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國內-政治

張宇韶專欄|不要用「還人情」作為情緒勒索,替家族派系政治擦脂抹粉

雖然大家都有政治立場,有時候為自己的政黨或候選人的辯護天經地義,但是不是先檢證一下這論述的品質與邏輯,免得落得拿磚頭砸自己腳的結果?

日前在某政論節目中,主持人與雲林某無黨籍議員進行連線,我對這人的說法非常不滿且嗤之以鼻,因為他把「基層選服」與「地方家族派系政治」這兩件事混為一談,然後倒果為因試圖替顏清標家族的行為開脫辯解。

這位議員宣稱許多外地人不了解鄉下選舉的意義,因為裡面充滿了濃厚的人情味,從出生到死或是生活各項所需都是在地政治人物提供的服務,從清水溝、收垃圾、修路燈一直到找工作或是喬病房欠的都是「別人的人情」,所以當這些人與子弟出來選的時候「還人情」是人之常情。

言下之意,外來的人無法融入這種封建父權主義的政治文化,唯有在地家族才能不斷延續這種特殊性的服務內容,選服不是選民應得的公共財,而是別人施捨的恩情。

圖片
選民服務是民意代表的天職。(圖片來源/Pixabay)

不客氣地說,作爲民意代表為民服務本來就是基本動作,這種天職本來就沒有藍綠、地域或城鄉的差異,但是這位仁兄不僅把這些內容視為天大的恩賜,然後再來把這種地方派系「扈從恩庇」的本質吹捧的如此神聖,實在令人作嘔。

這種托辭只是模糊焦點,我自己外公徐振昆當過兩屆大林鎮長與兩任嘉義縣議員,這個鎮上許多鎮民,包含我自己的父親都是他當大林國小老師的學生,外公第一次參選鎮長時,除了自己莊的里長伯與親戚義無反顧輔選外,其他多半都是自己學生自動幫忙拉票。試問,他退休後有叫我們哪一個家人參選,然後把這些服務當成家族事業在經營嗎?

這位議員所說的給鄉親服務,自己外公那一點沒做過?這些事都是一個地方政治人物最基本的工作,更別說他把所有公職薪水捐出來給清寒學生當獎學金,每個大林人永遠都記得徐老鎮長,他過世的時候有不少鄉親好友向我致意,許多公僕發自內心替鄉親服務而且不求回饋,在這位議員眼中就變成理所當然的「還人情」?

諷刺的是,難道我們家就有做砂石瀝青與搞營建包工程、當某宮廟董事長22年搞兩岸宗教統戰、在地一直傳宗接代選鎮長議員、養一大堆農會水利會樁腳、或者欠銀行錢一直不還,甚至霸佔別人土地?

我很不客氣說,不要把你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事貼在別人身上,這種說法很薄弱,根本是幫那些惡形惡狀的地方派系的行徑給除罪化。

國民黨發言人在一些節目中呼籲大家搞清楚狀況,搞清楚候選人是顏寬恆而非顏清標,但是大家都清楚,面對這個龐大的家族政治系統,豈能不把顏家視為一個整體結構來思考?或者說,把顏清標、台中海線黑派、鎮瀾宮抽離後,顏寬恆究竟還剩什麼,答案不言而喻。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