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國內-政治 地方新聞-中彰投

林艾德專欄|顏寬恆vs林靜儀,你會選誰當老闆、同事或隊友?

  • 更新2021/11/14 17:29
  • 發布2021/11/14 17:17
  • 作者/ 林艾德

權力至少有三種造成影響的方式,明目張膽的壓迫舉動是第一種,無形的心理威懾力是第二種,而影響最深也最可怕的,是在權力無數次令你屈服後,為了替自己的投降主義辯護,很多人會反過來替權力說話、幫權力洗白,說他們其實沒有旁觀者想的「這麼壞」,這種從根改變你價值觀的權力,是第三種。

圖片
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候選人林靜儀(左)、顏寬恆(右)。(圖片來源/臉書)

警政署直接配發防彈背心給參選對手

自台中第二選區因爲陳柏惟的罷免案而成為全國焦點後,我們得以更清楚地看見顏家兩代權力在當地乃至於全台的影響。

顏清標曾因貪污、槍砲、殺人未遂、教唆頂替、盜匪和加重強盜等案三度進出監獄,但他投身政壇後,大大小小選舉從未嘗過敗績,就連2001年因貪污遭到羈押,人在獄中無法參與競選活動的他依然可以高票當選,甚至在因為貪污治罪條例而終身不得再選後,長子顏寬恒頂著爸爸貪污的壓力,依然可以延續家族的政治生命。至今唯一曾讓顏家吃鱉的陳姓男子,即使在選舉時拿到超過十一萬票,也在上個月被僅佔當地26%的七萬八千名選民罷免,成為史上第一位罷免的立委。

顏清標的各項前科是他行使第一種權力的後果,參與政治可說是他為了降低犯罪成本的聰明選擇,還曾鬧過一齣「顏清標條款」的風波。而在他2013年因貪污入獄後的立委補選,當時國民黨治下的警政署直接配發防彈背心給民進黨候選人陳世凱,強烈建議他在車隊遊行或掃街拜票時一定要穿上,至今陳世凱仍心有餘悸,很難估計這樣的氣氛會對民主選舉產生什麼影響,這正是第二種權力的例子。

這種好賺的土地,為什麼只有他們買得到?

最近爆出的顏清標債務案是另一個例子。出面爆料顏清標「到處欠錢都不用還」的前沙鹿鎮長陳孟森,自宅曾前前後後被開過6次槍,這是第一種權力。面對脫產風波,顏清標說是年輕時投資失敗,顏寬恒不忍父親土地被拍賣才籌錢買回來,但在財產申報中,顏寬恒有高達19筆台中沙鹿的土地是透過法拍取得,而且都是二拍、三拍無人競爭下得標,利潤從兩成到數倍都有,這種好賺的土地,為什麼只有顏寬恒買得到?為什麼沒有人跟他競標?這是第二種權力。

多年來,顏家兩種權力交織而成的第三種權力,則影響著遠遠超過中二選區的所有台灣人。我們都知道顏家從政動機不單純,但當國民黨正式徵召顏寬恒參與補選後,馬上有綜藝闖關節目邀顏清標擔任關主,藝人們紛紛稱讚標哥真性情又好客,令人改觀;昔日「立院戰神」黃國昌要說一句顏寬恒沒有料,還要前綴讚他「人很客氣,選民服務做得很好」;更諷刺的是,總愛強調自己嫉惡如仇的前警大教授、現任立委葉毓蘭,居然以「一向以善待警察出名」來替顏家背書,讓人哭笑不得。

原本外界預期民進黨將在立委補選再次推派深耕多年的陳世凱,但也許是受到此前幾次選舉的影響,民進黨選擇再次拉高全國關注度,推派同樣具有高知名度的林靜儀醫師來與顏家競爭,兩位候選人的經歷反差,更讓我們得以窺見台灣民主病態的一面:

無論是選老闆、選員工還是選一起奮鬥的同事或隊友,絕大多數人都會選擇林靜儀而非顏寬恒,但當我們要投票選一位立法委員、當政治跟黑道的權力牽涉其中,這居然能變成一個如此複雜的問題,讓這麼多人努力拿著放大鏡找顏寬恒優秀的品質,同時還對他的劣跡斑斑視若無睹,彷彿真的看不出兩者的巨大差距。顏家改變了這些人的價值觀,讓他們判斷力低落至斯還能以為自己這樣叫做客觀,對我來說,能造成這種潛移默化影響的,才叫真正的權力。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