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名家專欄-時事 國內-社會焦點

華燈初上/靠「賣藝不賣身」移民日本!揭秘條通日式酒店女的真實樣貌

出了社會的台北人,講到「林森北路條通商圈」這個區域,總是帶著一絲情色曖昧與生人勿近的好奇,直到熱門台劇《華燈初上》播出後,大家才敢把這日式酒店文化,搬上檯面討論,隨著熱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來跟各位分享,日式酒店能不染淤泥的祕辛吧!

條通是日語中的「巷子」,想當然爾,這是日治時代留下來的命名,條通商圈約莫是現在的中山北路、新生北路、南京東路、市民大道所框起來的範圍,也就是舊時所稱的「大正町」,這邊一直是日本人群聚的地方,直到現在,仍是日本觀光客來台,最喜歡下榻的住宿點。

《華燈初上》裡的故事場景,安排在條通內的日式酒店,有別於一般我們印象中的酒池肉林,它們的定位,在於給政商名流一個可以安心放鬆、聊心事的高隱私舒適空間,所以公關們(女性稱小姐/男性稱牛郎)必須嘴巴夠緊,不流出客人交談內容,並有一定的學識、見識、素養,才能與這些達官顯貴交流,而不使他們感到厭煩。

圖片
台劇《華燈初上》演出日式酒店文化。(圖片來源/華燈初上FB)


這樣講好像不夠具體,因為我是女性,就拿日本當地男公關來說吧,昔日歌舞伎町帝王級牛郎、現在是藝人大老闆的羅蘭(Roland)就是箇中翹楚,日本牛郎上班一定穿西服正裝,加上賣王子形象,與近似心靈療癒的聊天技能,使得見多識廣的藝人、女企業家,紛紛以一種追星的心態,陷入羅蘭的交際魅力,還尊重他的下班是「私人時間」,不會加以打擾。

回到台灣這邊,日式酒店的經營方式,與日本當地雷同,他們的客群主要來自日本企業高層、被派駐台灣的高階主管。眾所皆知,日本人非常排外拒生,所以條通上的日式酒店,通常不接待生面孔,甚至直接在門口掛上會員制,謝絕台灣客人消費,若想開開眼界,都要重量級熟客帶,才有一探究竟的機會。

既然走高雅路線,日式酒店的小姐,多半臥虎藏龍,我父親就有位老友,是北一女、台大畢業,在離婚之後,選擇投入日式酒店,她們不但要學習日語、英語以外,還要接受接待禮節等相關課程,所以,這些小姐雖不見得美貌出眾,但多半體態端莊、語氣溫柔、談吐進退得宜,很容易獲取那些企業大老闆歡心。

而,她們的工作模式,大部分像夜生活的OL,遵循上下班制度,日式酒店內的交誼接待算十分單純,就是陪客人聊天、唱歌、喝酒,若真的要約出去,或有近一步交易的話,則要看媽媽桑的經營態度,與小姐本身是否願意接,基本上,這種事情是秘而不宣,只有媽媽桑與小姐知道,因為傳出去,小姐本人絕對會被看輕,題外話,日本牛郎也是如此,只在店內把客人當公主侍奉,下了班就是私生活,連單純相約吃飯都很困難。

而《華燈初上》中的鬧事戲碼,一般來說,很少出現在日式酒店,因為日本人生性自律、重視名譽,本來就不容易衝動行事,加上日式酒店空間不大、桌數少、隱密性高,很多客人都彼此認識,萬一有什麼誤會,由媽媽桑出面協調下,多半就沒什麼事了,店內少爺只請一位,也是因為主要工作,僅是領位、上小菜,與台式酒店有圍事的功能性不同。

圖片
林心如與楊謹華在《華燈初上》飾演酒店媽媽桑。(圖片來源/華燈初上FB)


不是鼓勵大家投入日式酒店,畢竟這種靠喝酒、取悅別人的工作,絕對有很多不足外人道的辛酸血淚,而且非常傷身體!許多男女公關的背後,都有堪比狗血類戲劇的不幸家庭,只是日式酒店的小姐,有鑑於賣藝不賣身,通常出路都比較好,能找到一個大老闆明媒正娶,甚至能直接移民日本的不在少數。

拿我認識的日式酒店小姐阿姨來說,她當年攢了一些錢,投入再婚生活,但相愛容易相處難,這好景不常,沒多久又離婚,回條通認命上班,可聰慧的她,這次定下一個目標,存到一筆財產後,透過熟客的幫助,直接移民日本,並在當地開設日式高檔酒店,據說生意非常好。

不過,人生真的說不準,看似成為勝利組的她,約莫55歲左右,發現身體得了不治之症,在生命的最後一段路,她回到台灣養病,並想再見當年與第一任丈夫生的兒子一面,奈何物換星移,又有前夫做梗,一直無法連絡上,拖了數年後含恨而終,欸~所謂的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就是這個意思吧。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