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王立第二戰研所|裴洛西離台後,台灣人應如何應對中國資訊戰?

美國眾議院院長裴洛西來台訪問,中國在確定之後宣布8月4日開始軍演,軍演區域超過96年台海危機,甚至有侵入台灣領海範圍。而在裴洛西離台前往東北亞後,後續將會有何發展?

圖片
美國眾議院院長裴洛西8月3、4日旋風式來台訪問。取自外交部臉書

雷聲大雨點小的可能較高。

理由是從軍事角度看,相較96年台海危機便知,中國此次軍演毫無準備。當年中國從知道李登輝訪問康乃爾大學,開始集結解放軍,規模達到足以發起進攻金馬外島,而外交軍事雙管齊下,仍確定無法阻止訪美行後,才依計畫軍演。此次中國自認對美運作充足,驟然提高文攻層次,事前三軍活動並無異常暴增,在議長確定抵台後,除非延長軍演時間,做更進一步準備,不然能做的事情並不多。

亦即軍演雷聲大雨點小,但對台後續採資訊戰處理,前日已經有出現針對台鐵與連鎖超商的駭客攻擊,應是前菜,這種做法過於粗糙,就中國來講反失台灣民心,屬於得不償失的做法。

最有效也是最可能的做法,是「放大」負面效應。

國際關係沒有全贏或全輸,裴洛西來台必定有正負不等的效應,要讓台灣內部對台美關係產生疑慮,只要開始在媒體放大負面效應即可。例如:逮捕在中國的台獨分子,表達有實際能力反制; 將台灣商品被阻擋入中一一條列,訪問各行各業受損者,宣揚抗中將對經濟不利的證明; 找各國新聞轉譯,對裴洛西來台論述,每個國家都會有不同立場的媒體,找不利的在台灣內部狂推,型塑世界各國都持反面印象。

台灣人的媒體來源不多,也不會每天找各國新聞去比對,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下,一般人很快就會將此次來訪視作對台不利的結果。

再過幾天,中國軍演結束,就有更多新聞可做。

若如專家所料,發射彈道飛彈越過台灣上方太空處,落入東部海域。那麼可以大肆宣揚,台灣對彈道飛彈毫無辦法; 戰機繞台次數變多,把台灣謹慎以對的行為,解釋成沒有阻止能力; 軍艦在公海上繞行,使附近商船繞道,解釋成封鎖有效。

配合媒體操作,台灣就變成任人宰割的羔羊,一丁點的應對辦法都沒。

但是,台灣人從96年台海危機後,可說每幾年就要被威脅一次,早就習慣了。加上歷年選舉,很清楚會完全吃中國宣傳人數正在下降,若不能從現有執政黨中,用恐懼促成分裂,達到破壞內部的效果。那在這情況下,文攻武赫只是徒具形式,邊際效應將會降低到幾乎零。

畢竟,你恐嚇一群早就被嚇死的人,有何用處?

就資訊戰角度來說,操作恐懼論不如製造疑美論。這方法很多,就像雷根號航空母艦正在周邊,如果中國軍演期間就離開,可說美國怕到跑了; 如果靠近但沒做什麼,就說美國只能用看的,沒有阻止能力; 若還真的做些什麼,改罵台灣政府是美國傀儡。

另一個辦法,是建立台灣政府無能又無知印象。就國家層面來說,面對中國軍演,不可能秀18套劇本,每套劇本皆公布上網,鉅細靡遺條列反制作法。就算國安單位已有準備,國軍相關因應措施都有,在媒體上依然必須三緘其口。即便軍演過程,國軍做了些什麼,讓解放軍不能做什麼,或得到重要數據,基於國防保密原則,也都不能說。

要製造國軍無能形象太簡單了,解放軍若只是在公海上繞行,沒有進入領海領空,演習規模又遠遠不夠發起對台突襲,那國軍豈能先行開火。所以媒體標題,出港是找死、沒出港是怕死,何愁沒題材發揮。

倘若還是無法影響台灣民意,那麼就散播台灣政府與國安單位「毫無作為」、「驚心膽顫」、「顧此失彼」,反正此時政府只能啞巴吃黃蓮,出來說什麼都不對。嚴格說來,這也不過是中國過去20多年,慣常的對台手法罷了。

要如何預防?

坦白說,現在狀況已非預防,資訊戰的副作用之一,就是促使攻擊對象內部分裂,而在台灣早就造成訊息來源分眾。也就是想透過資訊戰去放大效應,真會被嚇到本就天天被中國恐嚇; 等著看笑話的就不會去看; 沒感覺的根本什麼都不看。

加上台灣早就社會多元化,消息管道多樣化,單一媒體壟斷能力下降,人人都有自己判斷基礎。想要藉由資訊戰放大武嚇效應,中國除非將軍演延長、擴大,大到看起來玩真的,緊張情勢遠超96危機,不然只會出現小琉球賞煙火民眾。

太過緊張,被嚇到驚慌失措是很糟糕,但完全不緊張也不大對,對台灣來說,重新縫合被分流的民眾,驅逐假訊息,找回民眾對消息的信心,恐怕更重要些。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