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名家專欄-時事

香功堂主影評|《捍衛戰士2:獨行俠》:屹立不搖的阿湯哥,繼續衝刺

  • 更新2022/06/01 13:00
  • 發布2022/06/01 11:25
  • 作者/ 香功堂主

頂尖飛行員獨行俠回歸捍衛戰士營,教導學員難度更高的飛行技術,準備執行一項危險的任務,而其中一名受訓的學員,正是多年前因為飛行意外喪命的獨行俠搭檔呆頭鵝的兒子布雷德蕭,外號「公雞」......

相隔36年,我們終於看到《捍衛戰士》續集《捍衛戰士2:獨行俠》。仔細比較前後兩集,不難發現劇情的推演方式幾乎一模一樣:兩部片的第一場戲都在展現獨行俠的飛行技術與敢言敢衝的性格、隨後接獲命令前往捍衛戰士營、獨行俠在酒吧內與學員們首次見面(第一集則是在酒吧裡認識情報專家查莉 Charlie ),隔天學員發現教官原來是酒吧裡的陌生人而大感吃驚。學員會分成兩派,彼此水火不容,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才慢慢培養出團隊默契。獨行俠在片中得先經歷過低潮,才能上演谷底翻身的戲碼。而充滿速度感的敵我空戰對峙場面,成了兩部作品的片尾高潮大戲,最後回歸到獨行俠的感情世界,內心創傷已經撫平,終於能夠迎向更好的未來。

圖片
「捍衛戰士:獨行俠」劇照。(圖/派拉蒙影片粉絲專頁)

即使《捍衛戰士2:獨行俠》的劇情跑法跟第一集十分神似,但作為等待許久的續作,它還是打動了我。首先,Joseph Kosinski 導演保留不少第一集的經典橋段,並且將其打磨得更精緻,無論是感情戲、動作戲都更上層樓。《捍衛戰士2:獨行俠》的空戰場面比起第一集更加地驚險刺激:低空飛行、急速飆高、殲滅敵營、迎戰敵機等,任務的困難度皆遠勝過第一集。

感情戲部分,獨行俠在這一集裡,既是教官也是飛行員,等於補足第一集敘事視角單一的缺陷。第一集雖然有上一代飛行教官對新進學員的經驗傳授,但獨行俠實在過於搶戲,使得兩代飛行員交棒與傳承的意義沒能發揮得太好。再者,第一集的教官與學員們的互動是上對下的關係,這一集的獨行俠比較站在學員的位置去看事情,並將他和冰人的過往經歷帶入團隊中(這集換成劊子手與公雞的心結),以過來人的身份,強調團隊合作才可能完成任務的重要性。我們可以將《捍衛戰士2:獨行俠》視作空戰版的《不可能的任務》,既有小組團隊合作的熱血(老鳥帶菜鳥一同出擊),也能適度地保留阿湯哥(Tom Cruise)的耍帥空間。

圖片
「捍衛戰士:獨行俠」劇照。(圖/翻攝IG_topgunmovie)

此外,第一集的獨行俠對於呆頭鵝的死亡感到耿耿於懷,他在續作中,不僅取代呆頭鵝的父親身份,幫助公雞變得更加成熟,而且電影尾聲還巧妙地安排兩人搭上同一款戰機,重現第一集呆頭鵝與獨行俠合作的經典畫面。就像《蜘蛛人:無家日》讓安德魯·加菲爾德(Andrew Garfield)飾演的蜘蛛人,出手拯救從高空掉落的MJ,給予加菲爾德版蜘蛛人心靈的慰藉,《捍衛戰士2:獨行俠》則藉由獨行俠順利帶著公雞歸航,圓滿當年未能保護好呆頭鵝的遺憾。

要說《捍衛戰士2:獨行俠》感情戲的缺點,第一集裡,獨行俠與查莉的愛情來得有點莫名其妙,續集有先表明獨行俠和潘妮是舊情人,兩人感情的快速進展有比較說服我。然而,獨行俠和潘妮的愛情戲,還是遠不如獨行俠和公雞的「父子」親情,或是獨行俠和冰人的愛情戲(友情啦!)那麼地動人。

「你這種飛官,終會被淘汰。」
「也許吧,長官,但不是今天。」

圖片
「捍衛戰士:獨行俠」劇照。(圖/翻攝IG_topgunmovie)

最後,相隔三十幾年才開拍《捍衛戰士》續集,會不會跟不上時代?《捍衛戰士2》開場,獨行俠不顧命令,突破音速的「飆」機,讓觀眾看到獨行俠三十年不變的性格,對他來說,規矩是死的,打破規矩並突破極限,才是獨行俠能夠成為頂尖飛行員(或者讓長官頭痛的人物)的主因。然而,科技不斷進步,人類在技術領域上將逐漸被電腦取代。

獨行俠代表的是舊時代精神,過時的老派情懷,電影裡,獨行俠一方面感嘆自己老了,時代變了,好友也一個個離去,但他仍然把握機會,把知識傳遞給新一代的飛官,同時以優異的飛行技術,證明自己仍未被時代所淘汰。某方面來說,我們或許可以將《捍衛戰士2:獨行俠》視為阿湯哥對廣大影迷的高聲宣言:我很清楚知道自己年紀已大,而且我有點難搞,但我還能跑、還能跳、還能做出各種特技、還能帶給業界與新一代的觀眾更多的刺激,我還在這裡,而且屹立不搖!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