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國內-新冠肺炎 國內-政治

名為變態的神父|台灣疫情嚴峻,某黨呼籲政府接受中國疫苗,其實是認知作戰的一環

5月15日在河道上,挖到了兩則訊息,一則是專門做電子業上游機器的製造業人員,他說他在記者會宣布180病例後,公司mail主機寄信給他,警告他大量不同ip在嘗試公司使用者的密碼。

他說在宣布的當下,幾分鐘後主機有多25個ip,同時在試他們公司同仁的帳號。

另一則消息,則是一個新聞稿,寫著「為台灣人民生命安全請命」,某個黨將於5/16後下午兩點,前往衛生福利部疾管署,為人民生命安全請命,呼籲民進黨當局接受大陸贈送台灣人民的國藥北京疫苗。

圖片
某黨呼籲民進黨當局接受大陸贈送台灣人民的疫苗。(圖片來源/翻攝自臉書)

最脆弱的時候,就是有心人士滲透之時

他們稱「大陸多次宣稱要捐贈新冠病毒疫苗給台灣人民,都被民進黨三番兩次地回絕,導致今天疫情的爆發」、「現在,大陸為了維護台灣人民的生命安全,不計前嫌,仍然願意贈送經WHO認證的國藥北京疫苗給台灣人民,希望民進黨要迷途知返,以蒼生為念,虛心的接受大陸的善意。」

「如果再執迷不悟,繼續政治掛帥,阻撓我們追求健康的權利,肇使疫情進一步惡化,導致無辜人民的傷亡,我們將追究草菅人命的民進黨當局一切的法律責任!追究到底!」

當台灣最脆弱的時候,就是有心人士滲透之時,他們和你想的不同,也許你想的是安全,你關注的是疫情,你希望政府能做更多,但他們期望的卻是達成自己的目的。

這個目的絕對和你想的差距甚遠。

蔡英文在先前在臉書上提醒的中國認知作戰,並非空穴來風,也許有些反對者覺得荒謬,但這是因為在她的位置所持有的視野,和一般人不同所致,那都是真的。

台灣爆發疫情,有一群人手腳也很快,宛若蝗蟲收到了指令那樣迅速,快速的侵襲沾染稻田,殊不知,稻草被啃久了,也會產生自身的免疫力,產生的警覺性比他們翅膀聲還來得更快,更接近自己。

神父的上一篇文章資訊量雖大,不過字字珠璣。「不知道金門的補助是啥?財源來自哪裏?如果補助是來自台灣,去質疑台灣沒有能力,金門反倒有能力,這就像小雞稱自己比母雞還能找蟲子吃,末梢血管稱比心臟更能獲得血液營養來源.如果財源是在中國,買到的又會是什麼東西?金門跟其他地方用的疫苗不一樣,擁有特權,這會不會引起縣市間的不平,引起防疫混亂,中了敵國的分化之計?你進的來路不明的疫苗,出事又是誰負責?我打壓你國家,讓你拿不到疫苗,然後發疫苗給少數人讓他們享有特權,凸顯政府的無能和祖國的偉大,如此,用少數人的自滿,強化打壓的正當性,台灣就會越來越難得到疫苗,這顯然又是一個敵我不分,地方主義以私害公的情景.」

國家面臨憂患之中,仍有想著自己的利益

「陳時中先回答這可能違反藥事法,必且清楚說了要跟中央申請,這是地方立委主動提出,並想像自己擁有超越國家和世界各國元首的疫苗採購能力,而統媒卻說成陳時中鬆口讓地方自己買疫苗,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陳時中若直接拒絕,會不會又寫成中央無作為,不准地方自力救濟?」

前頭疫情還令人惶惶不覺的時候,有些人和媒體帶疫苗的風向,操作陳時中鬆口,開放地方自行採購疫苗,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人們接受中國的疫苗,如今,統促黨這萬人空巷的時刻,居然還要跑去衛福部引起騷亂,聲稱要為人民請命,要民進黨當局接受中國贈送的國藥北京疫苗。

「事實上,我們已經接受了中國贈送的病毒了,不需要再接受中國贈送的毒藥。」 這不是陰謀,是陽攻,此般攻心之計,串聯起來,是如此像病毒一樣擴散,四處留下痕跡,一次相信,可以理解,二次相信,可以同情,如果第三次還相信,堅信這一切都值得擱置懷疑,只要遂行讓執政者難堪就好,不用管自己的死活,那就是愚蠢了。不只愚蠢,還很悲哀。

對方行使詭計,出賣其他人,還有錢拿,而自己明明分不到羹,卻還無條件地隨人起舞,明明是被出賣的對象,卻還跟著對方弄垮自己的救命繩,販售自己的生命,只能說是無比悲哀。

他們的目的,不在於使中國疫苗滿足地打入台灣人的胳臂中,而感到滿意,而是在於,動搖人心,最終,讓不知所措的你,奪取你的生命。

在國家面臨憂患之中,仍有想著自己的利益,認為追逐那一點小利,完成了那一點使命,終究是置他人生死之上,第一優先順位的事。

他們認為,背叛,可以被寬恕,敵人利用完了自己,不會像攻擊他的國家那樣,達成目的後反過來制裁自己,他們認為,他們出賣的對象,不會因為自己的一點惡意就垮,就算是,那也沒什麼所謂-就像把船弄沉了,砍了他的龍骨去賣錢一樣,自己的錢會拿到,這比較要緊,船沉了,倒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人們會死,我會活著,我手中的珠寶和鑽石,會承載著我浮起。

壞事永遠不會發生在我身上,若有人死去,那是他們自己的問題,他們做了不好的事。

利己然後利人,利他才能利己

這是永恆的公正世界偏誤,也是歷史之必然。

就像時間到了,人們總要出去吃早餐一樣,即使外頭病毒滿布,他仍然覺得應該必須去吃一頓早餐。

就像有些人口罩永遠戴不上去一樣,他們的道德和理性也永遠栓不上自己的臉頰。越到了墓地,越要吃一頓人肉做的早餐,還不知道,吃的是自己的肉.

點一根火柴,在沼氣瀰漫的隧道,讓自己覺得溫暖。

走到越高,看得越遠,這無關乎地位尊卑,為了他人的人,必然會看得遠,即使會讓自己蒙受損失,遭受無盡的謾罵與嘲笑,但他們的生存策略,必然更加趨近生存,因為他們的目的是自己與他人共同的存在。

相反,只想著自己的人,越是目光如豆,當原地轉著圈圈,必然看不見自己與其他人存在,看起來是為了自己而活,實際上,是走入深淵,因為他們的眼中,並沒有他人存在,認為世界總是繞著自己而旋轉。

看來是自利,為了生存,實際上,是更加趨近於自我消失,因為他們眼中沒有別人之故。

柯文哲說了一個笑話,非常有趣,他說,有一個強盜去銀行搶錢,被逮捕了,法官問他,你沒看到旁邊有警察嗎?強盜說,我只看到錢,沒看到警察。

他以此妙喻兩岸與美中台的三角關係。

這個例子用在如今又更恰當了,當水淹沒了你的脖子,上帝問你說,為什麼要打破自己的氧氣瓶呢?

那人說,我只看到了錢。

神父在此呼籲各位brother,做一個真正的自利者。

利己,然後利人,利他,才能利己,brother。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