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國內-政治

張宇韶專欄|許勝雄爭議不斷,擔任海基會代理董事長欠缺正當性

  • 更新2022/03/04 17:07
  • 發布2022/03/04 16:43
  • 作者/ 張宇韶

根據週刊媒體報導指出,海基會代理董事長兼金寶電子公司董事長許勝雄,涉嫌利用人頭盜領員工認股權證。爆料者稱,早在2014年許勝雄董事長便已經利用人頭,認購3千張金寶的員工認股權證,2019年又再找員工充當人頭,認購3,201張,兩次總共認購6,201張員工認股權證。

圖片
根據週刊媒體報導指出,金寶電子公司董事長許勝雄,涉嫌利用人頭盜領員工認股權證。(圖/取自金寶電子官網)

許勝雄利用人頭冒領員工股,非單一事件

依照現行公司法規定,「員工認股權證」是「員工」得依約定價格認購特定數量之公司股份。從法律、道理上來說,許勝雄身為金寶集團董事長,當然不能以員工身份參與認購金寶的員工認股權證,不客氣說,這種行為更擺明就是「鳩佔鵲巢」的行徑,情理法三個層面都說不過去。

然而許董利用人頭冒領並非單一事件。經查,早在去年21年就有週刊和立委揭露,許勝雄虛設泰金寶電通公司(金寶電子的孫公司)策略長職務,讓其獨子許介立虛掛,藉此讓許介立以「員工」身份認購金寶的庫藏股共6,257張。但許介立另身兼康舒科技總經理和泰金寶科技公司(完全控股泰金寶電通公司)副董事長,表示其身份是資方、董事會,依法應不能認購員工庫藏股,其從中低買高賣的價差至少2,900萬元,顯然明顯違法,金管會也對此要求徹查。

代理海基會董座一職,能否捍衛民主之價值

這兩起事件不單是金寶的股東權益問題,許勝雄董事長自2020年8月起代理海基會董事長一職。該職務涉及兩岸經濟、社會、文化之交流,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假使許勝雄董事長在面對私益時,沒有做好利益迴避,甚至引發特別背信之爭議。我們又怎能相信他在公共事務以及兩岸交流事務上,能夠堅定捍衛我們民主誠信之價值?

另一方面,海基會向來是政府在兩岸經濟與民間交流扮演重要的角色,其實也體現官方在當下兩岸關係的基本立場。許勝雄目前貴為海基會代理董事長,但是從許先生過去的言行觀察,實在和民進黨在兩岸關係中的立場全然衝突。

許勝雄全盤接受馬英九政府對於服貿的內容,然而這恰是彼時太陽花學運所反對的標的。太陽花世代所接受的政治社會化內涵,多為民主化之後發展出來的新世界觀、國際觀與歷史觀。有別於國民黨威權時期的黨化與意識形態教育,新的公民與社會價值,建立在民主人權、多元文化、本土意識,以及國際關係的整體結構中。從社會氛圍來看,台灣的公民社會內涵,在太陽花學運後已經走向一個新的里程碑。

許勝雄讚揚中國一帶一路的政經意義,但他忽視了這是中國在政經秩序上意圖改變現狀,點燃美中經貿大戰的起點。習近平提出「中國製造2025」的野心,引發華府與西方世界反制,他早已設定好一個沒有西方全球化的現代化模式,亦即靠中國內需市場與一帶一路相互結合的雙循環或新的紅色供應鏈。民進黨政府近年來在兩岸經貿中的政策立場,不就是要掙脫紅色供應鏈的桎梏與依賴,如此才能在新的全球分工中取得核心的地位?

台灣是民主社會,自然尊重所有人的政治立場與言論自由,許董事長的政治價值自然與國民黨較為接近,對於兩岸經貿關係的發展也選擇較為親近北京的立場,商人本來就有自己的佈局,有如生命自己會找到出路,面對昔日言行與當下的法律爭議,似乎不適合擔任海基會董座的位子。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