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親子 名家專欄-醫學健康

威廉氏後人 - 李毅評醫師|爸爸不僅能夠陪產,還能親手接生孩子!

各位好,小弟威廉氏後人 - 李毅評醫師。最近一個第二胎的產婦產後第一次回診,傷口完全已經癒合到看不出來,產婦本人也表示幾乎沒什麼疼痛,恢復得非常好。

小妍,33歲。2017年,小妍跟先生一起在澳洲打工。小妍跟先生就在澳洲的屠宰場工作,搬運、切割許多大型的肉塊,對鮮血早已習慣。

2018年下半年小妍順利懷孕,夫妻倆也回到台灣來找我產檢生產。產檢一切順利,唯一的小狀況是小妍可能回台灣之後飲食太好,所以妊娠糖尿沒過。但所幸,小孩子並沒有過重或巨嬰的情形。

2018/11/19,38週多,2,680克的小女嬰,順利自然生產。

第一胎的時候,先生就很勇敢地站在骨盆側,也就是俗稱的搖滾區,並且由她先生親手剪斷女兒的臍帶。由於是第一胎陪產,先生本人淡定自若,我甚至懷疑過她先生在澳洲是不是有幫牛還是馬接生過,竟能如此毫無懼色。

當時我們就約定如果小妍下次生第二胎,就讓先生接生。

當時,所有人都以為這又只是李醫師一句玩笑話,殊不知我其實是認真的。

爸爸不僅能夠陪產,還能親手接生孩子?(示意圖來源/PIXABAY)

2019年底,小妍又順利自然懷上第二胎。這一胎跟上一胎一樣,妊娠糖尿又沒過,不過我看她也不是很在意,完全沒有遵守相關的飲食建議。所幸第二胎的小孩一樣都很健康,並沒有過重或巨嬰的情形。

2020/6/24,中午12點50分,小妍送上產台。我再一次詢問小妍的先生,你確定有勇氣接生自己的小孩齁?小妍的先生說了一句:「可以啦,反正這一胎是兒子,就算掉地上也是他的考驗。」

哈哈哈,我就最欣賞這種父親。據說獅子會將小獅子推落山谷,讓經歷各種磨練就是這樣吧,英雄所見真的是完全相同。

由於小妍先生堅定的眼神以及過去在澳洲屠宰場的經驗,還有上次第一胎的陪產英勇無比,我完完全全的相信小妍的先生有能力在我的協助下,順利完成接生。後來,我請小妍先生戴好無菌手套,穿好手術隔離衣坐在我的隔壁,就像當年我坐在我的恩師隔壁一樣。我把小妍先生的手姿勢都擺好,兩張巨大的手掌張開像一張長長的帆,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兒子。

在小孩子頭出來之後,緊接而來的是噴湧而至、混著血的羊水,噴濺到我跟小妍的先生身上,但小妍先生完全沒有退縮,就穩穩地把手定在那裏。當然也可能是嚇到整個僵在那。總之,小妍先生捧好雙手,就像橄欖球的接球員那樣,捧著他兒子生出來的頭和接著出來的上半身。

當然啦,為了預防任何可能的危險或意外,我早就用施批傳授的鷹爪功和龍爪手緊緊的扣住小孩的脖子,以及保護好小妍的會陰傷口,避免較嚴重的裂傷,並且再透過一些專業的產科技巧,巧妙的減低生產的加速度和衝量,讓兒子安安穩穩地在父親的掌心中降落。

在醫生的協助下,這位爸爸順利接生孩子。(示意圖來源/PIXABAY)

在他兒子完全生出來的那瞬間,我看了小妍先生一眼。他就像我們醫院門口的雕像一樣,面無血色,面色鐵青,毫無表情,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正在經歷人生的跑馬燈。

我大聲地叫他:「先生,我看你沒有手剪臍帶了,我請我們醫師剪了喔?」
他:「喔,喔,好,好。」

他才一整個從驚嚇中甦醒過來

當然妳一定會擔心,那這樣小孩子在愣住的先生手上,會不會掉下去?妳放心,有另一雙巨大的手掌、一手緊扣脖子、一手抓緊小孩的一隻大腿,他爸爸就算一瞬間抽走雙手,小孩子也掉不下去,因為,我早就準備好了雙保險機制。

最後,第二胎,男嬰,3,060公克,2020/6/24 12點59分,平安出生。我很遺憾整個過程沒有錄影或拍照,不過我已經跟小妍約好,如果有第三胎我一定再讓她先生接生。這一次,我請她先生一定要把GoPro準備好!

事實上,生產真的是可以非常自然的,但為了避免可能發生的危險以及較為嚴重的裂傷,也確實是有一些接生的技巧必須靈活運用,不過,再怎麼高超的技術都遠遠比不上,自己的父親親手捧著兒子出生的那種真情。

更多太報報導
林靜儀醫師專欄|正視產後憂鬱問題:產後的身心支持比坐月子吃什麼重要多了
吳欣岱醫師專欄|「生育率低是因女性結婚率低」柯文哲市長錯在哪裡?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