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職場 名家專欄-時事

周芷萱專欄|從臺虎面試爭議,看性別、社群與面試專業的被輕忽

  • 更新2021/02/01 09:54
  • 發布2020/12/25 20:21
  • 作者/ 周芷萱

臺虎精釀社群行銷文案面試的爭議持續引發熱議,即使官方已發出道歉聲明,不同意見的兩邊仍持續在網路上進行各種討論。

作為一個關心性別議題、曾擔任社群行銷文案工作,目前也偶有面試他人機會的文字工作者,在這個事件裡看到了許多值得討論的事情。

臺虎精釀本次面試爭議,有許多面向值得討論。(圖片來源/PIXABAY)

首先,有支持該面試者的人說,該面試者透過一篇幾千讚的文章,證明了自己比那個面試官更會做社群行銷,這個說法我很不同意。

過去在前公司工作、擔任社群行銷經理的期間,剛好也是我花最多時間寫文章、累積網路聲量的時候,同事、主管乃至於老闆在個人臉書上發一篇文確實會得到的回應沒有我多。

但因此我就是全公司最懂社群行銷的人了嗎?當然不是啊。

從知道什麼事情要找誰、企劃要做什麼內容、哪個話題誰適合講,到聯繫內外的各種眉角、基本的執行行政細節、專案管理,要完成一個公司的社群行銷企劃,其中的每一個環節都需要同事主管的協助,我自己也不停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直到今天都是。

在臉書發文、寫專欄,只要對自己負責,但社群行銷工作是一種團隊合作,兩者完全不同。

社群行銷遠比追蹤者多少人、網路聲量多大來的複雜,按讚追蹤是一個指標,但不是一切。就算是以追蹤數維生的KOL,一個追蹤較多但不好合作的KOL,跟一個追蹤較少但好合作的KOL,品牌會選擇和哪一個合作?我想答案很明顯吧。

把社群行銷看成用文章按讚數比大小的遊戲,那真的太小看這個專業的複雜度了。

第二,支持面試官的一方有很多人會說,「我用人格保證他不是這樣的人」、「用人格保證他性別友善」,我也對這個說法感到相當疑惑。

一個陌生人的人格保證,對其他人來說應該要有意義嗎?你們真的知道你的朋友或家人在外面是什麼樣子嗎?其實就算是我認識半輩子的朋友、認識一輩子的家人,也不敢說我一定知道他們在職場是怎麼跟人家相處、又會表現出什麼樣子,何況是像面試這種有明確權力關係的場合。這種「人格保證」實在是輕於鴻毛,在公共討論中不該有參考價值。

況且,平常沒有性別不友善,甚至很友善的人也可能會犯錯。

比如說我自己在職場也遇過超級給空間、當然也超同志友善的上司開玩笑說:「我不要坐著尿尿,怕變成女生」,從此他就在我心中被歸為性別不友善了嗎?當然也不是這麼簡單。任何人都可能說錯話、可能開某一些不自覺有問題的玩笑,就算我自己幾乎每天都花時間在各種議題上,也還是會發現自己考慮的不夠周全,漏掉了一些我平常可能比較沒有關注的議題和處境。

對不同處境的理解,本來就需要大量的後天學習,犯錯了其實也沒什麼,慎重道歉、仔細學習,下次改進就好。然而這種不明就理的人格保證,一方面對於公共討論沒有幫助,另一方面對於當事人去思考到底哪裡冒犯到人、哪裡可能犯了錯,也幫不上忙。

說到底,在整件事上可以看到各種專業的被輕忽面試、社群行銷、性別都是一門專業,要在專業上不犯錯且思考周全,並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其他人作為旁觀者,單憑一面之辭實在很難知道現場發生什麼事。

認為面試者寫出有幾千讚並且上了新聞的文章就是「比面試官更懂社群行銷」,恐怕輕忽了社群行銷這門專業;以為可以靠人格保證和平常的性別友善替面試官背書,說他當天一定沒有犯錯,也是輕忽了性別專業。而在面試這門充滿複雜藝術的專業當中,顯然無論是面試者或是面試官,都輕忽了一場面試需要的技巧。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朱家安專欄|出櫃算勇敢冒險的事嗎?議題敏感度如何增加你的認知能力
周芷萱專欄|為什麼大家喜歡說「男人沒什麼情感需求」,卻總是要女人免費情緒勞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