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Leo專欄|法國總統這一局,擊落親俄份子,揭開「新新冷戰」的序幕

  • 更新2022/04/30 23:39
  • 發布2022/04/30 19:23
  • 作者/ Leo Chu

當地時間4月24日,法國總統大選的選舉結果出爐,由現任者馬克宏擊敗被認為是「極右派」的瑪琳勒朋,成為繼20年前的席哈克以來,首位連任成功的法國總統。於此同時,周邊國家彷彿吃下定心丸一樣,隨著馬克宏的勝選,皆鬆了一口氣。我國總統蔡英文、外交部亦從遙遠的台灣,祝賀馬克宏成功勝選,強調台法關係深厚友好云云。

圖片
馬克宏為20年內連任成功的法國總統。(圖/翻攝ig_emmanuelmacron)

這次的法國總統大選,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與瑪琳勒朋(Marine Le Pen)的差距與上次相比,兩者從相差30多個百分點,到馬克宏這次只領先約17個百分點,顯示瑪琳勒朋頗受法國某一群人的愛戴。綜合選舉期間的種種資訊,瑪琳勒朋像是充滿法國風味的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比起傳統社會菁英和保守派喜歡的政治菁英模樣,瑪琳勒朋表現出的群眾形象以及口號式的政治訴求,與川普相差無幾,她選擇擁抱群眾,鎂光燈前的表演抓住法國某一群類同川普支持者的心。在法國社會走向分歧化的情況下,這類歧異無疑是滋養瑪琳勒朋此類民粹人物的重要養分——儘管她的政策辯論稱不上可圈可點。

俄烏開戰助攻,馬克宏成功連任

今年若無重大政治事件,瑪琳勒朋或有可能被群眾推上總統寶座——不巧的是,俄羅斯單方面侵略烏克蘭的戰爭於2月24日,由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的一聲令下正式展開,瑪琳勒朋的親俄背景成了她角逐法國總統的最大挑戰之一。

德國相當罕見的出言,企圖影響他國內部選舉。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葡萄牙總理柯斯塔(Antonio Costa)和西班牙總理桑傑士(Pedro Sanchez)在法國媒體《世界報》(Le Monde)聯名發聲,強調法國4月24日的決選投票「對我們來說,並非是事不關己的選舉」,「法國正面臨『在一位民主候選人與公開攻擊我們自由和民主的極右翼候選人之間的選擇』」。

三國總理呼籲,希望法國人民選擇一個「民主燈塔」的法國,並意有所指地表示,歐洲各地的民粹主義者和極右翼人士已將普丁視為「意識形態和政治的模範,並呼應他的民族主義主張」。

除德葡西外,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於戰火中,亦不忘質疑「某些人」的親俄立場。畢竟,瑪琳勒朋本身與俄國間的關係,特別是其金源和俄國間的關係,是其說不清也道不明的尷尬問題。

總的來說,法國總統選舉與2020年我國總統大選有相似之處,是選擇代表對抗特定國家以保護自己的一邊,或被主觀認為或客觀事實顯示親近特定政治勢力的另一邊。經由特殊重大的政治事件之加持,法國人民選擇了前者。

英外長演說,一刀劃開西方和中俄

恰巧,就在法國總統選舉後四天,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4月28日發表名為「重返地緣政治」(The Return of Geopolitics)的外交政策演說。這份演說是否會在日後被認為猶如已故的英相邱吉爾「鐵幕演說」關鍵,得看未來國際局勢發展而定,但該演說內容確實一刀劃開西方和中俄,「自由民主」對決「侵略威權」的分野,並批判二戰後的國際架構不足以嚇阻侵略,需藉強化集體防衛、強化經濟安全、深化全球聯盟重塑全球架構,北約亦應成為「全球性的北約」。

圖片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發表演說,認為北約應成為「全球性的北約」。(圖/翻攝twitter_Liz Truss)

法國選舉、英國演說,看似兩件獨立事件,實則相互連動,或多或少有著牽動彼此的千絲萬縷,當這股民主抗威權之風吹到亞太,2020年對於特定政治勢力相當不安和不信任的情況,於台灣或許將再次發生。法國總統這一局,馬克宏擊落親俄份子的當下,或將當即揭開「新新冷戰」的序幕。(編按:筆者形容中美對抗為「新冷戰」,但不同於過去美蘇冷戰的型態,兩國經貿仍有交流與合作;烏克蘭遭到入侵則為「新新冷戰」,歐美在制裁俄羅斯的態度展現高度一致。)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