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國內-政治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從國民黨的過去看未來

國民黨的過去是什麼?泛綠的朋友可能想到一大堆負面名詞,筆者身為深藍家庭出身者,來談一下這個過去到底建築在哪些價值上,而這些價值現在到底被繼承到哪,滲透到哪裡。

我們深藍家庭從小到大的價值觀,可以說在過去兩年內徹底被瓦解,這個價值觀綜合很多東西,但整合起來可以稱之為「菁英本位」,也可以說是「官僚政治」。這套觀點的邏輯很簡單,你若要能擔任一個位子,就得要從小苦讀取得學歷,經歷各種職位磨練,累積足夠經驗後才能站在那個地方。

回想一下蔣經國的兒子,孝文、孝武、孝勇,還不是得丟去各個部會歷練,失敗的只能想個出路,離開政治圈。如果連蔣家人的待遇都是這樣,那其他人呢?

從李登輝以後來對比更清楚,政務上每一個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均歷練過地方首長與中央部會部長,連戰、蕭萬長到馬英九、吳敦義,後來的朱立倫等等全部皆如此。黨務更不用說,要擔任黨務主管、中常委,更不要說總統民選後幾乎都是擔任到副主席一職才有資格。2000年政黨輪替後,凡是有戰功者才能爭取中常委以上的職位,即使我們都知道,有些職位只是過水,但連過水都沒有,中常委也沒當過,市長當一年就挑戰總統,韓國瑜是第一個。

而我們看到的只有瘋狂、為了勝選,可以主動拋棄過去引以為傲與所有傳統價值的支持群眾。有了這種支持者,上層的政客當然沒辦法搓掉,只能以配合民意的方式,將自己累積多年的經歷,當成垃圾一樣丟掉。

自國民黨歷史來看,韓國瑜挑戰選總統的歷程是前所未有。(圖片來源/韓國瑜粉絲專頁)

何其可悲,這不是指那些無法堅持到底的國民黨政治人物,而是廣大的支持群眾,兩年內被洗腦到這種程度,國民黨還有未來?但這招並不新,20多年前新黨就開始用,首選目標就是故總統李登輝。

當年沒有網路,而是透過耳語,不停的在媒體圈內洗,一個個洗到相信透過合法選出的總統,是「利用卑鄙手段欺騙蔣經國換掉孫運璿而來」,為何這樣做?因為我們深藍體系中的價值觀很清楚,李登輝的學經歷極為完整,擔任副總統完全夠資格,蔣經國欽點出的副總統,繼任更沒有問題。

要打掉這種價值,只能苦心塑造宮廷鬥爭、蔣經國晚年在病榻上被狡詐日本小人欺騙的故事,不然根本無法說服深藍體系者,轉而支持沒經歷也沒實績的新黨。而第一批要洗的對象,就是對省籍敏感度較高的外省族群,其次才是受了黨國教育的其他群眾。

這些故事洗了20年到整個藍色體系,已經沒人記得,李被提名為副總統時,媒體跟我們深藍家族怎樣敘述其人其事的:「一個認真負責的學者,透過數十年磨練的專業官僚。」

這種作法必定會失去兩種支持者,第一個就是非外省籍的族群,立刻挑起數十年來的新仇舊恨,再也吸納不到希望體制內改革的選票。第二種就是像筆者這種,從小相信國家制度建立在菁英政治上,結果你們居然不認帳,越晚醒覺的就會對國民黨越加憎恨。

韓國瑜不過是那個最終結果而已,國民黨2000年第一次純化血統,就把本土菁英全數踢出去,還連帶把深藍體系中堅信體制的人打一巴掌。純化的後果,就是外省籍主導國民黨的力道越強,但你在一個弱勢人口的國家內搞這套,長期來說不倒才怪。

自韓國瑜後,國民黨的基盤就崩毀了,表面的理由是菁英不能勝選,所以需要非典型英雄,其背後不過是黃復興這些外省殘渣,不甘失去權力多年後的反撲。而這個反撲,說穿了就只是不停純化國民黨的支持者,才能剩餘的存在。

筆者認為,自韓國瑜後,國民黨的基盤就崩毀了。(圖片來源/江啟臣粉絲專頁)

國民黨刻意製造的價值觀,在台灣人中留下最多的就是以考試為基準的菁英標準,這是蔣經國到李登輝所留下的遺產,以維持國家運作為前提存在。所謂的黨外,反倒不強調出身,重點在有沒戰功跟實際政績上,2000年政黨輪替後,雙方立場顛倒後才開始有所改變。

多年過去,外省籍的菁英幾乎都消失了,厲害的不是早年就投靠民進黨,就是絕意政治圈;還願意留在黨內的,則在國民黨中消失掉,被消失的理由很簡單,他們知道不融入台灣人之中,就會全黨滅頂。但在那些酒囊飯袋的腦袋裡,讓台灣菁英入黨,自己不就沒有容身之處?

說服支持者「民進黨依然都是不讀書的智障爆民」實在太難,所以乾脆把自己的價值摧毀,創造狂信徒還比較簡單。結果就是有志者都離開或閉嘴,變成一言堂。

這些年,各黨為了擴大群眾支持,都在積極弱化省籍效應,強調能力與政績。方法有很多,不管是強調社會主義,還是堅定兩岸交流路線,都刻意把淺藍淺綠的邊界模糊化,創造一種議題支持的傾向。

但真要分析下去,這些淺藍淺綠大半都是從國民黨體系中切割出去的,最早一批從2000年李登輝離開國民黨跟著走,連宋合又趕走一批。馬英九沒執政前拼命趕人,但上台後就想辦法把人拉回去,只是親中路線背離已經實質獨立的台灣社會,在太陽花後又被割走一大半。

待2016蔡英文上任後,國民黨就幾乎瘋了,我們有接觸的都很清楚,外省情節越重的越瘋,明明蔡英文是最像國民黨的民進黨人,合作空間應該最大,卻反彈最激烈。

這種對抗,注定了國民黨持續純化,最後就是出現韓國瑜,把自我的價值徹底毀滅。2020又大敗一次,往後幾個月的發展,連剩餘的忠黨票也幾乎要離開了,最後還有什麼留下?光2020立委選舉,筆者就聽到全國各地,那些三流外省籍政客,挾韓流餘威背刺台籍菁英的故事,而且還幾乎都成功了。

要解決很簡單,本土化就好了,做得到嗎?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從李眉蓁參選高雄市長看國民黨的墮落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前總統李登輝的辭世,一個時代的結束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