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名家專欄-時事

翁煌德專欄|《揭大歡喜》:沒有界線的胡鬧

  • 更新2021/03/22 15:44
  • 發布2021/03/22 14:31
  • 作者/ 翁煌德

《揭大歡喜》(2021)改編自莎翁名劇《皆大歡喜 As You Like It》,主要演員無論在劇中設定的性別是男或是女,全一律由女性詮釋,是首部全女性演員的國片。

由陳宏一與魏瑛娟聯合執導的《揭大歡喜》(2021)改編自莎翁名劇《皆大歡喜 As You Like It》,在台灣也能看到莎劇改編電影,著實令人驚訝,透過訪談得知導演之一的魏瑛娟是劇場出身,也曾執導過莎翁劇作,在受訪時她提及「莎士比亞是BL的始祖」,如此一來便不難理解為何她會希望在現代的台灣做出這樣的大膽嘗試。同時編導也嘗試向《梁山伯與祝英台》進行致敬(註1),頗有中西呼應之趣。

在《揭大歡喜》之中,西門町被化作「C門町」,主要演員無論在劇中設定的性別是男或是女,全一律由女性詮釋。在片末有述,莎翁時代的女性不被允許登台表演,因此本片的用意乃是刻意反轉,讓全劇由女性反串演出。其用意甚趣,演員陣容排開,郭雪芙、謝沛恩、陸明君、曹蘭、涵冷娜的男性造型,確實令人印象深刻,外表甚至比男性更俊美。

圖片
揭大歡喜劇照 / 双喜電影提供

故事骨幹取材自莎翁劇作,歐蘭德(謝沛恩 飾)之名也是原作主角,包括繼承遺產等情節一樣在劇中出現。但整體而言,本片依照現代的台灣社會風貌做了大幅度的改編。劇中,歐蘭德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一面之緣的羅琳(郭雪芙 飾),而羅琳得知之後,卻不願讓他輕易追求得手,反而是刻意化為男裝,定名羅斯福,自稱是羅琳的兄長。他/她要求歐蘭德得先過自己這一關,才能與妹妹羅琳相會。

故事共有八個主要角色必須要處理,這向來是陳宏一導演的擅場,其作品如《相愛的7種設計》(2014)、《自畫像》(2017)等作一樣也是多位角色共組的都市眾生相。不過這次的創作,除了羅琳與歐蘭德的主線,其他角色皆如散沙,即便回到兩位主角的故事,走向也是毫無邏輯,包括後續尋父的一關闖一關,都讓觀者頻頻皺眉,尷尬不已。片中刻意營造的笑點皆顯得過時,卻又未能形成如同《台北物語》(2017)的趣味,所謂的饒舌歌曲與舞蹈都再再凌遲觀眾的耐心。

圖片
揭大歡喜劇照 / 双喜電影提供

對白與表演都顯得劇場十足,但既然是莎劇改編,倒也不必視作缺陷。只是故事後續急轉直下,出現類型片式的對決場面,顯得有些兒戲。至於所謂的警察突襲邪教的發展,更是令人一頭霧水。父親本人露面理應是故事關鍵,卻未能展現應有張力。至於最後眾角開門雲遊天際的戲碼,則恐怕是壓倒觀眾理智線的最後一根稻草。

很顯然《揭大歡喜》從一開始就不是一部典型套路走向的類型片,因此上述提及的「問題」,或許對於兩位導演而言倒未必是問題。相信對於平常只能演刻板女性角色的一眾演員而言,能參與這齣戲的演出,也讓她們感受到了相當大的自由。但對於觀眾而言,是否能容許這種沒有界線的胡鬧,恐怕又是另一回事。

圖片
揭大歡喜劇照 / 双喜電影提供

如果導演的確存在創造一個邪典電影(Cult film)的企圖的話,那鑿斧痕跡是有些太重,畢竟會讓某些觀眾有所共鳴的惡趣味往往不能如此刻意生成,而必須自然為之。只是仍要稱許的是電影的視覺呈現一如陳宏一過去的水準,他總是能將你我熟悉之地完全進行翻轉,劇中的西門町(C門町)完全顛覆了你我印象中的西門町,也對照了性別置換的母題,美術部門厥功甚偉。

(註1):《梁山伯與祝英台》也堪稱是中國BL始祖,李翰祥執導的黃梅調同名電影在1963年創下驚人觀影熱潮。劇中兩位主人翁凌波與樂蒂實際上皆為女性,卻在劇中分飾兩位男性書生,凌波飾演的梁山伯本身就是男性角色,樂蒂飾演的祝英台則是女性假扮男性。《揭大歡喜》的創作概念肯定其故事典故深受影響。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