠站,每個停靠站就像是小說的章節,每次停靠,人物與事件間的關係就更清晰與明朗,看見或人為操控或偶然意外,將所有人的命運「串聯」一起(呼應本片的火車載具,所有人的命運都在同步前行)。

圖片
《子彈列車》劇照。翻攝自FB@Bullet Train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人為的安排

「妳(王子)從來不在我的計畫之中。」白死神

《子彈列車》的劇情可以粗分成「人為」與「巧合」兩個塊面來看。人為的部分:雄一的兒子小涉被人從高樓推下,重傷昏迷,幕後兇手是策劃這一切的「王子」,王子是白死神的女兒,她使計引出父親,用以證明自己(女兒)也能擁有獨當一面的能力;白死神的兒子遭人綁架,他聘請殺手檸檬和蜜柑救出兒子並取回贖金;同時間,白死神也請來毒蜂暗殺自己的兒子並奪走贖金。原來白死神的妻子多年前車禍身亡,他想要把所有害死妻子的兇手全部聚集在列車上,並將他們一次殲滅(包括自己的兒子)。

圖片
《子彈列車》劇照。翻攝自FB@Bullet Train

命運的安排

人是否可以掌握命運,控制一切?《子彈列車》片中,一名女孩在販買機買了瓶礦泉水,礦泉水卡在機器裡沒有掉下來,女孩無可奈何地離去。檸檬原本想買別的飲料,沒想到販賣機掉了瓶礦泉水給他,這個時間點的檸檬,當然不會知道這瓶礦泉水會在稍後的旅程上,發揮它的作用,影響事件的發展。

《子彈列車》的人為計畫有兩條線同步發展:一是王子對父親的報復,一是白死神為死去妻子進行的報復。王子與她的父親都以為一切都在他們的掌握中(人類的自大),忽略了生命中必然會存在的變數,而他們計畫中最大的變數即是瓢蟲(瓢蟲即是那瓶礦泉水)。

瓢蟲一出場,就在電話裡跟接洽人談論心理醫生對他的開導,以及厄運對他的影響,覺得老天爺對他特別不友善,事實上,瓢蟲會登上這輛死亡列車,是因為原本的承接人卡佛突然鬧肚子疼,才改由他接手工作。卡佛才是白死神計畫中的暗殺對象,而非瓢蟲。瓢蟲或許正如自己所言:厄運特別喜歡他?

圖片
《子彈列車》劇照。翻攝自FB@Bullet Train

偶然與巧合?

這趟東京到京都的旅途,瓢蟲將要面對接二連三的壞運氣:瓢蟲一上火車,很快就找到手提箱,以為任務可以輕鬆完成,卻在下車時,碰上正準備上車的惡狼。惡狼誤以為瓢蟲是當年毒殺自己新婚妻子的兇手,對他展開攻擊。另一方面,瓢蟲曾經和檸檬在某次任務中碰頭,當時對方向他開了兩槍,瓢蟲幸運活下來,卻也有了心理創傷,必須看心理醫生排解內心的陰暗面。瓢蟲沒料到會在子彈列車上,再次與檸檬和蜜柑碰頭,再次面臨內心的恐懼,而且他還莫名其妙成為白死神和王子計畫中的替死鬼,甚至遭到有著劇毒的非洲樹蛇攻擊。

瓢蟲是被厄運纏上的倒霉鬼?或者,他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倒霉,甚至可以說是幸運?「人為的操控」與「巧合的命運」是相衝突的,前者是人定勝天的概念,後者是人無法與命運抗衡,意指不管你做了多少準備,都逃不開命運的掌握。

《子彈列車》藉由不同角色之口向觀眾提問:劇中人物的經歷是精心設計的「局」?或是命運的巧妙安排?影片乍看確實有種:命運之神在冥冥之中讓所有人為他們過往犯下的罪付出代價。但把一切都推給命運又是偷懶的行為,好似命運要替自己的悲慘人生負責?難道人本身都不用替自身的行為負責嗎?《子彈列車》裡的惡狼、長老和白死神的妻子,他們的死亡都與伴侶的身份(黑道份子)有關,這些男性們(惡狼等人)不但沒有檢視自己的責任,反而認定妻子的死亡都是他人的過錯,進而開啟無止盡的報復行動,導致身邊的人也跟著淪陷,掉入暴力的無限循環輪迴中:王子為了報復父親而殺人、雄一為了替小涉報仇而登上火車、白死神為了死去的妻子,殺掉所有相關人等。

圖片
《子彈列車》劇照。翻攝自FB@Bullet Train

命運(偶然與意外)確實在某些時刻推了一把,改變事件的走向,但歸根究底,人為的因素:愛與恨、貪婪與嫉妒,才是所有人會聚集在子彈列車上的主因,「人」才是子彈列車殺人事件能夠啟動的主因,畢竟,雄一若能好好照顧兒子、毒蜂沒有肖想大筆酬金、白死神給予王子更多的關愛等,這場列車上的殺戮事件,或許根本不會發生。

列車上的心靈療程

無論如何,瓢蟲在老天爺(編劇)的安排下,登上子彈列車,並且很快找到手提箱,差點在第一個停靠站就順利下車。編劇為何不讓瓢蟲下車?王子在片中講了句台詞:「我不是他人故事的配角,你們才是我故事中的配角。」事實上,每個人都是自己故事中的主角,卻也是他人故事中的配角,而《子彈列車》之於我的真正主角是:瓢蟲。

記得嗎?瓢蟲一出場就在電話中跟接洽人大談他的心理諮商經驗,而這部片可以視為:瓢蟲的心靈療程,關於他對不確定性(厄運)的恐懼,也關於他對死亡的陰影。《子彈列車》很適合和大衛芬奇導演的《致命遊戲》( The Game)對照觀賞,在《致命遊戲》中,麥可道格拉斯飾演的主角「被迫」參加一場冒險遊戲,麥可原本對遊戲嗤之以鼻,卻在九死一生的驚險遊戲結束後,心靈彷彿被洗滌過一般,讓他學會用不同的眼光看待過往的創傷陰影,並且用嶄新、開闊的態度擁抱未來。

《子彈列車》的瓢蟲也是如此。他不但在對戰中順利打敗惡狼、蜜柑和毒蜂的攻擊,躲過王子和白死神的殺人計畫,就連樹蛇的毒液都拿他沒轍。而且,瓢蟲還跟檸檬成為一起打倒白死神的「夥伴」。

圖片
《子彈列車》劇照。翻攝自FB@Bullet Train

不同的是,這一次檸檬反倒成為瓢蟲得以活命的「貴人」,暗示瓢蟲不但學會直視他內在的恐懼(檸檬),還跟恐懼成為朋友(把恐懼化為活下去的力量)!在經歷這場混戰後,瓢蟲終於得以走出列車(瓢蟲在片中多次想要下車,但「療程」仍未結束,自然也就下不了車),內心的陰影最後都被燦爛的陽光所驅走,瓢蟲不再對無法掌控的命運(厄運)感到恐懼,而能坦然地接受:生命中所有的苦難,都只是在幫助他走向更好更堅強更實在的人生。

最幸運的人與最不幸的人

最後,瓢蟲覺得自己運氣差,但他屢屢化險為夷,還有紅粉知己(接洽人)在背後支持他,瓢蟲的運氣其實一點都不壞。另一方面,王子的母親早逝、兄長是廢咖,父親不把女兒放在眼裡(女兒稱呼自己為「王子」,是希望被當成男孩子看待,希望父親能肯定她的能力)。王子想要掙脫父親的枷鎖,創造新的人生,最後仍然逃不過命運的制裁(載滿蜜柑的貨卡復仇)。電影裡,王子誇說自己的運氣特別好,事實上王子或許沒她自以為的福星高照。

不過,《子彈列車》確實在片中藏了一個運氣特別好的角色,即是因為肚子疼而拒絕這次任務的卡佛。卡佛不但躲過一場列車亂鬥,瓢蟲等人還幫他解決掉白死神父女這兩位大魔王。想想,同樣是在道上打混(危險的職場環境),有些人的運氣確實是比其他人要更好一些吧。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