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竟一週當選兩次?從瑞典鐵娘子就任總理,看臺灣憲政體制的崎嶇

共同作者│丹尼老師的公民教室、王詠欣

今年六月瑞典右派政黨因不滿總理勒夫文(Stefan Lofven)的租金上限政策,認為該政策導致租屋業者利潤降低、建商削弱投資力道,導致尋租者大排長龍、房價變相水漲船高,而通過對總理勒文夫的不信任案。到了11月24日,國會任命新任總理,同時也是瑞典百年來首位女總理安德森(Magdalena Andersson)接任。

不料同日表決的新內閣預算案卻遭在野政營杯葛,使執政聯盟中的綠黨宣布退出執政聯盟,而安德森也依照憲政慣例於當日請辭。其後,安德森改尋求單一政黨組閣,在國會以101票贊成、75票棄權、173票反對的「不過半反對」,組成孱弱的少數政府。

圖片
11月24日,國會任命新任總理,同時也是瑞典百年來首位女總理安德森(Magdalena Andersson)接任,不料卻惹出一週當選兩次的政治奇聞。(繪圖/丹尼老師)

雙首長制詬病 權責不分、替罪羔羊?

上述總總不難看出瑞典內閣尋求國會信任的重要性,精準點說,「不支持沒關係,至少不要反對」。以此觀臺灣雙首長制,不難看出我國憲政體制的沉痾之處。而其中最為人詬病者,莫過於總統與行政院長之間的權責不分,甚至閣揆與閣員往往成為總統施政不利的替罪羔羊。換言之,總統舉著大旗下達政令,但實際上需要替政策辯護、赴立法院備詢的卻是閣員;冒著被祭旗、倒閣風險的同為內閣成員。相形之下,實權元首所要擔負的政治壓力著實「輕巧」。

此外,我國憲政史上一共歷經三次不信任案,都因為朝大野小而失敗;然而縱使倒閣成功,能化解政爭嗎?按我國憲政體制,難度必高。原因是,我國不同於英國、日本等內閣制國家,也不同於同樣採取雙首長制的法國,內閣的正當性來源並不以能得到國會信任為標的,而純粹出於總統個人意志。因此,閣揆在立法院的角色總顯得尷尬,表面上以行政首長的身分向立法院負責;實際上卻處處受限於總統這一位頂頭上司。

仔細觀之,瑞典國會在多黨制的運作之下,政黨間對於政策天秤的傾左傾右拿捏,能夠有充分的選擇與協商權。對人不對事的制衡機制,能夠讓國會對社會民主黨的勒夫文倒閣成功,但也同樣任命了社會民主黨的安德森總理。而原本決定聯合執政的綠黨,因為預算案未獲國會通過,而斷然離去,迫使安德森總理上任七小時便下台,則顯示瑞典在憲政慣例上,對於國會信任制度尊重的堅實基礎。

反觀臺灣,內閣與國會間的信任制度,總顯得平行而無交集;國會既對總統所任命的行政院長及其部會首長無置喙權力;不信任案制度的運作又多半牽涉政爭,而非就政策實然面進行深刻地反省及討論。重點是,掌權的總統與聽令的行政院長,往往權責不明,更削弱了立法權對行政權的監督。瑞典新任總理的走馬上任,不啻凸顯性別平權的里程碑,更提醒著台灣人民憲政改革之路的必須與迫切。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