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國內-新冠肺炎

林艾德|防疫需要的是冷靜思考,而不是威權式的煽動言論,更不是「槍斃」!

  • 更新2021/05/12 09:07
  • 發布2021/05/11 22:34
  • 作者/ 林艾德

本土疫情再次升溫,並開始出現感染源不明的本土病例,為了因應升高的社區傳播風險,指揮中心將疫情警戒提升至第二級,而與此同時,國民黨團昨日在立法院開記者會,立院總召費鴻泰痛批陳時中防疫沒做好讓民眾染疫,根本就應該被槍斃。

但防疫需要的是冷靜的思考,而不是威權式的煽動言論,更不是槍斃。

圖片
本土疫情升溫,衛福部長陳時中報告指揮中心因應作為。(圖片來源/截自衛福部YouTube)

自去年 COVID-19 疫情蔓延後,卡謬的《鼠疫》便再次成為熱門讀物,那卡謬自己是如何形容這部作品的呢?他說,《鼠疫》最明顯的意義,是「歐洲對納粹主義的抵抗」,因為瘟疫帶來的惡、恐怖、慌張、痛苦、隔離,以及最重要的,造成人與人之間信任的瓦解以及民眾對威權服從的傾向,都和極權主義何其相似。

那我們又該如何面對瘟疫呢?卡謬說,我們首先需要的是思考。

聽起來很荒誕吧?大難臨頭了,你不教我實際上該怎麼做,還叫我思考?但卡謬認為,如果當我們面對危機時,第一反應是依賴強人來「教我怎麼做」,乃至於在恐慌中不加思考地服從威權的命令,這種模式才是瘟疫最危險的原因。

回顧這一年政壇上對防疫的種種指指點點,大多都是利用民眾的恐慌來謀取自己的政治利益。普篩就是最常見的例子,針對非危險族群大規模的篩檢只是把有限的醫療資源轉移到沒有效率的地方,反而降低了整體對疫情的應變能力,但如果你不冷靜下來思考,不去考慮我們的防疫資源有限,也不知道篩檢有準確度上的限制,那麼就容易被政治人物牽著鼻子走。

不僅政治強人沒有專業,就算是擁有專業的權威也可能因為位置的不同而有離譜的發言。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就是公衛專家,不過當前線有醫師染疫時,他卻說:「假如我是院長,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他開除。」插管本來就有風險,前線醫療的人力資源更是緊缺,面對可能致命的病毒,哪個醫師要為這種人賣命?

只要肯思考,破解這些荒謬言論都不是困難的問題。

台灣已經度過了最困難的時候。還記得去年,我們沒有口罩國家隊,只能把僅有的資源集中到前線,甚至連第一線的醫療人員都要兩天換一副口罩;那時,我們對新的病毒根本不了解,也不知道怎麼作疫調,大家都慌了手腳;過年期間陳時中沒有回家,直接搬了行軍床住在辦公室裡,天天召開記者會說明;前方手忙腳亂的同時,還有一批人吵著要封城,吵著小明要回家,甚至吵著要把口罩捐到中國去。處在全球疫情的最前線,別說世界早已放棄我們,我想連我們自己都沒有信心能在內外交迫的情形下守住不讓疫情擴散。

隨後,全球超過一億五千萬人確診,三百多萬人死亡,台灣卻成為了世界防疫的典範。一年多來,在各項民調裡陳時中的支持度都是最高的,這不是因為他有說一是一、不容質疑的權威,而是他廣納專家學者們的善言,建立了一套可以持續自我修正的體系,重建了社會的信任與團結。

如今,面對再一次的威脅,我們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也有充足的資源可以配合政府的防疫措施,對這套已經被證明有效的防疫體系而言,比起病毒,也許更危險的,是口罩都擋不住的國民黨,以及他們試圖製造混亂來謀取政治利益的險惡人心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