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時事

蔡宜文|把搭訕當作唯一交友公式的異男,女生淪練習品該怎麼辦?  

  • 更新2022/06/29 18:20
  • 發布2022/06/29 17:55
  • 作者/ 蔡宜文

前陣子在直男研究社開啟了一連串關於搭訕的討論,而後因為鄭家純在其臉書上分享了助理在捷運站被人搭訕糾纏,他協助解圍後,也有許多人紛紛回應在路上碰到類似得狀況,就有時是個人,有時是群體,這群人所使用的對話、技巧跟一些手法類似,有些甚至會在現場對不同的女性進行數量上的「練習」。

圖片
在未知情況下,被異男當作練習搭訕的女性,往往對此感覺不大舒服,更何況這些教學影片通常伴隨偷拍。取自Usplash

鄭家純說得很好,在路上想要認識女性並沒有什麼問題,問題是為什麼在路上生活的女性,要莫名其妙地無酬配合你搭訕技巧的「練習」呢?而且這些練習往往令人感覺到不大舒服,甚至我們可以從部分課程的影片中看到,會有被偷拍的可能——雖然都有馬賽克或模糊,但我想大多數的人應該不會想要自己與人的社交互動被當成是教材的範例來提供大家觀賞吧。

在這類影片及對話頻繁出現後,作家朱宥勳則在他的臉書上開始討論關於異男「奇妙的」交友行為,我們在本篇文章並沒有在深入討論他那篇文章有什麼問題,而是從該篇文章後發酵,開始有許多人探討男性在成長過程當中缺乏學習社交技巧或判斷情緒等的能力,到底是什麼原因,可是甚少有人開始討論,當女性碰到這些缺乏社交技巧的男性把自己當成練習對象時,該怎麼去應對。

你有資格拒絕任何不想要的接觸

我們今天就是想探討這個,畢竟無論這群男人是因為什麼原因而缺乏社交的基本能力,都不代表女性有義務在自己生活工作的城市巷道提供自己免費的情緒勞動陪他們練習,所以我要說的第一點就是:你絕對有資格拒絕。

請不要相信那一套什麼女性拒絕應該要委婉,要給男人面子,或是相信某種說法是這群男人很可憐他們需要練習,不,無論他們需要或不需要練習,這些都與你無關,你有任何的權利跟資格,拒絕你不想要的接觸,無論對方跟妳說什麼,也無論那些影片中如何去描述「拒絕的女性」,你可以決定自己當下的感受。

你的恐懼不是小題大作

這就是第二點,有許多人會覺得當女生碰到搭訕就感受到害怕是太大題小作,甚至有些人會覺得這是不是女方太自以為是以為別人就是想要對他做什麼,因此去否定、檢討自己是不是想太多,相信自己的感受,當你感覺到害怕、恐懼或是有威脅感的時候,那就是你的感受,沒有任何人有資格代替你去定義你有什麼感覺,所以當你感覺到不舒服、不想要配合對方時,但同時又害怕,你可能會選擇委婉或是假意,這沒有什麼問題,不要因此而事後責備自己說,好像都是我給對方機會。

圖片
搭訕可以是一個美好相遇的開端,但只把搭訕當成單一方法,也很可能演變成強迫推銷。取自Unsplash

你的恐懼,是因為來自於對方的行動以及社會一直以來對於女性的不友善,搭訕不成而出現的暴力行為從來都不缺乏社會新聞的版面,有些人會說是人的問題而不是搭訕這個行為的問題,這些暴力行為只是少數,但沒有女性想成為那個「統計數據」上的犧牲者,也因此你的恐懼是完全合理的,當你或身邊的人真的覺得不對勁,甚至人身安全已經受到威脅時,也請報警、致電113或是跟周圍尋求協助。

不要責怪自己

除了恐懼是合理的,你因為恐懼而被迫委婉,也是完全合理的,請不要責怪自己。

不要責怪自己,是不是給了對方機會或是暗示,不要事後檢討是否是自己穿的太暴露、太緊或是表現的好像很鬆懈,我聽過很多女生在面對這些近乎騷擾的搭訕時,往往會被長輩或是其他人、甚至自我檢討說是因為穿著或是因為態度的關係,並且會指說為什麼其他路過的女生沒有被騷擾,就只有他——請相信,這不是你的問題,是對方採取的行動,責任並不應該在你身上。

相信自己的判斷與直覺

最後,搭訕可以是一個美好相遇的開端,我並不否定這件事情,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是多元、複雜的,重點從來都不是搭訕這件事情,當使用模組化的搭訕流程,便單一化了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藉由侵入他人的空間來界定對象女性的意願與反應,並且設下一定的框架來去界定女性對於這個行為的認知,這種行為坦白說比較像是強迫推銷。

面對這種強迫推銷,我們應該要互相幫助(像鄭家純或是許多人分享如何協助被包圍的女性)同時也要相信自己的判斷跟直覺,不要落入對方設定好的框架,相信自己的感覺,你是有能力判斷出對方是把你當成一個物、一個業績、一個統計上的數字,還是當成一個對等的人來看待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