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親子 名家專欄-時事 國內-社會焦點

朱家安專欄|安心加外套,政府給你靠,要學校守法到底有多難?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1/01/21 14:55
  • 作者/ 朱家安

上週我整天都待在家開暖爐還是覺得冷,但有些學校不讓學生在制服外面穿便服外套。行政院發出哏圖強調政府會挺學生,蘇貞昌頭像配上「安心加外套,政府給你靠」大字,強調學校依法應該允許學生添加保暖衣物,並且無權因此處罰學生。

上週我整天都待在家開暖爐還是覺得冷,但有些學校不讓學生在制服外面穿便服外套。行政院發出哏圖強調政府會挺學生,蘇貞昌頭像配上「安心加外套,政府給你靠」大字,強調學校依法應該允許學生添加保暖衣物,並且無權因此處罰學生。


有些老師對這則圖文感到不滿,說這是把老師當壞人,增加老師和學生的對立

不少老師因為行政院長蘇貞昌這張呼籲「學生安心加外套、政府給你靠!」的文宣趕到不滿。(圖片來源/蘇貞昌粉絲專頁)

行政院的圖文是針對那些因為服儀而處罰學生的學校。若學校因為服儀而處罰學生,這是觸犯現行法律的,就像雇主禁止員工休假或任意要員工加班違反勞基法一樣。(老實說我沒想過有一天會需要跟國高中老師解釋這件事)

照目前看來,部分老師似乎主張:點出有違法之虞的校方做法,也算是把老師當壞人、增加學生和學校的對立。反過來想想看:這些老師心裡「老師是好人,師生不對立」的校園,會「包容」多少校方違法侵犯學生的舉措?

若要說「政府給你靠」會讓人聯想到「靠關係」,或者說由蘇貞昌頭像來說這話會讓人有「人治大於法治」的感覺,我覺得都還算是有討論空間。但若要說政府不能警告學校不要違法,否則會造成學校學生對立,這跟說政府不能警告雇主不要違法,否則會造成勞資對立,有什麼差別?

學生需要警覺老師,老師需要警覺自己

師生權力不對等,老師可能不認為師生需要對立,但不能否認學生對老師需要有基本的警覺,畢竟在當前台灣,還是會有老師憑藉權力違法體罰、騷擾、因服儀處罰學生。學生需要警覺老師,就像勞工需要警覺雇主。

有些老師看到這種說法,可能會感到很傷心。我相信大部分老師對學生都是真心誠意,但我也想提醒老師們,握有權力的一方對關係有浪漫想像很容易,因為當雙方利益衝突,除非有第三方單位介入,否則你往往不是吃虧的那一邊。

身為未成年人和國民教育的對象,國高中生的自由比起你我處處受限。然而就我知道的,設計國民教育是因為有些人需要學東西,而不是因為有些人需要管教別人。

限制學生的自由應該要是為了學生,不該是為了老師或學校。每種限制都需要在合理性方面舉證,並不是僅僅為了老師能「方便管教」,或者老師單方面認為「這都是為學生好」就夠的。

有些老師限制學生自由限制習慣了,把這類事情當成理所當然,甚至當成自己的權利。這不但讓學生落入更差處境,也讓老師自己變成更差的人。舉一個「把限制學生自由當成理所當然」的例子。有些老師反對現行政府對服儀規定的「干涉」,主張學生制服應該要讓該校學生和老師一起決定,而不是政府決定。兩個思考方向:

1)想像一下19世紀中期的美國南方白人說:把黑人當奴隸是否ok,應該要讓我們家的黑人和我們家的白人自己決定,而不是北方那些州政府決定。

2)如果學生制服要師生一起決定,那為什麼老師制服不是這樣? 

說真的守個法有多難?

回到原點,台灣政府其實並沒有真的「決定制服」,現行法律只規定學校不能以服儀為由處罰學生,這沒有禁止學校和學生協商決定制服,只是說決定了制服之後,不能因為學生不穿就處罰學生。

如果學校和老師不同意現行法律,並且認為自己應該要有權利用處罰促使學生穿制服,學校和老師應該發起討論和倡議修法,而不是自己有違法之虞,又主張政府執法會造成師生對立。

*感謝林子軒、JuYa Tsai、鄭丁嘉和葉多涵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朱家安專欄|要不是老高你會讀尼采嗎?我不是專家能怎麼辦?
劉維人專欄|承載壓迫性父權意識的小清新「食令日曆」,可能會讓你更難活出小確幸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