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醫學健康 國內-社會焦點

吳欣岱醫師專欄|拯救病患於一線間,心臟外科卻是醫院眼中的賠錢科

心臟外科一向是所有外科系裡最帥最讓人崇拜的一科。大家都看過《醫龍》吧?手中握著心臟按摩,處理血管的時候眼露精光,手術外看盡生離死別,拯救病患於一線間。

我選擇心臟外科的時候原因就只有這一個:。對,就是帥。我覺得推著葉克膜去救人的時候好帥、其他外科醫師捅破血管call心臟外科醫師去救援的時候好帥、臉上被血濺到手上卻不停著繼續開刀的樣子好帥。什麼工作時數我沒想過,薪水如何我沒想過,醫病糾紛訴訟我也沒想過。 

還記得在擔任總醫師,一週工時一百小時,睡在病人旁邊的床上過一天的時候,有一個實習醫師學弟問我:「學姊你這麼拼,有沒有想過結婚生子後,小孩要怎麼辦?你不會想陪他嗎?」

我當時大概二十七八歲,一轉頭帥氣的跟他說:「學弟有沒有看過《獵人》?小杰的爸爸有陪他長大嗎?沒有嘛!人最重要的是夢想啊!小孩看到媽媽這麼帥氣,還不是會長成偉大的獵人!」

雖然心臟外科是最初選擇,但生了孩子後,還是得有所調整與調適。(圖片來源/吳欣岱)

太傻了,我完全沒想到生完小孩之後什麼帥不帥的,一天沒聞到寶寶奶香味我真的受不了。後來經過一番調整和調適,我現在的工作依舊是有一點點帥氣的外科醫師,但暫且還不需要每晚留守醫院,能夠陪著小孩睡覺。

雖然當時的夢想一直都在心裡,伴隨著一點點的不甘心。我的手不巧嗎?我不耐操嗎?難道要做好這樣的工作一定要拋家棄子嗎?同時看著一起訓練的戰友,到現在面臨各種不合理的環境:因為小事被病人指著鼻子罵的時候不帥、救活病人卻被家屬質疑傷口為什麼不找整形外科縫的時候不帥、半夜開刀器材缺東缺西、被醫院檢討是缺錢科別的時候更是一點都不帥氣。

為什麼說是缺錢科別呢?其實心臟外科絕大多數的疾病是在一個叫做DRG(Diagnostic Related Groups)的給付制度下建立的,白話一點說就是每個疾病都像套餐一樣有固定金額,一種診斷固定預算。但要把每個病患都用一樣的套餐治療談何容易?況且健保署行政費用低,各種診斷預算的編列都抓得很緊,醫師們要「不計一切代價的治療病患」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

也因此,對於很多醫院而言,心臟外科都是賠錢科很多資源的分配都會打折扣。舉個例子來說,近日明星因急性主動脈剝離而驟然離世,引起各界討論。急性主動脈剝離的給付單一,但主動脈剝離的範圍從頭到腳都有可能侵犯,患者有開完刀可以馬上清醒轉出加護病房的,也有連接著呼吸器好幾個月需要特別照護的。

儘管日前健保署官員提案急重症增加給付,但細讀提案內容也是挖東牆補西牆,對一線人員的幫助微乎其微。我雖然已經微微退居幕後,不在衝鋒陷陣的心臟外科第一線,但看到這樣的現況還是不免憂心。如果再照目前的醫療制度走下去,會不會等年老的時候找不到人開刀?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生育率低是因女性結婚率低」柯文哲市長錯在哪裡?
派對遭性侵提告,法官:「穿紅內褲表示有做愛的準備」判敗訴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