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莫羽靜專欄|面對恐攻威脅,我們能做些什麼?

  • 更新2022/05/31 11:41
  • 發布2022/05/31 10:08
  • 作者/ 莫羽静

位於美國加州拉古納伍茲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日前遭遇孤狼式恐攻槍擊,四十多名教眾正在進行聚會時,潛伏其中的兇嫌趁機持槍朝眾人開火,台裔美籍醫師鄭達志與教眾,合力制伏兇嫌,不幸多人中槍,鄭達志醫師身中三槍不幸過世,這起槍擊案,震驚台美人社群與台灣民眾,美國警方也將此案定調為「仇恨犯罪」,並依多項謀殺罪起訴。

圖片
台裔美籍醫師鄭達志,不幸於南加州槍擊事件中喪命。(圖/翻攝South Coast MedicalGroup網站)

事後台灣長老教會為鄭醫師舉行哀悼會,接獲不明人士的恐嚇電話揚言炸掉總會大樓。過去在台親中組織,曾多次與相反立場者發生口角與肢體衝突,但尚未演變至仇殺案。在發生南加州槍擊殺人案之後,在美國的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認為要將兇嫌所處的組織視為「恐怖組織」,台灣社群內部也出現呼籲政府清查在台統派組織的聲音。筆者認為,台灣是戰爭風險相對高的地區,應對政治衝突越發激化的現況,在一般民眾的民防教育中,增加反恐相關的課程與知識。

恐怖主義攻擊的形式

恐怖攻擊相對於戰爭來說,是一個新興的攻擊形式,並沒有太多悠久的歷史,發生頻率一直到近30年才開始白熱化,反恐才成為全球新興問題之一,恐怖攻擊活動的目的,主要以製造大量傷亡來影響社會動盪,訴求大多是宗教或政治目的,可以視為是戰爭的延伸,甚至可能是侵略戰爭的前哨戰,屬於較極端的非對稱作戰。

以攻擊的設備來區分,可以分為爆裂物、生化武器、槍械、交通工具衝撞,甚至複合式的攻擊也時常發生,但由於各國飛航安檢越趨嚴格,近年來更常發生的則是以孤狼形式犯案的槍械、刀械、衝撞攻擊。

孤狼型恐攻(lone-wolf terrorist)不一定跟恐攻組織有密切往來,更多的是透過感召式的網路宣傳戰,或者利用種族衝突、性別衝突、政治衝突的矛盾,激化個人進行攻擊,主要特色是兇嫌往往有在心理上,支持特定激進組織或意識形態,不直接與該團體聯繫,而是獨自進行攻擊行動,諸如紐西蘭基督城屠殺、德州小學屠殺、還有這次的長老教會襲擊事件,均是這種類型,也由於大多沒有跟恐攻組織聯繫,因此難以預防或事先發現。

從作案者的動機來源來區分,則可分成本土恐怖主義、受訓返國型、網路感召型、孤狼恐怖主義,本土恐怖主義是指本國人與境外激進組織勾結,進而在本國發動攻擊,是911反恐戰爭爆發後所衍生的類型;受訓返國型則是在境外受到恐怖組織培訓,尤其中東恐怖主義組織,大多在當地有組織性的宗教、教育、慈善機構,有計畫性的培養訓練境外人士返國協助恐攻;網路感召則是近年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透過網路宣傳心理戰,將殺戮行銷成邀約,促使境外人士前往當地受訓,或是在本土進行組織性或孤狼形的恐攻。

圖片
近期發生的德州小學槍擊案、長老教會襲擊事件,皆為孤狼式罪犯。(示意圖/Adobe stock)

從民防上該如何對抗孤狼恐攻

大多數恐攻都難以事先預防,但有培養特定習慣則可以有效警覺,甚至進一步協助減害或倖免於難,首先是日常「基線(Baseline)」的建立與觀察,多觀察生活周遭反覆出現的人、事、物,大到社區的警衛、打掃阿姨、熟悉的店家,小到居家物品的擺放,透過記憶相似性或自行刻意塑造的規則或順序,就能提早察覺身邊不符基線的「異常」,進而對「異常」警覺,往往可以有效的發現危機,例如不明車輛的進入社區、不該存在某地的廢棄物、河邊圳溝或空氣中的不明異味,這些都是嗅出危險味道,訓練迴避危機的警覺性。

日本自衛隊安全教官的恐攻避難準則指出,如果遭遇到攻擊,必須緊記 R、H、F三原則,缺乏武力的平民,最有效的避免受害,就是「RUN」逃跑,即刻遠離危險;如果無法逃離的下個選項則是「Hide」隱藏起來,避免被攻擊者發現,尤其是躲藏在水泥牆圍繞的場景,在面對爆炸或槍擊都一定程度可以避免致命傷,同時要記得關閉手機,以免引起施襲者注意;最後如果前兩個選項都無法執行的時候,只能盡力反抗,攻擊型態要採取立刻能讓人無法反擊的選項,例如擊暈頭部、攻擊後頸、攻擊眼部等等,以讓對方喪失攻擊能力為目的,尤其是在面對持槍者,這個準則尤其重要。

平時也能採購具有Kevlar材質的背包或衣物,能有效抵禦一定程度的刀刃穿刺攻擊,尤其Kevlar材質輕便,本身也是許多登山用品常見的材質,並不像防彈衣笨重,許多機車防摔衣也都是類似材質,可以兼具日常衣物與安全防身,雖然恐怖攻擊難以預料,但透過基線的建立、RHF三原則,還有改變部分隨身物品與衣物的材質,可以讓我們在面臨危險時,更有餘裕的逃離危險。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