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莫羽靜專欄|那些年我們所遇到的選舉漚步

  • 更新2022/08/08 11:19
  • 發布2022/08/08 11:00
  • 作者/ 莫羽静

隨著今年底的2022九合一選舉時程逐漸接近,各方候選人也開始動員,社群媒體上也開始飄出煙硝味,今年首先最受到注目的,出乎大家意料之外,戰場首先落在桃園、新竹兩市的市長選情,在野黨們均積極砲轟「論文門」與「新竹球場」,其中也傳出不少被認為是抹黑的選舉漚步和行銷公司操作的痕跡,而選舉過程中,到底會有那些漚步呢? 

圖片
政治人物使用未署名的抹黑的輿論戰,混淆選民的判斷。示意圖。取自adobe stock

抹黑的輿論戰

傳統黑函,即是抹黑的一種手段,透過發放未署名的文宣,以指控或不當質疑的方式,對候選人政策或操守,甚至是私德進行攻擊。性質上,與選舉期間候選人之間互相質疑的文宣不同,質疑錯誤或烏龍爆料,會讓質疑者受到反作用力,而黑函本身是憑空放話,就算澄清成功也不會導致對方受損,大量的黑函放話,則會讓敵對候選人疲於澄清。

數位黑函,可以說是傳統抹黑的變體,主要載體是網路,與傳統媒體的放話不同在於,網路具有社群互動性,甚至可以驅使義勇軍協力進行辯駁,傷害力遠勝於傳統黑函,甚至在新舊媒體的演化下,可以透過PTT或特定陣營KOL進行放話,再由對其陣營友善的傳統新聞媒體撰寫報導,透過新聞台或新聞粉專放送,形成新的議題輿論戰,而這類操作變化速度非常快速,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甚至有時因為操作不當,瞬間就會輿論逆轉,傷及己方俗稱「迴力鏢」。

耳語,是一種接近於抹黑的形式,但不一定具有抹黑的本質,形式除了偽裝成小道消息的抹黑外,還有就是利用錯誤的資訊造成錯誤的判斷與糾紛,許多人會直接將耳語定義為「造謠」的謠言戰,更嚴格一點來說,最早是一種藉由口耳之間傳遞錯誤的資訊,來達成某些目的方式。因為科技的進步,也不一定只局限於口耳之間,比較明確的分辨方法就是,耳語戰不會出現在可以直接被公開搜尋的頁面,或者是任何公開的媒體報導,目前大多出現在LINE群組或口耳傳遞之間。

惡意分票策略

惡意分票的重點不在於分票,而在於「惡意」,經常發生於在立委、縣市長等在特定選區勢均力敵,或相對艱困的選區,刻意產生三跤㧣的場合,導致價值觀相近的兩組候選人必然落選,但「惡意」與否可能還要看各自所屬陣營的認知。

以2018年底的台北市長選舉來說,民進黨打破白綠合作推出姚文智,在民進黨支持者的眼中是捍衛台派價值的三跤㧣,在柯文哲與其支持者眼中,則是惡意分票,其後該陣營開始針對性不求勝選的惡意提名,意圖讓民進黨候選人落選,就結果論來看,其分票效果似乎不如預期,在地區選舉反倒是成功吸納淺藍票源,讓多名泛綠區域立委當選,但在不分區政黨票中,分得不少原本屬於民進黨的中間選民支持。

圖片
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推出姚文智參選,柯文哲支持者認為此做法是惡意分票。翻攝自維基百科

惡意的反向操作

許多會擾民或者被認為是負面的選舉策略,很多時候都會有反向的操作空間,過去比較常見的案例是,刻意在擾民的時間,假借對手名義,發動宣傳車和拜票電話造成選民反感,甚至可以進一步的再批判對手擾民,爭取曝光。又或者是假藉對手相同陣營候選名義,發動內鬥的黑函文宣,也有委託敵營候選人來攻擊相同選區的同黨候選人,也有所謂的計中計,我自己找人攻擊我自己,再對外指控對手惡意攻擊,爭取傳統媒體的採訪曝光度

網路社群世代的興起,網路形象的經營也成了候選人的新興學問,同樣的選舉策略也不斷地再進化,從過去造假文宣演化而來,現在也時有政治人物,開記者會控訴敵對勢力負面攻擊,但提出的負面攻擊證據,卻幾乎沒有在網路上流傳過,提出的負面證據也違反社群媒體的審查機制,理論上不可能在網路上流通,實際上這就是一種我抹黑我自己,然後說是敵營抹黑的反向操作。

也有人採取偽造敵方文宣,誘使敵對陣營支持者轉傳,再利用社群規定進行檢舉導致停權,藉此癱瘓敵方輿論社群的運作。各式各樣的選舉漚步隨著每次的選舉與公投案推陳出新,不禁令人思考,這樣的選舉勝負是民主價值的辯駁,還是行銷公司之間的戰爭勝敗。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