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國內-政治

王立第二戰研所|F-5E演訓意外》批評空軍不專業、漠視飛官性命,真能解決問題嗎?

很不幸的,發生一起兩架F5E因訓練意外,一飛官殉職,另一名仍在搜尋中。也很不意外的,又引來去年10月相同的批評,內容幾乎是大同小異,但這些激烈的評論,真的能夠解決問題嗎?

圖片
空軍F-5E戰機。(圖片來源/翻攝自臉書)

從大處著眼:F5E能否繼續擔負訓練任務?

分析演訓意外,當然要從大局看起,就以這次空軍事故來看,不少批評者直指台灣飛行訓練意外太多。但要根本性解決這個問題,只能「停止訓練」,而這不可能做到。所以下一個問題,就是「F5E能否繼續擔負訓練任務」?

F5E以服役年限來說確實老舊,但全世界與台灣相同處境的國家不是沒有,「老舊飛機害死飛行員」的說法,是完全禁不起考驗,老車保養得宜一樣可以開,提出此種批評者,得先證明台灣的訓練時數與事故比確實特別高,不然這說法只是變相指責地勤維修人員失職,非常過分。

既然只能用,那麼F5E就是不得不的選擇,就算美國願意賣我們最新的F35,替代掉其他一線戰機用做訓練,那也得花時間編預算跟採購。我們現在就只能選擇讓F5E繼續服役,除非你認為這幾年都不准飛官訓練,是合理的作法。

所以,從大處著眼,F5E的問題只剩下,我們是否有替換方案,可以取代的教練機?畢竟你不能不讓飛行員訓練,又不給他們訓練用的飛機,駕訓班沒有用全新跑車在車訓的。

而這個答案是:有的。

T5勇鷹教練機,目前預計2026服役,也在2020試飛成功。目前空軍訓練就處在銜接期,新的還沒成軍,舊的只得繼續用。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政府不是沒有應對,請不要當一日球迷,只有失事時會在意空軍有沒造新的教練機。

現狀替代方案:持續加強維修保養、提高飛行員生存率

有人批評,F5E不過是美國的二手貨,爛貨會出事是當然的。這種稍微查證就知道並非事實,連去反駁的價值都沒有,除了早期的飛機是花錢買來的之外,後來的是漢翔獲得授權的國造品,絕非人家不要的東西。以這種說法混淆視聽,企圖打擊國軍的意圖非常可惡。

我們已經知道,F5E不是次級品,單純只是使用年限很長,會增加後勤負擔而已,那麼該怎樣去做改善?

依照最近幾次失事的原則,目前看來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持續加強維修保養的能力,但台灣空軍在這方面的表現向來優異,能降低的風險不多。另一條是提高飛行員生存率,如又出現換購馬丁貝克彈射椅的建議,已在去年事故後在軍方內部建案討論中。

也就是,該做的目前都做了,軍購不是上菜市場買菜,現金付了就有貨。就算明天就最急件處理,到貨換裝也不是這幾天的事情,時間保險一點算下半年,意思是我們要在2026全面換裝教練機前,剩下4年的時間在F5E上使用新款的彈射椅。

這問題回歸到成本上,我們是否覺得,花幾億元購買4年的飛行員保險,是有價值的。軍方預算並不是無限,這邊多一塊那邊就少一塊,民眾如果要支持,那就要視這筆支出是必要的保險支出,不能要軍方去挪用其他部分來補。若你覺得有一些費用是多餘,那也麻煩提出,交給民眾思考。

簡單說,在硬體機件上,能做的差不多都做了,更多的有點找麻煩。這道理就跟你開了一款30年以上的老車,修車廠只能跟你老車到處都可能出小毛病,但沒辦法指出哪個東西一定會壞。

訓練項目有問題?軍事演訓必須根據解放軍的可能攻擊方式而定

有批評者指出,F5E本就不該進行俯衝炸射訓練,其本職是專職的對空戰機。這個批評是有道理,但說真的現階段也沒別的辦法。因為,我空軍主力F16性能已經多樣化,兼具有對陸炸射的功能,你不能就乾脆不訓練這一項,等4年後教練機來再說。

國軍的軍事演訓需求,必須根據解放軍的可能攻擊方式而定,既然有反登陸跟反艦的需求,那麼要求相關訓練並不為過,就算教練機性能有所不足,風險也是要冒的。敵人一定是趁我軍不備時攻擊,不會等準備萬全才來自殺進攻,民眾真的要去衡量得失,不可只憑一時情感決定。

就結論而言,筆者比較擔心的是,執政黨怎樣回應?台灣空軍的訓練強度算是世界最高等級,飛官有著世界最頂尖的技術,而訓練必然帶有風險,我們該檢視的是,是否已經在努力範圍內,把風險降到最低。

若完全依照民意一時情緒走向,在軍事專業領域上橫加指導,鄉愿造成的危害會不會更大?台灣空軍在保衛領空的專業已屬頂級,為了保持戰力不墜,在可能範圍內已做了最大努力。筆者真的不曉得,趁此機會批評空軍不具專業,或是軍方只買爛貨漠視飛官性命,到底所求為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