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時事 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國內-政治 地方新聞-離島

王立第二戰研所|金廈大橋的造夢者與從未消失的一群人

近日,台北市長柯文哲一席「金廈大橋」論,不僅坐實泛綠支持者投共的指控,也把淺藍的隱性支持者嚇一跳,更讓民眾黨自己的鐵桿柯粉驚嚇莫名。這從一開始想衝一波熱度來墊高年底卸任後的出路,結果自己人都把討論串刪光光可以看出,金廈大橋到底有多不討喜。

筆者不擬批評柯市長到底心中所想為何,倒是金廈大橋這個議題可以好好來談談。

圖片
民眾黨主席的台北市長柯文哲18日到金門主持民眾黨服務處開幕典禮,並拜會縣長楊鎮浯,而柯文哲在接受當地電視台專訪時,提起興建「金廈大橋」惹議。中央社

武統與和統的流動:鷹廈鐵路與金廈大橋

首先,金廈大橋到底是怎樣的概念?從台灣的角度來看,我們看到的或許是金門民眾有現實的民生需求跟經貿考量,但從中國的角度來看,可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這要從中共建政後,加強統治力道開始談起。

統治首重交通,沒有便捷的交通網,中央政權是很難透過軍政力量去實際控制一個地區。福建的核心地區背山面海,從其他地方通往此地需要經過地形崎嶇的武夷山脈,在陸路交通不便的時代,福建經常是中原政權最後才考慮征服的地區,征服之後也經常統而不治。

對於中共而言,如果沒有完善的鐵路網,就沒有良好的後勤,別說是進攻台灣,連控制福建都很成問題。中共控制福建的第一步就是鷹廈鐵路。鷹廈鐵路在1954年開工、1957年竣工,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負責興建,並定位為戰備道。透過綿延數百公里的鐵路,中共得以將統治力量深入閩南,並使得駐紮在廈門周邊的軍隊得到後勤支持,成為「進攻金門的最後一哩路」。

金廈大橋某種程度作為鷹廈鐵路的延伸,就是中共控制閩南地區的最後一塊拼圖,也是統一台灣的第一步,其軍事與政治意義絕不容小覷。不過,真正在政治上推動金廈大橋,是中國改革開放後才可行的辦法,尤其在陳水扁任內,當作以經逼政的手段,慢慢浮出檯面。

小三通的造夢者們─光彩與致公

早期,推動者為台灣光彩促進會,其上司即為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統戰部的下轄單位,先在金門當地拜會有力人士,以經濟利益、公共建設開發當作誘餌,促使金門縣政府「主動提出金嶝大橋構想」。目的即在於對外宣示,金廈大橋的概念是台灣方面先提出,並非中國刻意操作的統戰伎倆,來混淆台灣人的認知。

但這些水面下的行動,終究在2018後開始不演了,關鍵就在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就積極展開兩岸小三通,將兩岸經濟合作發大財的選戰主軸落實到政策上。結果是一連串烏龍,先被爆料高雄旗津並未在中國小三通名單內,時任觀光局長的潘恆旭跟立委黃昭順先後道歉,新聞後來也沒追,此事不了了之。

意外嗎?高雄小三通的旗津通到哪?溫州,巧的是台灣光彩促進會的事業也都在溫州。力推高雄小三通的還是光彩,一路走到韓國瑜被罷免,我們不僅看到光彩重疊的身影,更可以看到另一個要角,台灣致公黨。

致公黨在台灣幾乎不見光,只知道是統派團體,成立全民幸福政黨大聯盟,強調的都是經濟發展優於政治。巧的是,致公黨的主席跟洪門五聖山關係良好,這五聖山又是什麼?2016年洪秀柱參選,後來被換柱事件,各位應該沒忘記,五聖山就是力挺柱柱姐選到底,被認為是台灣統派團體之一。

上述團體在台灣都是小眾,卻對金門發展念念不忘,對於金廈大橋有的力推,有的支持。

人走茶涼與柯文哲的嘴

當然,筆者想說的是,很巧的是在2020年大選前,反滲透法在立院確定會過關,以及蔡英文連任聲勢幾乎底定後,光彩系統在台灣幾乎都解散了,致公黨甚至連在中國都傳出被調查的消息,真可謂狡兔死走狗烹。

說這麼多,跟柯文哲市長談金廈大橋到底有何關聯?

很簡單,金廈大橋在台灣人之間,根本是不重要的小事,甚至在金門當地,熱中於此道的都是當年光彩促進會有聯繫的相關人。而在台灣,知道金廈大橋是票房毒藥的人遍佈國民黨,就算統派團體也知道這議題最好別說。

所以,這麼小眾的議題,為何柯市長說的一派輕鬆,其邏輯就跟韓國瑜當初的高雄小三通如出一轍?

團體是解散了,但可沒看到任何一個人被反滲透法起訴過,這些人去哪?現在又在忙什麼?好問題。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