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國內-社會焦點 專題-特別企劃

雪羊專欄|以山為家的領路人:登山嚮導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1/01/11 11:04
  • 作者/ 雪羊

相對熟悉的城市鄉村,山野是另一世界,蘊藏不盡的驚奇與美,卻也同時潛伏著難以察覺的危機,如螲蟷伏擊經過洞口的獵物一般。但無論有著如何出色的先天條件,任何想親近山林的人,都需要經過一段學習與摸索,才能在遠離文明的無人野地中保護自己,享盡自然的奇幻,而後平安回家。

相對熟悉的城市鄉村,山野是另一世界,蘊藏不盡的驚奇與美,卻也同時潛伏著難以察覺的危機,如螲蟷伏擊經過洞口的獵物一般。但無論有著如何出色的先天條件,任何想親近山林的人,都需要經過一段學習與摸索,才能在遠離文明的無人野地中保護自己,享盡自然的奇幻,而後平安回家。


「登山嚮導」是如同國際領隊一般,帶領人們走進未知的重要角色。跟著登山嚮導,全然沒有戶外經驗的人,也能像完全不懂外語的人隨著領隊到訪異鄉一般,安然走進建設完善的商業登山路線,體驗山林美妙的箇中滋味,度過幾個難忘的山中靜夜。然而,他們的責任與工作內容,卻遠比國際領隊來的重且深,是個非常講求經驗技術判斷力情商的複雜工作,並一肩扛起整支隊伍的生死存亡。 

玉山主峰與返程的登山隊伍。(圖片來源/雪羊)

守護生命的依靠

相對於文明世界,一支隊伍在山中發生意外時,並沒有它人能就近救援,最近的救助單位往往在半小時以外的地方,唯有身邊的人才是最即時的支援。因此,一個登山嚮導最基本的職責,就是「預判」執行嚴謹的風險管理,在危險發生前就引導隊員避開,精準處理每一個迎面而來的可能危機。比如通過斷崖的腳點是否穩固、通過危險地形需不需要繩索輔助、掌握每一條山徑的方向避免迷途…等等。

然而,預判並不可能永遠精準,人生總有意外。

因此,登山嚮導第二重要的職責就是「善後」:在任何危機發生時,都能沉著冷靜地應對,並迅速判斷如何處理,將存活的可能性提升到最大,成為隊員在山上唯一的依靠。如外傷包紮處理、以預先攜帶的藥物緩解生理病痛、需要外援時能即時趕赴訊號點求救甚至使用衛星電話,或者正確判斷高山症撤退時機——太早可惜了行程、太晚可惜了生命,唯有具備野地醫學知識的嚮導,才能在高山症發生時,以經驗準確判斷是否繼續前進,或立即撤退。

畢竟高山症無藥可醫,且能在半天內奪人性命,唯一的治療方法就是下山。

協助隊員通過危險地形,注意滑墜風險是領隊非常重要的職責。(圖片來源/雪羊)

堅韌的肉體與心智

除了避免風險與善後危機的能力外,「體能」是成為一個好登山嚮導最基礎的條件,必須能在所有人都累壞時,依然保持清醒的心智與敏捷的行動力,同時關心隊員並予以勉勵,才能帶領隊伍安然度過極端環境。

又或者當隊員遭逢無法預期的意外或者體能透支時,仍保有足夠的餘裕分擔其裝備,讓隊伍能順利前行。一般來說,一個好嚮導的體能至少需要能負重30公斤以上,才足以在危機發生時擔負自己加上額外的隊員裝備,仍能一面看照全隊一面往山屋或紮營地行進。

「快樂」也是一個好的登山體驗不可或缺的元素,而登山嚮導也必須具備組織團隊、領導統御的技巧,才能讓一群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在接下來的幾天幾夜裡愉快互動,成為感情與默契兼備的一家人。他也必須膽大心細,時刻從與隊員的互動中抽絲剝繭,察覺可能的需求並適時滿足,如給予寒冷者熱水、輔導懼怕地形的隊員、排解可能的摩擦等。

面對商業團裡初入山林的客人們,「教育」也是登山嚮導非常重要的功能。好的嚮導必須能夠讓隊員學習正確的登山知識,乃至於自然生態與在地文史,並引導他們感受山林的美,甚至引起共鳴一同守護環境。想作為一個好登山嚮導,除了體能好、技巧好、判斷好外,還需要有高情商與大量知識,是一份非常不容易的工作呀!

帶領隊伍陡下中央尖山碎石溝,同時需要步伐指導。(圖片來源/雪羊)

將時間獻給山林的他們

對客人而言,登山可能只是休假的消遣與享受,然而對登山嚮導來說,卻是花費人生大部分時間的工作暨生活。由於登山是一種24小時乘以天數的極端相處模式,只要開始工作,登山嚮導便離不開隊員視線,需要頻繁的關照隊員,亦須隨時處於備戰狀態;就算在睡覺,聽到隊員求助,登山嚮導依然要火速前往查看以免延誤處理,是一種幾乎沒有私人時間甚至空間的工作型態。

相較任何事都責無旁貸的登山嚮導,國際領隊晚上有自己的房間時間、緊急狀況有各國救援隊可以協助處理,壓力減輕不少。

目前公定的登山嚮導薪資水準,以「非常理想」的狀態,每個月帶團20天計算,收入水平約等於月薪7萬加一個月年終的一般工作。然而大多數的嚮導無法達到如此出團數量,約莫會落在月薪4萬~6萬的水平間,是個對社會新鮮人非常有吸引力,但幾年後會落後穩定工作升遷同儕的薪資水平。

然而,這卻也是一般嚮導收入的天花板,薪資並不會隨著年資而增加,就算有,幅度也非常小。因為登山嚮導的工作性質比較像單次委託,並沒有升遷機制,當然也沒有年終獎金,甚至大多數無合約自由接案的嚮導是沒有勞健保的。

商業登山更因政府放任不管,而無健全體制和篩選機制,導致任何人都可以進入市場聲稱自己是嚮導以低價搶客,發生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這是投入山林工作的背後,所需付出的機會成本。

在看似不錯的收入與令人羨慕的工作環境背後,登山嚮導有著艱難的家庭與感情生活:扣除上山與休息的時間後,陪伴家人與伴侶的時間所剩無幾,需要在更少的時間內花費更大的心力經營關係。而山徑上潛藏的風險亦會導致登山嚮導的職業傷害,一旦受傷,這份以勞力為基礎的工作將瞬間停擺,讓養傷時期的生計斷炊;非人為的颱風等因素亦會導致行程取消,讓該趟收入歸零。

這些風險也成為一個登山嚮導必須面對的現實問題,以此為業,必須做好萬全的經濟規劃並思考經營副業的可能性。

將自由分享給更多人

雖有經濟與感情壓力在身,登山嚮導也有著人人稱羨的自由生活——優美的工作環境、長期運動保持身體健康、彈性安排假期不怕請太久假被同事討厭、沒有朝九晚五的枯燥規律…他們與自然為伍,過著與世無爭的自在生活,因為山上用不到錢而易於儲蓄,並透過一次次的帶隊認識來自社會各角落的朋友。

登山嚮導是一群掙脫了社會枷鎖的人,不妥協於都市的規律生活,而奔向山林的豪放不羈,縱橫福爾摩沙的青翠群山。他們分享著這份得來不易的自由,帶領被禁錮的都市人們飛向牢籠之外的天空,停棲中央山脈的古老鐵杉林間。

登山嚮導並非「一邊爬山還能一邊賺錢」的美好職業,更會將大多數時間花在固定幾條最大眾的山徑上來回走動。它不只是勞力工作,更是貨真價實的腦力工作,唯有結合勞力與腦力,才有可能成為一位值得尊敬的出色登山嚮導,帶領人們平安遊歷台灣的美麗群山,引領更多靈魂投入曠野的溫暖懷抱,感受屬於山的寧靜與自由。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看南二段山難,想想「網路揪團」這件事
城市山人專欄|登山美照背後的真實:你,準備好面對了嗎?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