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生活-親子 名家專欄-時事

海苔熊|解析《媽的多重宇宙》:為他做了這麼多,為什麼他還是疏遠我?

  • 更新2022/05/18 15:41
  • 發布2022/05/18 15:19
  • 作者/ 海苔熊

你曾經遇過這樣的狀況嗎?

  • 收到朋友的禮物,但你打開發現那並不是你想要的禮物,他問你喜不喜歡,你只好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 同事幫忙你完成了某一個工作,但他做得凌亂又爛,你默默覺得還不如自己做,但當他自信滿滿跟你說:「怎麼樣?是不是要很感謝我?」 的時候,你又只能苦笑跟他說聲謝謝。
  • 收到某個人的好意,但你不需要。在經過一番掙扎之後你還是選擇收下來了,沒想到下次他又「送來同樣的好意」,讓你感覺很困擾。

像這種情形,我把它命名叫做「Duck不必效應」(Please Dont Do That,PDDT),意思是當對方出於好意幫忙你做了「他以為是為了你好」的某件事,或者是送你某樣「他以為你會想要、喜歡」的東西,你一方面覺得負擔或者是麻煩,但另外一方面又知道他是立意良善,所以你會不忍苛責,可是長久下來,你們的關係會充滿皺摺。

你可能會因為不好意思跟他說「那不是我需要的愛」而漸漸地跟對方疏遠,對方也可能因為「為什麼我做了這麼多,但我們兩個人還是很尷尬」而覺得都是自己在付出,結果兩個善良的人,彼此之間卻出現了裂痕。 

你以為的好,並不是他的想要 

前陣子電影《媽的多重宇宙》超級火紅,網路上大家都在探討這部片到底在講什麼,有人習慣看表面敘事,覺得劇情剪接凌亂,也有人認為這部片的哲學觀很多元,每個人都可以從影片當中,找到一些自己的投射。對我來說,這部片給我最大的共鳴是「我以為」這件事。

(以下有雷)

圖片
《媽的多重宇宙》劇照。(圖/取自台北金馬影展網站)

故事描述一個全能媽媽秀蓮與丈夫威門經營一家洗衣店,秀蓮每天忙得手忙腳亂,又要應付她爸、報稅、女兒喬伊的出櫃等等,就像是典型的華人母親一樣,幾乎是個千手觀音。相形之下,威門看起來懦弱、對每個人都很溫柔,是那種典型的「怕太太」的陰柔男性。秀蓮在影片當中一直很想要「搞定一切」(Fix Everything),可是卻遇到重重險阻;想要靠近女兒,卻被女兒推開。她覺得心裡面好累,為什麼整個家都是自己一個人在支撐?為什麼自己嫁了一個無能的老公?如果當初選擇留在香港而不和老公私奔,會不會一切就會不一樣?

隨著故事的推展,秀蓮發現自己的女兒竟然是另外一個多重宇宙的混世大魔王「豬八土扒姬」,她必須阻止魔王毀滅世界,但當你隨著劇情一起進入這些混亂的宇宙,你會發現她真正需要的並不是消滅自己的女兒,而是允許她去做她想做的事 — —儘管這件事情可能顛覆秀蓮的三觀,儘管女兒可能要傷害自己,把自己推向黑色貝果——她都要學會放手。
  
有時候我們心裡面以為的那種好,對於接受我們善意的人來說並不是真正的好。就像劇情當中的秀蓮非常努力想要搞定報稅,甚至和報稅的人員起衝突,仍然無濟於事;秀蓮編一個謊言跟自己的爸爸說喬伊的女朋友其實是她「朋友」,她以為這樣對雙方都好,畢竟爸爸年事已高,心臟會承受不住,或許一個簡單的謊,女兒的「朋友」才能夠被爸爸接納,但沒想到女兒竟負氣離家;秀蓮以一擋百,處理洗衣店大大小小的各種事情,她以為這樣可以換來幸福的生活和婚姻,但沒想到因為過度忙碌反而讓自己的心靈跟溫柔的威門越來越遠。這一個又一個的「以為」,困住了秀蓮,也困住了他身邊的人。

「我其實是出於好意......」 這句話就像是一個枷鎖,對於被幫助的人來說,看到助人者已經這麼辛苦了,好像不忍心再多說些什麼;而對於助人者來說,對方的付出有可能讓自己覺得困擾,甚至並不是自己想要的,有苦難言。威門可能也因為長期處在一個妻子很強勢的婚姻當中,萌生了離婚的念頭,喬伊也覺得媽媽不能溝通。

「每個逝去的當下,你都在擔心自己活得不夠圓滿。」就像影片裡面的這句話,永遠都覺得自己不夠的人,其實從來沒有活在當下。

以為掌控一切的你,反而失去所有的生命

回到秀蓮的角度,她可能會覺得這段婚姻從頭到尾都只有她一個人在張羅付出, 為什麼最後還是弄得一團糟?為什麼所有人都要跟她作對?為什麼已經這麼用力的在過生活,可是一切都不如她所預料?

如果你跟她曾有過同樣的心情,那麼有可能並不是你在關係當中不夠努力,相反的正是因為你太努力了[1],才讓別人沒有表現的機會。更具體的來說,你的努力「弱化」(weaken)了其他人的自我(Self),他們變得要順從你,才能在你的世界觀裡面存活,然後你會持續覺得很累,但他們也不想要這樣過。

在社會學的研究當中發現,關係當中的一方擁有較多權力(Power)的時候,甚至常是要掌控、管理整個家庭的時候,其他的家庭成員表面上看起來可以落得輕鬆什麼事情都不用做,但實際上他們並沒有辦法活出真正的自己,也因為這樣家庭裡面會產生隱微的壓力[2]。說穿了,你之所以在一段關係裡面做了好多、付出所有,當然可能是因為你很愛對方,但也有可能是你不相信對方有能力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所以過度涉入了對方的人生[3],也犧牲了自己的生活品質。

倘若你意識到自己也有這樣的狀況,那該怎麼辦呢?其實這部電影本身就提供了一個可能的解答。

  • 那個看起來好像很軟弱的威門,卻兩次說服了非常難搞的報稅人員。
  • 那個看起來總是在搞怪和搗蛋的女兒,其實在不同的宇宙裡,比媽媽想像的還要堅強。
  • 那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失智症老爸,在關鍵的時刻,拉了秀蓮一把。

這一切的一切其實都指向同一件事情:那些你以為弱到需要幫助的人,其實說不定才是你心中最柔軟的部分。那些你所抗拒貶低的特質,很可能是你記憶深處被遺忘很久的自我價值。 

圖片
《媽的多重宇宙》劇照。(圖/取自台北金馬影展網站)

如果你還沒有辦法對人放手,先試著對自己放手 

換句話說,威門、喬伊與爸爸其實都可能是秀蓮的陰影(Shadow)[4],也是自己身上的一部分[5],分別是:

  • 威門:軟弱的自己
  • 喬伊:冒險、叛逆的自己
  • 失智的爸爸:沒有功能的自己

其中,喬伊的角色最為特別,秀蓮很抗拒喬伊的出櫃,不能接受她有女朋友,但反觀幾10年前的她,在當年代的感情觀也是走在尖端,很叛逆地不顧爸爸的反對,毅然決然就跟威門來到了美國。原來她之所以這麼努力地要對抗喬伊,其實是一種內心的拉扯:一方面羨慕當年那個自由、年輕與狂妄的自己,一方面又被世俗和現實的框架所綁住,女兒活出了自己年輕的時候的樣子,讓她又愛又恨。她不想要讓女兒過辛苦的日子(就像當初的自己一樣),但又非常了解女兒想要追求自由的心情,卡在中間,她的心裡其實也是萬分掙扎。

「要學會放下,必須經歷千千萬萬個你對自己的咆哮。」

在故事的最後,她選擇對女兒放手,但在她放手的那一刻,其實也是選擇對自己放手,不再讓自己困在過去的糾結和記憶當中,不再後悔當初做了一個瘋狂的選擇(嫁來美國),不再責備自己、不再苛求自己要做那麼多。

放手的那一刻,她才真正和女兒喬伊站在了一起,或者是跟更精確的說,才跟自己站在了一起。

「每個人都值得被愛,就算是在那個全是熱狗手的低能宇宙中,你還是能找到那個愛自己的人!」

太用力的生活的人,往往也是很害怕自己如果不那麼用力,就不會被愛的人。如果你覺得自己的生活一直為別人付出好多,可是過得並不快樂,那麼或許是時候,放手讓身邊的人過他們的生活,把多出來的時間好好感受自己的呼吸,找回那個遺失的自己。

圖片
《媽的多重宇宙》劇照。(圖/翻攝Michelle Yeoh 楊紫瓊臉書)

【參考資料】

[1]周慕姿. (2021). 過度努力:每個「過度」,都是傷的證明. 台灣,台北: 寶瓶文化.

[2]Vogler, C., & Pahl, J. (1994). Money, power and inequality within marriage. The Sociological Review, 42(2), 263-288. 

[3]吳姵瑩. (2019). 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脫離原生家庭糾結關係、重新定義自己,不再當「成年小孩」. 台灣,台北: 遠流出版.

[4] Von Franz, M.-L. (2017). Shadow and evil in fairy tales: Revised edition: Shambhala Publications.

[5]Schwartz, R. C. (2013). Moving from acceptance toward transformation with internal family systems therapy (IFS).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ology, 69(8), 805-816.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