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職場 名家專欄-時事 國內-政治

譚宥宜|冊讀到肩胛邊去!人們到底是怎麼把高學歷的福報變成業障的?

  • 更新2022/09/23 18:55
  • 發布2022/09/23 17:42
  • 作者/ 譚宥宜

最近政治人物們幽默為我們示範了,論文可以像是暑假作業的剪貼簿,高學歷的副作用可能是神邏輯跟慢性傲慢,而小時候長輩罵我們「冊讀到肩胛邊去」是真的!

照理來說,人能有高學歷,是非常有福報的一件事。

首先,你必須家裡有資源。受高等教育不是人人有水喝有肉吃有乾淨空氣呼吸這樣的理所當然,學費很貴,你必須出身在一個有資源的家庭裡,還有你爸媽重視教育,願意投資你。

第二,你還要有能力唸書,有興趣唸完。受高等教育、只會唸書這件事,不是人人都受得了的。

當然,有很多特數案例,是爸媽左看右看,360度環繞檢測後,發現孩子沒啥了不起的能耐,也毫無任何特殊美德,賣相極差。既然家裡有錢,送孩子去鍍金拿個漂亮學歷,至少以後走跳社會時,還可以將「我學霸耶」,「我名校畢業耶」掛在嘴邊。

一個值得拿出來說嘴的學歷,跟台北大安區門牌的房子一樣,再小再破都是好資產。

既然擁有高學歷是很有福報的事情,我們是怎樣讓福報變成業障的?

圖片
唯有做到學歷跟能力、影響力、品行的終極課題分離,我們才能停止盲目追求高學歷,也才能不被擁有漂亮學經歷的人給迷惑。取自Unsplash

當我們開始認為高學歷=優秀,優秀=特權,開始將自身擁有的資源當成理所當然的那一刻,福報就會變成業障。

這樣的人,認為世界就是要幫自己開路,自己應該得到特權。

英文形容這樣的人,叫entitled person。

“Someone with a sense of entitlement may not say thank you or show other signs of appreciation for what they have . This is because they believe it is their right to have everything, so they don't value anything. They have a sense of entitlement about money, possessions, or friends.”

回到主題,終究是社會集體文化,讓我們落入追求高學歷的迷思,把學歷拿來當成自我價值鍍金,而非純粹因為興趣熱忱而鑽研的事。

同時這也不限於高學歷,我在職場中碰過很多人,也喜歡把「我是協理耶」,「我在奧美做過事耶」,「我有律師牌耶」這些表面優秀掛在嘴邊。

這些人會因為漂亮的學經歷,加上很會唬爛很會面試,更容易來到管理職的位置。

但偏偏這些人到了有管理職的位置後,沒有能耐發揮領導力,一天到晚認為世界是繞著自己轉的,更悲慘的是他們認為自己「天生自然優秀」,因為缺乏反(病)省(識)力(感),因此並不會主動學習如何讓自己成為更好的領導者,更有效地為公司作出貢獻或帶領團隊。

這些有漂亮學經歷的人,正忙著享受特權,忙著設計自己往上爬的路徑。

想想看,當社會的各行各業都充滿這些假象優秀、有強烈sense of entitlement的人,社會會公平嗎?組織流動率不高嗎?

還好,社會正在覺醒。

最近這些政治人物的學歷風波,讓社會開始一起來說嘴、討論,究竟我們該怎麼斬斷學歷與優秀的直接關聯。

終究我們要練習斬斷連結。

只有當我們能回到一個人的本質,用更透徹的眼光來看見每個人除了表面的學經歷,還有其他的能力、品格、實際作品、真實影響力等等…

唯有做到學歷跟能力、影響力、品行的終極課題分離,我們才能停止盲目追求高學歷,也才能不被擁有漂亮學經歷的人給迷惑。

我們才能選出適合的民意代表,招募到適合的領導人才,而不是一堆鑲金鑲銀的高級草包。

這個社會在覺醒,我覺得很好。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