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國內-政治

【選戰評析】沈有忠:消失的中間選民與綠藍白政治勢力的重組

  • 更新2022/11/28 19:10
  • 發布2022/11/28 10:05
  • 作者/ 沈有忠

九合一地方選舉順利結束,在縣市長部分,除了嘉義市長選舉延後舉辦,其他21縣市都順利選出新的縣市長。其中國民黨拿下13席,得票數約570萬(50.3%);民進黨拿下5席,得票數約474萬(41.62%);民眾黨首次參選,攻下新竹市1席;另外還有無黨籍2席(苗栗、金門)。總投票率約為61%,創下史上新低,有多個縣市未達6成。史上新低的低投票率,眾多選民未出門投票,成為影響選舉結果的關鍵之一。

圖片
2022九合一選舉總投票率約為61%,創下史上新低,只有台北市投票率略微提高,其餘20個縣市投票率全數下降。圖為台北市長選舉,蔣萬安選前之夜(左)與陳時中選前之夜,支持者熱情滿滿。廖瑞祥攝

投票率歷史新低,多個縣市未達6

綜觀此次地方選舉,選前就預估投票率不高,主要的原因是欠缺全國性的話題。2014有太陽花運動衝擊、2018有韓國瑜效應席捲全台,都刺激了該兩屆地方選舉的熱度。而今年在選戰開打時,充其量只有林智堅論文案佔據新聞版面,屬於個別候選人的負面新聞,沒能引起太大的關注。後續雖然有新竹市高虹安的案件,也有零星選區跟著出現候選人的論文爭議,但都屬於負面新聞,也欠缺激發大規模選舉熱情的能量。

最終,只有台北市投票率略微提高,其餘20個縣市投票率全數下降,有些甚至將近降低10%;以六都來說,其餘五都大多大幅下降,高雄降低15%、新北降低8%、台中降低7%、台南降低6%,桃園也微幅降低1%。新北、桃園、台南、高雄都降至6成以下,台中剛好6成。

如此偏低的投票率,反映了一個現象,就是政黨認同偏低的獨立選民、中間選民,一方面對於地方選舉較無熱情,二方面更對這一屆政策辯論邊緣化,而是充滿仇恨值與負面議題的選舉,已經不感興趣。

沒有出來投票的300多萬票,有能力影響總統選舉勝敗

若與2020年總統與立委選舉相較之下,本屆選舉投票率足足低了將近15%,換算為選票大約為300多萬票,這300多萬票不只可以影響地方選舉,更絕對有能力影響2024年總統選舉的勝敗。

2020年的立法委員政黨得票來比較,國民黨在2020年政黨票是472萬,本屆縣市長是570萬,多出了100萬,在北台灣靠「下架民進黨」的仇恨值催出基本盤,其他連任縣市也靠著基本盤全數連任。民進黨本屆縣市長得票數474萬,2020年的政黨票則是481萬,大致維持了基本盤。如果和總統大選相較,國民黨570萬大概和2020年韓國瑜552萬得票相當,但民進黨和蔡英文的817萬則是足足掉了約340萬票。這個數字可以推估,有很大比例在總統大選投給蔡英文的選民,地方選舉沒有出門投票,導致了這樣的選舉結果。

圖片
民進黨縣市長選舉重挫,黨主席蔡英文(左)、秘書長林錫耀鞠躬道歉。廖瑞祥攝

若用相同層級的選舉,和2018年縣市長相較,國民黨反而是從610萬些微退步到570萬,民進黨則是從489萬退步到474萬,國民黨的票數反而退步得比

較多。主要的原因就是整體投票率下降,藍綠各自維持2018年地方政治勢力。這也是我們看到,今年除了澎湖、金門之外,本島11個尋求連任的縣市長全數連任的結果(嘉義市尚未投票)。

圖片
民進黨、國民黨近幾年選舉得票數。製圖/王靖

藍綠基本盤鞏固,票投蔡英文的中間選民沒有出來

這樣的選舉結果對綠藍白三個政黨而言,可以視為政治板塊產生「海嘯」級的衝擊嗎?答案顯然是沒有。前述的分析明顯的證明了一件事:本屆的縣市長選舉,藍營催出基本盤,大致延續2018年的結果,可以說鞏固了基層的實力。綠營也是維持2018的政治實力,和總統大選相較之下,則是「只剩下」基本盤,2020年因為韓國瑜反動員出來,票投蔡英文的中間選民,在這次幾乎沒有出來投票。

就結果來說,因為北部沒能尋求連任的4個關鍵縣市:基隆、台北、桃園、新竹由國民黨拿下3個,民眾黨拿下1個,因此在席次上形成民進黨「大敗」的印象。但就得票率、得票數來說,2018甚至2020年政黨票的部分,幾乎沒有大幅度的增減。

如果政治版圖在根本上沒有太大的增減,要如何看待今年選舉對三黨在2024年總統大選的影響和佈局?那就是「期待」與「氣勢」。

綠營支持者「期待」的落空,打亂接班人「氣勢」上的排序

從期待與氣勢來看民進黨,民進黨在2016年的勝選,帶來2018年的期待;幾乎複製到2020年的勝選,讓今年2022年的期待落空,帶來一樣、甚至更大的衝擊。今年敗選之後,蔡英文當晚辭去黨主席,加上蔡英文總統在2024年已經無法連任,因此「後蔡英文」時代將提早開始。

原本2024年可能的候選人包括前副總統陳建仁、現任副總統賴清德、甚至前桃園市長鄭文燦、前台中市長與前交通部長林佳龍等,都可能要提早佈局。這場選舉因為綠營支持者「期待」的落空,重新打亂了這些潛在接班人在「氣勢」上的排序。林佳龍慘敗新北瀕臨出局、鄭文燦輔選失敗直接重創、蔡英文操盤失利影響陳建仁,大概只有賴清德沒有直接的政治責任,因此維持一定的實力。後續由誰接任蔡英文擔任主席,將可能直接影響2024年的提名。

圖片
陳建仁(右)替陳時中車掃輔選。廖瑞祥攝
圖片
蔡英文、賴清德(左)合體挺鄭運鵬,強調支持蔡英文就投鄭運鵬。鄭運鵬總部提供

 對國民黨而言正好相反。2016年的敗選一度讓國民黨跌入谷底,2018年的勝選重新帶來高昂的氣勢;結果2020年的敗選再次重創國民黨,今年2022年再次勝選,帶給2024年幾位可能的候選人相當高昂的氣勢。其中以朱立倫、侯友宜最為突出。

朱立倫侯友宜爭提名提早開跑,柯文哲如何延續聲量待考驗

朱立倫在這場選戰中雖然曝光與聲量不高,但畢竟是以黨主席之姿帶領國民黨勝選,等於保送角逐2024年爭取國民黨提名的入場券,勝選之夜喊出「非綠選民的勝選」。侯友宜的氣勢更高,在新北市低投票率之下狂取115萬票,碾壓林佳龍45萬票,在勝選之夜不是高喊「新北的勝利」,而是頻頻喊出「中華民國的勝利」、或是「用包容來愛台灣」、亦或是「北台灣好、台灣才會好」等,上綱到總統格局的感言。朱、侯兩人的氣勢在國民黨的勝選之夜高漲,已經嗅出兩人對於爭取黨內總統提名的競賽提早開跑。

圖片
朱立倫(中)、侯友宜(右2)對於爭取黨內總統提名的競賽提早開跑。廖瑞祥攝

最後是民眾黨,民眾黨作為柯文哲的「一人政黨」(devotee party),由柯文哲參選2024毫無懸念。2022年的這場選舉,讓柯文哲一喜一憂。喜的是在新竹市的棄藍保白提供柯文哲一個勝利方程式,那就是藍白共謀「下架民進黨」,然後以民調優勢操作選民棄藍保白贏得勝利;憂的是柯文哲的「首都經驗」無法延續到黃珊珊,失去台北也讓柯文哲卸任市長後,失去了操盤2024年的制高點和更多的話語權。柯文哲要如何延續聲量,並且在兩黨之間取得優勢,難題也才開始。

總之,2022年的選舉說明了幾件事。第一,就選票而言,藍綠的基本盤都沒有大幅度鬆動,選後只是延續了2018年以來,兩黨的基層實力。第二,中間選民、獨立選民是存在的,不但影響了本次選舉幾個關鍵選區的結果,也絕對足以在藍綠各自鞏固的基本盤下,左右2024總統大選的勝敗。最後,綠藍白選後內部政治勢力的重組或調整,在這場地方選舉結束後,會以不同的方式開始上演。

民主不是只有選舉,選舉展現的民意,是各政黨需要仔細去解讀的。台灣的民主擁有韌性,不能適應民意來調整主張,反過來要操作民意牟取政治紅利的政黨,不管是什麼顏色,終究會在選舉中逐漸淘汰。

圖片
失去台北讓柯文哲卸任市長後,失去了操盤2024年的制高點和更多的話語權。圖為柯與黃珊珊和民眾黨議員候選人拜票。資料照,廖瑞祥攝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