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時事

蔡宜文|無論是戀愛還是做愛,本來就是有些人真好,有些人不好

每次當討論到性騷擾,總會出現「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的回應,面對這種回應,就算你再跟他說明明是帥哥也被說是性騷擾的案例,他也會舉一百個例子回來,然後跟你講這是因為「雙標」。

但其實我一直很不理解「雙標」這件事有什麼問題?

就如同我一直無法理解網上盛傳的一句話「不是不給幹,是不給你幹」,為什麼是一句指責雙標的話,這難道不是真理嗎?

圖片
每次討論性騷擾議題時,「雙重標準」就會被一再提及。(圖片來源/PIXABAY)

你端出水餃而我不吃

我討厭韭菜,所以當有人想賣我或請我吃水餃的時候,我會問一下是什麼口味?如果是韭菜口味的話,我會拒絕。

但並不代表我就拒絕所有水餃啊,我就很愛芹菜跟高麗菜口味的水餃不行嗎?為什麼我對所有水餃的標準必須要一致?

當然,我拒絕韭菜水餃這件事確實會依照處境有所不同,如果今天我快餓死了,唯一的食物只有韭菜水餃,我可能就會捏著鼻子,為了活命吃下去。

或者是,我今天被某個人用槍指著頭不吃韭菜水餃就要爆頭我,我可能也會含著眼淚吃下去。

也有可能是,有一天我不小心吃到超級好吃的韭菜水餃,我突然就可以接受了,這也說不定(我保留這個水餃流動的可能)。

但當下,我對韭菜水餃的拒絕,就是拒絕,沒有什麼雙重標準的問題,因為這件事情本來就是我自己的決定,我吃或不吃韭菜水餃,不會損害你應有的權益半分。

性跟愛,也是一樣的,一個人選擇不跟你做愛或不跟你戀愛,從來都沒有損害你應有的權益。

這世界上需要標準一致的事物,是那些如果標準不一致,會導致某些人權益受損的事情,例如大考,我們希望他們能夠對所有人標準一致,例如補助案的資格等等,這些事情如果標準不一致,可能會影響弱勢群體權益的損害。

但「你端出水餃而我不吃」這件事情,不在其中,我並沒有積極地做什麼讓你的權益受損,所以在這件事情上面,本來就是雙重、三重、多重標準的,因為吃什麼、愛什麼、慾望什麼,那是我自己的事。

這個社會沒有欠你一個能幹的人。

愛跟性,都只是日常生活

我之前在上課的時候常常會請學員,去嘗試思考一件事情,就是把你對於戀愛跟性的這些刻板印象,套用在你跟朋友的相處模式上面。

例如說:認為對方不要就是要(跟他約碰面他說當天有事,然後你硬是到現場,還罵他說怎麼沒出現)、對方沒有說好就預設同意(發個訊息約吃飯,對方已讀不回,你到現場等,沒等到人還生氣說對方不是答應了嗎)、你想要對方幫你個忙,對方拒絕,就廬到他同意為止等。

上述這些行為,如果你今天是那個朋友,你會不會覺得想離這個人越遠越好?

朋友關係如此,而親密關係當然也是,無論是戀愛或做愛,我們都不應該特別獨立一個邏輯特區,好像只要今天是約會對象就被放入那個奇妙的邏輯特區當中。

請把那個神祕的特區關閉,愛跟性,都是日常生活。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