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名家專欄-時事

翁煌德專欄|《詐欺女王》:貪婪又優雅地詐騙老人,羅莎蒙派克令人著迷的演出

  • 更新2021/03/21 22:52
  • 發布2021/02/24 10:08
  • 作者/ 翁煌德

針對老人的詐騙事件在社會上層出不窮,不過所見手法往往很傳統,例如電話詐騙、借貸與標會。但在當今美國社會,針對老人的詐騙手段日新月異,已經進化成「詐騙合法化」。只要挑好人選、走穩流程,連法官都得為你背書,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你將長者的一生積蓄全部搬空。

美國電影《詐欺女王 I Care a Lot》(2020)大概是首部以「監護詐騙」為故事主軸的主流好萊塢商業電影。在劇中,我們可以看見行事幹練的瑪拉(羅莎蒙派克飾)是如何以合法方式,明目張膽地剝奪老人的一生資產。

圖片
《詐欺女王》以「監護詐騙」為主題,由女星羅莎蒙派克主演。(圖片來源/采昌國際多媒體)

其手法並不複雜,首先與同流合污的醫生挑好一位退休的金雞母──沒有子嗣者是上上之選──接著請醫生開立證明,強調此人可能有失智徵兆,需要一名法定監護人接手照料。

這時瑪拉再以一副勉為其難貌出面接手監護人一職,隨後就能帶著法院公文與警察前去目標老人家中「抓人」。

抓去哪?當然是老人安養中心。

多半受害者本來打算獨身安享晚年,忽然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就被這樣關進老人院,不僅失去自由、手機被沒收,也沒有上訴能力,即便能上訴,也沒有財產打官司(錢財已被沒收)。

圖片
《詐欺女王》中,女星羅莎蒙派克飾演詐騙老人的女主角瑪拉。(圖片來源/采昌國際多媒體)

與此同時,法定監護人正將他們的房產一一變賣,賺取暴利。

國人聽來恐怕難以想像,大概會直指此番制度不合情理,但美國起先制定「法定監護人」的規定也是出於好意,尤其想保護失智老人不被詐騙集團騙光積蓄、享有最好照護。

殊不知這個體制卻被應聲鑽出漏洞,反而使得許多行為能力正常的老人身陷苦境。

起先是在紀錄片影集《黑錢 Dirty Money》第二季的《法定監護事業 Guardians, Inc.》(註1)看見關於這門「生意」的描繪。有些老人一生辛勤工作,存下積蓄,甚至已經有了新的約會對象,打算開啟人生第二春,就這樣突然被來路不明的法定監護人帶走,甚至被強迫服用抗精神病藥物。

如同《詐欺女王》中的描述,法官多半與這些專業的法定監護人關係良好,一次聽審短則三十秒,長則十分鐘,無辜老人在本人未出庭的情況就這樣遭到「出賣」。

可能有人會提出,「養兒防老」的觀念似乎派上用場,但正如《詐欺女王》的描繪,如果法官認定當事人的子女不夠積極照顧,也是無力回天。

《詐欺女王》的確將整套流程以一種較為浮誇、華麗的方式呈現給觀眾,但整體而言,與事實大致相符。

只是身兼編導的J. 布萊克森(J Blakeson)顯然無意拍攝一部中規中矩的、為社會正義發聲的寫實電影,而選擇將整個故事潤飾得更油腔滑調、更「好萊塢」。

瑪拉這回選定的老人偏偏背景不單純,其身分資料都是買來的,後台是俄國黑幫老大。

偏偏瑪拉就是鐵齒,打算硬碰硬,結果惹來一身腥,也鬧出人命。制度面的討論忽然轉移,成了兩強相爭的「芭樂」戲碼,極度脫離寫實,卻也不能否認、的確深具娛樂效果。

一般而言,好的電影總是能適時給出問號,給予觀眾時間思索,並設身處地,但《詐欺女王》丟出的盡是極端情境與極端角色,是一部以驚嘆號組成的電影,倒也自成一格。

圖片
《詐欺女王》劇照。(圖片來源/采昌國際多媒體)

作為一部不燒腦的好萊塢電影,本片的一切設計都實屬到位。但坦白說,故事走向更像是在證明女人可以比男人更為優越,反倒與「監護詐騙」的故事主軸漸漸脫勾。

雖然故事恐怕不及一流水平,但表演卻處在頂標。羅莎蒙.派克(Rosamund Pike)的詮釋無比驚人,沒人能比她貪婪得更優雅。其氣焰確實讓觀者恨之入骨,卻也令人著迷,令人想起她當年在《控制 Gone Girl》(2014)之中病態而偏執的演出。

正如這部片一樣,其表演也不是寫實的,但在臉譜化的角色預設下,她仍兀自創造出了自己的角色生命力。

導演:J. 布萊克森(J Blakeson)

(註1):目前在台灣版Netflix已經找不到這一集的存在,疑似是遭到官方撤下,原因不明。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