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國內-社會焦點

朱家安專欄|108課綱改革:與其教三國,不如教中共

  • 更新2021/02/09 18:18
  • 發布2020/09/10 19:38
  • 作者/ 朱家安

108課綱裡古代中國的篇幅減少,引起爭議。有些人擔心歷史課不教三國唐宋,學生會「忘本」。

基於台灣政治的特殊情況,歷史課本的內容成為戰場之一,不管是統派還是獨派陣營裡,都有人希望歷史課助他們一臂之力,讓下一代的價值認同符合他們的期待。

這些願望很實際,但在我看來卻不合理。我認為民主社會應該拒絕用教育來培養認同,以下兩個理由。

108課綱近來引起眾多討論。

第一個理由是,對極端的統派和極端的獨派來說,統獨是兩種互相衝突的價值認同,除非兩岸狀況改變,不太可能有妥協空間或雙贏方案。若允許「統獨認同」成為教育目標之一,每次課綱改革,都注定陷入價值認同的爭論,這種爭論難以說理化解,只能權力鬥爭勝負,帶來的會是對教育品質沒有幫助的內耗。基於類似的理由,現代社會大多有共識,教育不能用來宣傳宗教,像我國《教育基本法》第六條就明文規定學校和宗教保持距離。

反過來說,只有大家達成共識,把「宣傳價值認同」一律從教育目標排除,我們才能把注意力放在真正重要的教育議題上。對於人類未來,教育至關重要,不能成為價值認同的無謂的戰場。

第二個理由是,以形塑人的價值觀和認同為目的來設計國民教育的內容,在我看來,有侵犯自主性的嫌疑:就算小孩是你親生親養,這代表他有義務接受特定的教育,來養成你喜歡的價值觀和認同嗎?國民教育實際上有強迫性,社會要強迫人學東西,必須要有很好的理由,好到能凌駕人不上課的自由。這是為什麼我們不把「鋼普拉組裝(一):無縫與底漆」列入國高中必修。

想要宣傳自己覺得美好的東西給別人知道,這是每個人都有的天性,不管是基督徒、獨派、古文愛好者,還是《黑暗靈魂》遊戲愛好者,都一樣。

然而為了保護教育,社會應該克制自己,不把教育當成宣傳自己覺得美好的東西的管道。反過來說,為了保護大家都能活出自我的自由,社會應該要有雅量,容忍別人持有你不同意的喜好,除非那些喜好妨礙自由權利,或者造成歧視或不公平。

照這些說法,我們不該為了讓下一代成為統派而增加古中國史,也不應該為了讓下一代成為獨派而減少古中國史。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到底有哪些教材內容可以凌駕下一代不上課的自由進入國民教育?我認為當下的政治事實給了相當明確的答案

現代社會大多有共識,教育不能用來宣傳宗教,像我國《教育基本法》第六條就明文規定學校和宗教保持距離。(示意圖來源/unsplash)

首先,我是台灣公民,拿台灣身分證,我有權利在台灣參政和投票,這些權利也讓我有義務成為一個了解台灣的人,我可能不需要成為台灣專家,但我對台灣社會常見議題、族群、弱勢處境應該要有足夠了解,讓我能恪盡監督政府的義務,和其他有參政投票權的人一起協助維持台灣社會的穩定和進展。就此思路,我可能有義務了解曾文水庫,而不是三峽大壩。

再來,就和大部分現代民主社會一樣,台灣的民主轉型,是建立在殖民、屠殺和威權統治上,身為生活在台灣的人,我能享受現代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以及社會當中的建設、文化和資源,都仰賴前人承受的不義和犧牲。這讓包括我在內的台灣公民有責任處理轉型正義議題,償還自己對前人的虧欠。此思路讓我有義務去了解台灣近代史,但不會讓我有義務去了解古中國歷史

我希望上述兩個論點能夠顯示,我們不需要訴諸「台灣人就要有台灣認同」這類價值認同主張,也能說明為什麼國民教育應該加入跟台灣有關的內容。因為這些內容能協助台灣公民恪盡他們參與政治、關心社會的義務。並且,身為享受台灣資源的人,每個台灣公民都虧欠原住民族、政治受難者和其他相關人士,而這份虧欠,則需要好幾代的教育和轉型正義,才有機會償還。

假設性的想想看:如果我出生在中國,而且中國的民主政治運轉正常,我的選票不是廢紙,那我也會有相應的義務去了解中國的各方面,跟其他中國人一起維持民主政治,償還中國對新疆圖博香港的侵略。不過事實上我沒有在中國投票和參與政治的權利,而其他在台灣接受國民教育的人也沒有,這是為什麼你需要其他理由,才能說明我們應該在國民教育當中加入和中國有關的內容。

這種理由存不存在呢?我相信其實也是存在的。中國離台灣很近,彼此有大量貿易往來和文化交流,並且單方面有強烈的侵略台灣的意圖。這提供了足夠理由,讓台灣人應該了解現代和近代中國,以及共產黨政府,以便在國際事務和外交上做出明智決策。畢竟保護自己不受侵略,是維持民主社會運作的前提。

不過,這種理由能支持台灣國民教育教授包含三國唐宋在內的古中國歷史嗎?恐怕還是不行,畢竟拿飛彈對著台灣的人並不是曹操。

擔心歷史課不教三國學生會「忘本」,跟擔心小學生看《國王與國王》會變同性戀,這兩種看法,在我看來,出於同樣的焦慮:有些人很習慣國民教育協助他把別人變成他想要的樣子,不管別人想要的究竟是什麼。社會不一樣了,人可以選擇自己想要成為的未來,除非你的未來妨礙自由權利,或者造成歧視或不公平,我不該妨礙你,也不該強迫你接受教育。

*感謝金城武、JuYa Tsai和賴天恆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更多太報報導
朱家安專欄|護家盟洗腦的手伸進校園
朱家安專欄|為什麼新北教育局不應收回《國王與國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