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李家雯心理師|解構《華燈初上》渣男江翰內心真實面:我們是否害怕幸福?

隨著台劇《華燈初上》第二季在新年期間華麗登場,大家關心劇情發展,好奇殺人兇手是誰之時,我同時也關心著劇中與蘇、蘿絲陷入三角複雜關係,儼如渣男角色的江翰,往後的人物描寫與發展。

在劇中,江翰是個不折不扣的渣男,流連忘返於各種溫柔鄉,誰對他好,他一律來者不拒;一旦感受到任何女人對他深入的愛與依賴,他就狠狠地將人推開,女人愛得越深刻,他便拒絕得越殘忍。甚至不惜謾罵羞辱,彷彿接近他,企圖從他身上索取愛的人,都是罪過。

圖片
在劇中,江翰是個不折不扣的渣男,流連忘返於各種溫柔鄉,但骨子裡其實是個渴求幸福卻不敢幸福的人物。(圖片翻攝/Facebook_華燈初上)

但,江翰是否真的是渣到骨子裡的惡男,天生就會傷害別人的感情?在第一季的某一幕場景,江翰對蘿絲幾乎是悲泣的低吼:「不要從我身上獲得期待。」我們似乎許窺見了這個男人內心深處,那種渴望愛情卻又害怕自己辜負期待的恐懼。

明明渴望愛,卻不自覺阻斷幸福

在工作上擔任高階主管的朋友曾對我抱怨,這些年來他觀察到有些員工,平時能力明明很好,也值得信賴,但一旦要交付重責時就變得左閃右躲,甚至開始大小過失不斷, 又或者直接拒絕「升遷」的機會。朋友實在難以明白這種不求上進的「躺平」心態。然而,這類的人真的是拒絕自己變得更好嗎?

其實,這可能反映了人心的一種矛盾狀態,明明內在渴望好事降臨渴求被期待,但又擔心往後所帶來的副作用後勁會太大,變成難以承受的力量,因為很期待、怕會被傷害,所以就乾脆主動不期待了!於是,在生活中就變成了心中明明真實的渴望幸福,但就是在潛意識不自覺地阻斷自己獲得幸福的機會。

這樣心態的人,不只是職場或感情中,在生活周遭也屢見不鮮,像是怕寵物死掉而不養寵物;怕被拒絕所以不主動邀約別人;怕分手的痛苦所以不主動追求戀情;甚至,在工作上怕自己現在爬得越高,就可能跌得越粉碎,於是拒絕讓自己有任何更好的可能。有些心理學的人格分類中,會將這樣樣性格的人歸類為所謂「逃避型人格」。

逃避幸福的人不是拒絕成功,而是更害怕失敗

事實上這些所謂拒絕奔向幸福的人,內心比任何人都更渴望幸福。他們內在有許多焦慮,過度擔心這些一度到手的幸福,終究會幻滅,於是寧願自己先成為屠下幸福的劊子手,斬斷幸福的可能,就不怕往後面對深深的痛苦。那是人們在潛意識中對於「不確定」的逃避,充滿複雜又矛盾的心情!

圖片
拒絕奔向幸福的人,內心比任何人都更渴望幸福。他們內在有許多焦慮,過度擔心這些一度到手的幸福,終究會幻滅。(圖片來源/Unsplash)

當我們明白這樣的心理動力之後,就更能清楚,不論是拒絕讓人愛他的江翰、拒絕在職場上升遷的人們、或是刻意拒絕快樂的人也好,不見得本質上是「渣」、「廢」、「爛」。其實說穿了,他們都是對自己不夠勇敢,不敢承認自己的渴望,於是選擇逃跑罷了。

阿德勒心理學認為,在群體中追求自己的價值感與重要性是人的天性之一,是人類的共同優越追尋。而刻意去拒絕獲得幸福的可能,並不代表自己內在並不渴望。閃避了獲得幸福的可能,就如同老是將自己鎖在想像的堡壘裡,只是以為先藏好自己的期待就不用擔心受傷,但諷刺的是這種心境不論藏得再好,那也只是讓自己持續無法快樂的自我欺騙。

與其逃避,不如勇敢面對

人在面對痛苦與壓力,會有「打或逃」的反應,這也是天生的慣性。但大多數的人們,卻都低估自己真實的能耐,因為當現實感不足時,大腦就會欺騙我們,讓人無法相信自己,以為逃跑才是唯一的答案。這樣的習慣,其實都來自於對自己沒有足夠的信賴。

回顧2021的台灣,我們持續經歷了疫情的肆虐,病毒變種的速度快地令人難以想像,使我們在每一次疫情爆發的當下,都感受到如同世界末日般的恐怖。

但當我們冷靜下來仔細思考,會發現我們雖如履薄冰地生活在這樣三天一小驚慌,五天一大恐懼的日子,但我們也正在慢慢適應著,一步步的往前更迭前進。不論你是否同意,其實生命比我們想像的更強韌,至少當我們回顧2021年,會發現我們都抱著一定程度的「勇氣」在生活。縱使都害怕,但大多的我們都沒有放棄希望。

阿德勒心理學相信,每個人都具有獲得幸福的可能。因為時間在走,生命持續滾動,沒有人不會感到不安,但當人們能夠秉持冒險的意願,克服逃避的習慣,就是步入擁抱幸福的起點。

2022年將會是什麼樣的一年?不到2022年的最後一天,沒有人會知道。但我們可以做的是允許自己去冒險,也相信自己有獲得更美好的可能。所以,與其每到新的一年就不停向外追求新希望,然後遇到挫折後又閃躲逃避,抱怨自己人生的不順利,不如先從內在整頓開始,先從「別害怕變幸福開始」吧!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