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名家專欄-醫學健康 國內-新冠肺炎

莫羽静專欄|即將在台灣蔓延的疫苗猶豫與反疫苗主義

  • 更新2021/06/21 11:42
  • 發布2021/06/21 09:15
  • 作者/ 莫羽静

中國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已經一年多,總病例人數來到1.78億,每年死亡人數已超越二戰,傳染性極強,且會重複感染發作,唯一能阻止疫情肆虐的方式,只有確實的邊境防堵和大規模的多次強制接種疫苗,提高群體抗體濃度,阻隔疫情蔓延。

圖片
作者認為,阻隔疫情蔓延應確實的邊境防堵和大規模的多次強制接種疫苗。(圖片來源/PAHO)

隨者武肺疫苗問世,彷彿看見疫情盡頭的到來,但「疫苗猶豫」(vaccine hesitancy)隨即成為目前疫情的新敵人,「疫苗猶豫」亦有人稱作反疫苗主義,意即因為各種原因拒絕或不信任疫苗的群體,已有數百年歷史,也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全球健康的十大威脅之一,台灣近日隨著高齡老人的武肺疫苗接種,也開始有了疫苗懷疑論的輿情反映,究竟「疫苗猶豫」與「反疫苗主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強制接種在哲學上的觀點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反對理由是基於自由意志主義 (libertarianism),同時也是各種近代正義理論與法學的基礎,可以解釋為什麼一個行為在法律上是違法,是不道德的,因為這在非自願的情況下侵犯了另一人的法益;為什麼同婚應該要合法,因為公法上不應該剝奪個人的自由,每個人的自由最大化,即為平等權的展現,而強制接種疫苗,某種形式上侵犯了自由,縱使這個自由對自身與公眾是不利的,意即不能為多數人的利益去侵犯少數人的權益。 

另一派的自由意志主義者,則提出相反的論點,認為接種疫苗對自身與他人,都是避免嚴重傳染病的重要行為,任何拒絕接種或未接種疫苗的行為,都會加劇傳染病的擴散與傷害性,進而屬於共同傷害他人身體法益的行為,這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違反了道德上的義務,所以這樣的行為不屬於個人自由,意即強制接種的法律,並不違反自由意志主義。

宗教性質的反疫苗行為

基督教體系是最早的反疫苗論述者,早期的神學家認為疾病是神對罪人的降罪,而接種疫苗從根本上的阻止了疾病的發生,阻礙了神權的行使是魔鬼的行逕,但隨著現代文明的發展,這樣的論述已不復存在也難以被認同,僅有少數教派或異端邪說有類似言論。

除了少數疫苗製作過程涉及道德爭議的個案,現在基督教體系大多不反對接種疫苗,但其中部份福音教派人士主張原始主義,認為接觸自然和嚮往自然,能更接近上帝,又或者是試圖回復過去的基督教教義,前者會進而轉變成反對現代西方醫療體系,後者則是重燃早期的反疫苗論點。這也是美國目前全面接種遇到的最大難題。

替代療法的偽科學反智

替代療法涵蓋範圍極廣,台灣最常見的為自然療法和漢方密醫密藥,國外則另外有順勢療法和脊骨神經醫學,不一定完全反對現代醫學,但皆有反對正規醫療的行為,進而反對疫苗或將疫苗視為非必需品,同時會針對現代醫療有各式陰謀論謠言,誇大疫苗副作用和錯誤假設死因,縱使經過嚴格的科學驗證,依然會反對和質疑現代醫學。

反疫苗背後的民粹與反政府情緒

疫苗信心計畫(Vaccine Confidence Project)負責人Heidi Larson指出,如果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度不足,加上民粹主義政黨的支持比例越高,人們對接種疫苗的疑慮就會越強,這樣的現象在歐美十分明顯。

圖片
2020年加拿大溫哥華的示威遊行者,高舉的標牌上寫道:「拒絕新常態!」(圖片來源/GoToVan)

因此在疫苗全面接種的同時,充分的與民眾溝通,解決民眾心中的疑慮,取得民眾信任,傾聽民眾的憂慮並提供正確的資訊,是極為重要且不可忽略的。決策整與醫護人員和科學機構,必須更為靈活的應對疫苗猶豫和反疫苗主義者,並且從中拆解謠言與陰謀論,增強公眾信心,才是解決疫苗猶豫的根本之道。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