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名家專欄-時事

香功堂主影評|《永恆族》:當吹哨者被當成是瘋狂的病人

  • 更新2021/11/11 17:51
  • 發布2021/11/10 15:45
  • 作者/ 香功堂主

天神阿里瑟姆派遣永恆族戰士前往不同星球對付頂級掠食者──變異族,藉此維繫各星球間的生態平衡。艾賈克率領一批永恆族戰士來到地球,保護人類不受變異族傷害,數千年後,變異族全數被殲滅,長生不老的永恆族戰士也各奔東西,隱身在人群之中繼續生活。數百年後,變異族再次現身地球,帶來威脅,永恆族戰士集結對抗兇猛怪獸...

《永恆族》在 IMDB 的分數是 6.8 分,Metascore 拿下 53 分,爛番茄只有 49%,我身邊看過電影的朋友,評價喜惡兩極,要不大愛要不討厭,至於我,我是屬於「愛」的那一派,《永恆族》各方面都打動我了,它甚至是近年的漫威作品中,個人最喜歡的一部,以下分幾點說明:

圖片
《永恆族》劇照。 (圖/翻攝至Eternals FB)

一、視效。趙婷導演作品裡的大山大海攝影,碰上花俏炫目的視效,竟能搭得如此和諧絕美,戰士們憑空生成的武器與機械,帶有著自然的元素(彎彎曲曲的金色線條,像是植物的根莖),工具與武器,生與死,矛盾的組合,卻也是陰陽調和。

二、角色塑造。看片之前,擔心角色眾多的《永恆族》,無法將人物關係梳理得條理分明。大概看到中段,那份擔心已然消失不見。不愧是拍過《游牧人生》的趙婷導演,擅長在簡短的篇幅中,快速提煉出人物的個性,並在觀眾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以《永恆族》為例:艾賈克的母性光輝、瑟西的堅定溫柔、伊卡利斯的領袖氣質、金勾的自戀和自嘲、費斯托斯的勇敢、諸克的徬徨與質疑、瑪卡瑞的義氣與直率、吉爾伽美什的體貼和守護、聖娜的強大與恐懼,還有絲派特的暗戀與悲傷等,每一個人物都有血有肉,都能在連動的關係中,產生迷人的情意。

該怎麼判斷一部電影的人物塑造成功與否?我的檢驗方法是:只要片中有角色領「便當」,我的內心會不會替這個角色感到惋惜甚至悲傷,決定這部作品在我心目中的高度。而在《永恆族》裡,每一個「便當」都發得不廉價不浪費,不單能推動劇情的進展,也能觸發角色的心境,影響他們接下來的走向。

「我們跟底下的人沒有不同,不過是領袖的棋子,被忠誠所蒙蔽。」

三、愛的力量。《永恆族》將之前漫威系列作品提出的種種問題,全數納入到這部影片中,加以重述:英雄的誕生來自天生的神力或是為自我信念的奮鬥?為了「拯救更多的人(崇高的理想)」而進行的大規模殺戮,究竟是冷血或是實際?好人與壞人該如何分野?貪婪好戰嗜血的人類值得被拯救嗎?或者人類有機會走出不同的路?

不管是永恆族、人類或是復仇者聯盟的成員,每個人(或外星人)都在不斷地詢問自我的信仰與生存意義,善與惡不是非黑即白的答案,它們自相矛盾又彼此衝突。正因為答案無法被簡單回應,所以永恆族的戰士們,可以情同家人也能反目成仇。然而,趙婷導演無疑是浪漫且溫柔的人,她在這群戰士的內心裡,埋下一顆顆愛的種子,這些種子在他們心中生根發芽茁壯,並在重要的時刻發揮它的效果。

愛能拯救世界。呵,多麼溫馨濫情又老套的論述,卻讓我看得熱淚盈眶。換個方式想,人們為何會為著銀幕上虛構人物的生與死而情緒激動?因為,當你愛上一個角色一個故事時,你會願意去捍衛那個故事,會為喜愛的角色感到同情並祈禱他能夠獲得救贖。這份不求回報的愛(影迷對電影的投入),不正呼應了《永恆族》片中的台詞:「當你愛上一個人,你會盡力保護他,那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是啊,人類的墮落來自恐懼貪婪與憎恨,但這個世界能夠一再從災難中站起來,卻也是來自人與人之間的關愛、同情與付出。

圖片
《永恆族》劇照。 (圖/翻攝至Eternals FB)

(底下會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四、小叮鈴。完全沒有預料到趙婷導演會把《永恆族》拍成《彼得潘》:變異族即是邪惡的虎克船長和他的爪牙,永恆族戰士是夢幻島的子民,永遠不會長大(變老),伊卡利斯(彼得潘)與瑟西(溫蒂)彼此相戀,絲派特(小叮鈴)暗戀伊卡利斯,又礙於體型(外貌),只能把這份愛意放在心裡。《彼得潘》的故事中,彼得潘一直在抗拒「長大」,而在《永恆族》裡,伊卡利斯也是拒絕「長大」的孩子,害怕改變(做出不同的抉擇)的到來。

最讓我揪心的人物,莫過於絲派特這個角色,她令我想起《夜訪吸血鬼》的 Kirsten Dunst,外貌停留在兒童的面容,但她的思想卻是一天天地衰老,相較於其他順利融入人類社會的成員,沒辦法發展戀情又無法成家立業的絲派特,越來越感到寂寞與孤單,數千年前的絲派特剛抵達地球時,仍會興沖沖地與人類分享她的所見所聞,數千年後的她與任何人互動,總是帶有一份敵意,變得酸苦與尖銳。

絲派特暗戀伊卡利斯長達數千年的時間,這份感情卻從來沒有獲得回應,《永恆族》後段,伊卡利斯與其他成員撕破臉,絲派特則是義無反顧地幫助伊卡利斯。絲派特未必認同伊卡利斯的抉擇,她選擇伊卡利斯純粹只是因為「我愛他」。對瑟西等人來說,與伊卡利斯反目成仇是一件悲傷且無奈之事,但對絲派特來說,那是她這數千年來最幸福的時光(她終於能夠短時間地「擁有」伊卡利斯的注意與信任),想想,這其實是一件有點悲傷的事情啊。

五、戰爭。世界的紛擾與不平靜,在於人們不斷為不同的信仰相互廝殺,無論是金錢財富或理念。《永恆族》帶領觀眾走過人類的歷史,也重新演繹一次上帝與人類的戰爭。上帝(阿里瑟姆)或許創造了人類(永恆族、異變族),卻無法控制他們的自由意識。人類(永恆族、異變族)在追求自由的過程中,學會反抗上帝/造物主/父親的意志,走出自己的路。

此外,兩位永恆族戰士的領導者剛好都是女性角色(艾賈克和瑟西),他們從遵循阿里瑟姆(上帝、男性)的指令到起身反抗,有著推翻父權的意義。而對阿里瑟姆的計畫堅定不移的角色,剛好都是男性(舊有制度的既得利益者)。進一步看,費斯托斯擁抱自身的酷兒身份,也是對傳統守舊社會思維的對抗。

六、政治的隱喻?女戰神聖娜患有:永魔症,「發病」時會攻擊自己的隊友。電影劇情的最大翻轉,在於永恆族自認為的正義之舉,不過是一場謊言,他們奉命對付異變族,是為了確保人類可以不斷繁衍,成為天神(利益者)的養分。而聖娜的「病症」其實是被阿里瑟姆掩蓋的真相。

圖片
由安潔莉娜裘莉飾演的女戰神聖娜。(圖/翻攝至Eternals FB)

如果換個方式閱讀《永恆族》,其實蠻有意思的:阿里瑟姆是獨裁政府(導演趙婷來自中國,所以我忍不住會把阿里瑟姆視為中國政府的隱喻),永恆族是不識真相的群眾,聖娜是「吹哨者」(阿里瑟姆/國家指稱聖娜「生病」了,要大家不要聽信聖娜的警告),人類(底層群眾)都只是天神(利益者)的「養分」(國家要你犧牲,你就得犧牲)。

電影裡,永恆族的成員都不愛用「手機」,手機代表的是與「外界」的聯繫,片中唯一一個使用手機的人是瑟西(不是單方面地聽令於阿里瑟姆/國家的訊息,而能接收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聲音/訊息/資訊),她在成為領導者後,並沒有遵循阿里瑟姆的指令,反而決定要與阿里瑟姆對抗(反對獨裁)。電影尾聲,絲派特在瑟西的幫助下成為「人類」(智識的傳承),「年幼」的絲派特(新生代)開始使用手機,學會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世界(從封閉的環境走向外界)。

最後一點、趙婷。觀賞《永恆族》前,無法想像專拍文藝片的趙婷導演要如何融入漫威電影又適度地保有自己的風格。看完《永恆族》後,滿心讚嘆。文戲部分,除了人物關係梳理得有條不紊外,影片也拍得風趣幽默,很多生活化的互動,都讓我笑得闔不攏嘴(群戲整齊精彩,互動火花四射)。不禁要想,《永恆族》的評價偏低,或許與本片偏慢的電影節奏有關,電影花了很長的篇幅才把所有人湊齊,讓很多影迷們感到不適(我剛好很愛看超級英雄的「生活花絮」)?

至於本片的動作場面,也是出乎我意料外的精彩,幾乎每一段打鬥戲,都有帶來視覺奇觀,片尾天神甦醒的場面,充滿視覺奇觀,而且會讓我聯想起《福音戰士劇場版》和《西遊記》的部份場景。我不知道《永恆族》的票房會是如何,也不確定趙婷導演有沒有機會接拍本片的續集,只想說,《永恆族》很漫威(邪不勝正)又很不漫威(抒情文藝),我很欣賞這樣的改變,也期待未來的《永恆族》續集,能夠保有這個特殊氛圍。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