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蔡宜文|你是推手嗎?鄧佳華「跟蹤騷擾」如何成為笑話和商機?

  • 更新2021/12/15 12:13
  • 發布2021/12/14 18:00
  • 作者/ 蔡宜文

網路紅人鄧佳華於社群網路平台上不停隔空對一名名為「宜軒」的女子長達兩年的追求及騷擾,期間甚至包括用力掌摑自己,下跪求愛等影片,即使該名女性沒有任何回應,毫不理會,甚至不堪其擾後將他封鎖,不過這些防止措施也沒能讓鄧佳華停止追求,最後還威脅到去對方的工作場所自焚。

他是真的苦戀還是在表演 觀眾在意嗎?

鄧佳華強調自己的心意專一,定調自己為苦戀,而當時他公司所發出的聊天室截圖也多半是在安慰他「有大好前程」、「以後還會碰到更好的女生」等,雖然有許多網友在這段時間已經看到不對勁,開始建議女方報警,或是有知名作家發文提醒此行為已經涉及騷擾,但多數媒體在報導該網紅相關新聞時,還是偏向將這樣的事情,視為是一種網紅的表演,並不把他當成是一個騷擾或過度追求來嚴肅觀之。

圖片
網路紅人鄧佳華2年來隔空追求騷擾一名名為「宜軒」的女子,近期也完成AV拍攝夢想。(圖片來源/Facebook_鄧佳華)

而後,鄧佳華離開當時的經紀公司,而與台灣的AV產業合作拍攝成人影片,無論是從媒體曝光還是從自承自己對鄧佳華最大價值是曝光的導演臉書,我們可以看到幾乎所有媒體都聚焦在鄧佳華終於得到機會可以「擺脫」處男之身,導演甚至表示鄧做了很多酸他的鄉民都做不到的事情,而對鄧改觀——確實,要我忽略一個人的意願兩年,然後不停地騷擾對方,這種事我做不到——而批評鄧的人則多數轉向嘲笑其處男之身或是免費拍AV只拿了六百塊破處紅包,上述那些騷擾的舉動彷彿蒸發,而我們點開鄧佳華的臉書,對於此事不僅絲毫沒有悔意,還持續表演出一個「苦戀未果」而後轉而尋找他人的劇本,只是這次他找到了願意配合他演出的女性。

不過,就算這次的合作演出夥伴願意配合他,也並不抵銷之前他對於「宜軒」造成的困擾,同時,也並不代表這樣的表演沒有問題,鄧佳華的出現正是在告訴我們,跟蹤騷擾不僅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他還是一門好生意,藉由表演騷擾,他可以收穫注意力,並藉此獲利。

而利用鄧佳華的「騷擾」來同樣獲得點閱的同夥們,他們並不在意這樣的表演是否會帶給別人困擾,反而會轉過來強調鄧的「真性情」或是以鄧的無害,來降低其騷擾的嚴重性。

為什麼要討論「跟蹤騷擾」的表演?你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

每次在討論影視作品中的過度追求與跟蹤騷擾劇情時,總會有人出來說,電影中各種犯罪情節多得很,有殺人,有強盜,有搶劫,為什麼要特別抓這些劇情出來打,其實這並不難解釋,就如同鄧佳華的表演一般,電影中確實也會出現殺人,甚至有時候會出現把殺人合理化的劇情,但他們至少都會透過劇情去鋪陳出殺人這件事會付出代價——無論是法律或道德上的代價,兇手會被追緝、或是受到劇情某個角色的譴責,但一直以來,影視作品乃至於網路紅人表演騷擾,在劇情安排上都顯得合情合理,甚至還常常被認為是追求真愛,或被認為是「真性情」的展現,得到最有可能的譴責,也只不過是他個人不夠成熟。這些行為,從未被認真對待,認真當成是一種在道德或法律上有問題之行為。

圖片
鄧佳華他在社群平台中所扮演的角色,正好貼合了對於某些不受歡迎的男性之刻板印象,而他無底線的騷擾與過度追求的表現,又重申了這個刻板印象,所以他好笑,又開放讓人嘲笑,這也就造就了他的點閱率。(圖片來源/Unsplash)

鄧佳華的騷擾行徑並不代表他就應該一直被用處男等言詞羞辱——即使他本人不在意,這樣的羞辱也同樣會對沒有性經驗的男性帶來不合理的社會羞辱跟壓力。鄧佳華他在社群平台中所扮演的角色,正好貼合了對於某些不受歡迎的男性之刻板印象,而他無底線的騷擾與過度追求的表現,又重申了這個刻板印象,所以他好笑,又開放讓人嘲笑,這也就造就了他的點閱率,也造就了,為什麼鄧佳華騷擾女性會是一門好生意。

我們很難期待這些生意人會放過鄧佳華這棵可能不是很賺錢但是很簡單的搖錢樹,但在這件事情上,無論是在意跟騷騷擾議題的人與平常可能不大喜歡女性主義並認為男人在當前的追求關係中處於弱勢的人,應該至少短暫地站在同一陣線,因為當那樣的刻板印象越是穩固、越是一門賺錢的好生意。那對被騷擾的女性是地獄,對「處男」或同樣被認為不受歡迎的男性也同樣是難以逃脫的羞辱。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