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體育-賽事

莫羽靜專欄|快速入門看懂東奧高爾夫

近日東京奧運男子高爾夫球選手潘政琮,在一片不看好,甚至球賽轉播也沒有安排賽評講解的情況下,35度高溫奮戰四日後,大逆轉奪下台灣高球史上第一面獎牌,引起許多人對這項陌生賽事的狂熱,同時8月4日即將展開為期四日的東京奧運女子高爾夫賽事,台灣也有徐薇淩、李旻兩名女將參賽,趁賽事開始前,趕快來惡補一下高爾夫球知識,有助於更融入賽事觀看哦。

圖片
東京奧運女子高爾夫賽事預計4日登場,台灣有徐薇淩、李旻兩名女將參賽。 (圖片來源/徐薇淩臉書)

東京奧運球場特色與歷史

霞關鄉村俱樂部是日本歷史悠久的高爾夫球場,位於埼玉縣川越市,緊鄰東京高爾夫球場,分為東西兩個球場,最早是由藤田欽哉設計,後來由Charles Hugh Alison重新改造,由於場地大受歡迎不敷使用,幾年後由井上誠一設計新建西球場,東西各18洞總計36洞,是日本歷史上的首座36洞球場,也是2017年川普與安倍高球外交美日會談時的高爾夫球場。

霞關球場最大的特色是有許多被稱為Alison Bunker的洞穴式沙坑,還有較快的果嶺球速,這部分也可以在前幾天的男子組賽事中發現,許多金牌級的選手被困在沙坑,還有許多推桿時的滑出洞口,都是因為場地特色常出現的狀況。

觀賽需知的基礎規則與高爾夫術語

標準桿(Par、パー) 指一個球洞設定的桿數,通常是從發球台正常擊球上果嶺所需的N桿+果嶺上的2次推桿,例如這次比賽場地的東球場第四洞,距離為177碼,以中長鐵桿揮擊1次足夠打上果嶺,再加上2次推桿的空間,因此設定為標準桿為3桿,如果一次揮擊即進洞,我們則稱為「一桿進洞」,就球場設計的理論上來說,一桿進洞大多只會出現在3桿洞,也因此在3桿洞並不存在老鷹、Eagle。

低於標準桿4桿稱為:禿鷹、三鷹、神鷹 、Condor
低於標準桿3桿稱為:雙鷹、金鷹、Gloden、Albtross
低於標準桿2桿稱為:老鷹、Eagle
低於標準桿1桿稱為:博蒂、小鳥、Birdie
高於標準桿1~3桿稱為:柏忌、雙柏忌、三柏忌

註:Condor 根據球洞設計的理論,基本不存在,但在標準桿5~6桿以上的場地,尤其是球道極度彎曲設計的場地,以非正規擊球方式或藉由高台或場地彈跳,極其罕見會出現,近百年歷史中,僅在業餘與私人賽事中出現不到5次,難度遠高於一桿進洞。

高爾夫賽事分為比洞賽與比桿賽,大型賽事現今均採比桿賽,訣竅就是花費桿數少的贏,4場總共72洞比完,最終桿數相同的情況,加賽三洞,如果仍相同則進行延長驟死賽,直到分出名次。

遺失球、出界球、暫定球、臨時障礙的處理

積水、車道、待修復區(GUR),屬於臨時障礙,除了直接打擊外,可以選擇在遠離球洞的方向不超過一支球桿的距離拋球脫困,不罰桿數,通常是一號木桿的長度約114公分內。

當開始進行找球動作,尋找三分鐘後未找或找到但無法辨識,則判定該球為遺失球,出界球俗稱OB,則是該球完全脫離場地,以上兩種情況都必須加計一桿處罰後於上一球處重打。

暫定球規則,當認為球遺失、出界,可選擇宣告擊打暫定球,目的是為了節省來回找球與重打的時間,當暫定球擊打至原球附近,可以於五分內尋找原球,如果成功找到,則可以將暫定球擊打產生的桿數與處罰作廢,依原球繼續打擊;如果沒找到則加計一桿將暫定球視為比賽球,遺失球則變更為取消球。

場地障礙處理與罰桿

障礙(Hazard)是高爾夫球比賽中,包含在競技難度中的環境影響,一般我們最常見的是沙坑(Bunkerバンカー)、水障礙、或特別劃定但非待修復區的指定障礙區。

圖片
高爾夫球比賽中最常見的障礙是沙坑。圖為東奧高爾夫球比賽場地(圖片來源/潘政琮臉書)

如果是鬆動的小石頭或者掉落的樹枝樹葉,則屬於障礙物並非障礙,分辨的關鍵在於,如果是球場或地面延伸出來的物體,則屬於障礙,反之則為障礙物,障礙物可以除去,但除去過程不可以碰觸到球,或對球移動路線和可能落地之處做任何會影響公平性的整理,沙坑內的任何東西包含沙、小石、樹葉、樹枝,均屬於沙坑障礙的一部分,擅自移動、清除、整理也必須加計二桿處罰,另外果嶺上的雪及冰,也屬於障礙物,但露水屬於場地障礙的一部分,擅自移動、清除、整理也必須加計二桿處罰。

當球進入水障礙、沙坑、等各式障礙區、大致上有三種處理方式,球飛入劃定標示的指定障礙區,則會直接當OB球處理。

  • 1.視同一般情況直接擊球,但事前準備時不能將球桿碰觸障礙區的水、植物、地面,無論有水與否,否則會加計二桿處罰。
  • 2.宣告無法打擊,加計一桿處罰,並在二支球桿長,且不面對球洞的方向拋球做為新的擊球位置,水障礙亦可在入水前的位置,加計一桿處罰後重打。
  • 3.視作OB球處理,加計一桿處罰後,在上一球停留的地點打下一桿。

註:水障礙又可以細分成、海、湖、池、河川、水溝或積水以外的水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