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時事

High媽。心理師|15 項問題檢測你與伴侶間的關係,避免年節姻親衝突、過個好年

對我們做伴侶諮商的心理師來說,過年前是旺季,常常會有突然需要加約的伴侶。

本來就因為姻親相處的衝突而來的,那當然是不在話下。也有些主訴雖不是姻親相處,但因為兩個人平常就容易有衝突,到了回婆家、回娘家的這些節骨眼,就特別動輒得咎。

我自己感到最心疼的,通常是那些主訴是要離婚的伴侶,有些是一方要離、一方不離,有些是正在離婚官司中,他們在這種時候通常也不回婆家、也不回娘家了,但是卡著小孩哪時候該去哪、怎麼交接,小孩又怎麼消化兩邊大人有時說出來的不成熟的話。

圖片
每年過年前,對夫妻、伴侶感情而言是另項挑戰。(圖片來源/PIXABAY)

總之,年節是個多事之秋。你家呢?

其實過年,回「家」、「團聚」,我們的內在都有一個部分,想自在地當孩子。  可以耍賴、感覺被照顧、享受放鬆、創造回憶或者是溫習回憶,最好的情況是,我的另一半也可以跟我一起共享這些,而且被滋養的程度與我相當。

但實際上的情況是,這樣與彼此原生家庭突然密集共渡的生活安排,因為它不是一種常態,它必然或多或少會帶來壓力。

在壓力底下你可能有需要耐受的時候,你可能有需要抗議的時候,不管是什麼,親密關係的微妙之處,在於這些耐受或是抗議底下,重點並不是需要找到一種完美的解法,因為很多事情沒有所謂解決,尤其牽扯到原生家庭,(你認真想想你自己都不一定改變得了你的爸媽了,對方拿他自己的爸媽也是差不多的),當伴侶卡在要找到一個「解法」的時候,下場有時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變成僵局。

我的經驗裡,真正的重點是:我們要在跟對方的家人相處的時候,從自己伴侶的身上獲得安全感!

我們只要感覺得到對方跟自己是同一陣線了,很多時候事情怎麼處理,就有很多彈性。 

婚姻治療專家Sue Johnson(2009)有一份簡單的檢測,總共15個問題,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素材,可以提供我們在過年前自己想一想,或者是和另一半一起做,然後對一下彼此的答案,順便聊一聊,當作是過年前先鞏固親密關係安全感的機會,也可以作為我們在無解的難題中,殺出第三條雙贏之路的某種指南。

怎麼用這15個問題呢?

第一部分:想一想,整體而言,你認為「你們是否能安全地將感情投入在彼此身上呢」?

  1. 我能很⾃在地親近他/她,並信任他/她。(是)或(否)
  2. 我可以毫無保留地向他吐露心事。(是)或(否)
  3. 即使不在彼此身邊,我仍對我們的感情很有信⼼。(是)或(否)
  4. 無論是我的喜悅、悲傷或恐懼,我知道他全都在乎。 (是)或(否)
  5. 我的安全感足以讓我在他/她身上投入感情而不怕受傷。 (是)或(否)

這五個問題,是最關鍵的。它檢測關係的整體「安全感」是否已經蕩然無存,也幫助你評估關係需不需要專業協助。 

如果這五個問題的答案都是「是」,而且雙方都是,那麼你們有很好的韌性可以面對過年,即便是分開過年,你也不用擔憂另一半是不是跟他的家人單獨相處了幾天以後,回來對你的態度就變了,跟他的家人一鼻孔出氣,對你攻擊、防衛或疏離。 

如果你們其中一方很多答案是「是」,但另一方在這個部分的答案很多是「否」,很可能都是「否」的那一方,曾經因為另一方說過的話、或做過的事情,而在心裡留下了親密關係的創傷,得回頭好好地談一談這個受傷的事件,修復傷口,才能恢復安全感。

假如雙方都有很多的「否」,那麼你們在跟對方溝通事情的時候,可能經常感到不安全,怕在溝通中會受傷。在我的經驗中,這部分的答案如果多數是否,那麼接下來的10個問題,答案通常也不會太好,你們有可能需要專業幫助。

第二部分:當你跟對方回他家的時候,伴侶是否容易親近

  1. 我很容易就能得到他的注意力。(是)或(否)
  2. 我們很容易心靈相通。(是)或(否)
  3. 我的伴侶會讓我知道我在他/她⼼中位居第一。(是)或(否)
  4. 我在這段感情中不覺得孤單或者被拒於門外。(是)或(否)
  5. 我能和他/她分享最深的感受,他/她會傾聽。 (是)或(否)

這五個問題,檢測的是你和伴侶在壓力的情境中,可以相互親近的程度,也就是「親近性」。 

放在過年的情境裡,指的就是當我們和另一半的家人相處時,如果這個相處是有壓力的,我們會希望自己很容易就得到另一半的注意力、他會知道什麼樣的情況我可能會不開心/可能會比較自在、他在那個空間會有一些暗號,讓我知道自己在他的心中是第一、我在那個空間不會覺得孤單或是被排除在外,還有只要我需要跟他說話,他都會願意花時間聽我說一說。

當這些項目被滿足的時候,即使是跟對方的家人相處並不自在,你還是會感受到另一半跟你並肩作戰,跟你很親近,不會輕易地丟下你不管,這有時就足以讓你增加更多的耐受性。 

如果你只有自己做這份檢測,那你可以想一想,哪一個描述對我來說很重要,我的另一半知道嗎?他做些什麼,才能讓我待在他家的時候,感受到他跟我之間是很親近的。

如果你們一起做,討論的時候發現,雙方在這個部分的答案很多都是「是」,那表示你們其實蠻在乎對方、蠻願意努力、而且不用太費力就有機會可以好好地聊聊天,所以你們唯一需要解決的問題,可能只是如何讓自己除了有意願「給」之外,給出的東西還真正地能夠「中正紅心」,滿足到對方的需要。 

如果你們兩個,一個很多「是」,一個很多「否」,很有可能在溝通或是親密感的滿足上,兩人並不平衡,只有一方可以很滿足地感受到對方很在乎自己、不會拒絕自己、樂意滿足自己、樂意敞開與給予,可是另外一方卻經常有匱乏感,覺得被拒於門外、寂寞孤單、感受不到愛。

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是收得多、給得少的那一方,要想辦法多做一些努力,減少另一半的不平衡感,你的努力將會是你們關係改善的關鍵。 

如果你是給得多、收得少的那一方,你也可以進一步想想,自己通常用什麼方式去向對方要愛。假使你要愛的方式非常有攻擊性,那麼你會把對方推得更遠,不會得到你要的。

同時你也要觀察你要愛之後,對方的反應,如果對方容易沉默、辯解、暴怒,你越努力情況越糟,就是在告訴你,你們可能也會需要一些專業的幫助。  

第三部分:談論與過年有關的事情時,伴侶是否會回應你

  1. 如果我需要情感的慰藉,他/她會陪在我⾝邊。(是)或(否)
  2. 當我需要他來到身邊,我的伴侶會回應我發出的訊號。(是)或(否)
  3. 焦慮不安時,我知道⾃⼰可以倚靠他/她。(是)或(否)
  4. 即使吵架或意⾒不合,我仍知道我對他/她⽽⾔很重要,也知道我們終究會和好。(是)或(否)
  5. 如果我需要確認自己在他/她心目中的地位,我知道他/她可以給我保證。 (是)或(否)

這幾個項目,主要是評估當你們試著回應對方的時候,能不能真正有效滿足到對方,也就是「回應性」。

在回家過年前和過完年後,尤其重要,當我們在為了即將到來的姻親相處而感到焦慮,或者是相處完以後因為感受不好而生氣或難過,這些都是情緒。  

當我有與過年相關的焦慮、不滿或是傷心等等情緒出現,需要安慰的時候,有把握另一半會陪在我身邊、回應我發出的情緒訊號,不安時可以讓我倚靠、吵架過後會和好、想要確認自己重不重要的時候會得到保證。  

這些,也都有助於兩個人在回家前先建立足夠的安全感,以及過完年後,修復安全感。若是多數可以被滿足的話,過年僵局逆轉勝,也不無可能!

過年,其實就那幾天,終究是會曲終人散,回到生活常軌士農工商。 

孩子有機會享受到兩邊家庭不同的文化和愛,甚至小孩有時可以因為人數眾多而偶爾丟包一下,有些事情,有點彈性,也就過去了,說不定還別有一番放鬆的滋味。  

重要的是你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時候,握著的那雙手,有沒有讓你安心相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值得,因為你們是一國的。 

參考資料| 劉淑瓊(2009)。蘇珊.強森(Dr. Sue Johnson)著,扭轉夫妻關係的七種對話。張老師文化。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