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性別

海苔熊|解析《華燈初上2》(下):「活著才是地獄」被黑暗吞噬的心

  • 更新2022/01/15 16:39
  • 發布2022/01/15 16:10
  • 作者/ 海苔熊

《華燈初上》第二季大家都在找「誰是兇手」,在心理學上,曾經受過的創傷在一個人心中留下黑暗的部分稱之為「原魔」,它可能會隱隱約約推動你去做一些傷害自己或傷害別人的事情,真正的兇手或許不是「光」裡面的任何一個人,而是蘇慶儀(Sue)過往記憶所累積的塵埃。

(以下涉及第二季劇情,請斟酌觀看)

過往被壓抑的黑暗,會在黎明前一次展現

除了Sue在失戀後自殘之外,最經典的一個橋段是,當Hana(李淑華)被彪哥性侵的時候,Sue明明比誰都清楚那種「被拋下」(being abandoned)的心碎和難過,她卻選擇資遣Hana,還講了非常難聽的話:「妳的事情已經在條通被傳開了⋯⋯大家來這裡是要尋求戀愛感的,想想看,哪一個男人會想要和被強暴過的女人談戀愛呢?」這句話表面上是講給Hana聽,但實際上可能是說給Sue自己聽,她還沒接受那段被性侵的過往,所以她選擇把這一段黑暗排除在外,現實生活當中,則是把Hana給攆出去。透過貶低和踐踏自己的陰影,來獲得某種暫時的快感。

圖片
《華燈初上》劇照。 (圖/Netflix、百聿數碼提供)

阿季看起來也是個不討喜的角色,只喜歡錢,不喜歡工作,處處和Sue作對,Sue一邊包容她,但一邊也對她說了很難聽的話。甚至她明知道阿季希望靠著中村先生翻身,可是卻隻手搶了她的夢想(雖然人家中村先生也不喜歡她就是了)。這一段我的觀點是,這也是原魔的一種重現——阿季是Sue的媽媽的再現。Sue的媽媽也很貪財,Sue即使恨她還是給了她十萬,畢竟Sue沒有真正從媽媽手上「搶走」文雄叔叔,而這個未盡事宜,Sue在中村先生身上實現——換句話說,透過讓阿季痛苦,Sue一方面對母親進行了一種報復,另外一方面也證明了「像我這樣的人也是可以有穩定的下半輩子」。

另外一段黑暗的展現,出現在Rose身上。前面談到,Sue的母親情結當中有一個「搶/被搶」的議題,這個議題也展現在Sue、江瀚、Rose的三角關係中。過往Sue曾經不小心「搶」了母親的男友文雄(儘管事實上是文雄性侵她),「搶」這個字似乎就成了她心裡面的一個疙瘩。先前我跟Lily在《海苔熊心理話》*節目上的討論, Lily發現Sue在很多事情上都顯得過於被動:

  • Rose拉著Sue跳舞翹課,Sue沒有拒絕,可是被抓到時會說「是你害我的」
  • 繼承「光」這家店,也不是她主動去爭取來的
  • 中村先生、江瀚、何予恩也是「自己送上門」來的
  • 甚至在最後,她跟Rose在對質的時候,她都說:「我沒有搶,我是撿你不要的!」

我的想法是,或許這些種種的被動,都和她的母親情結有關:我不能夠主動去拿、去搶任何人或任何事情,否則會有不好的後果。可是,心裡還是有一種渴望,渴望探索未知、渴望跳舞、渴望和江瀚在一起。矛盾是Sue最核心的本質,透過「被動地得到某些東西」,她終於可以暫時免除內心的自我責備。

圖片
《華燈初上》劇照。 (圖/Netflix、百聿數碼提供)

在這一段黑暗當中,Sue至少涉及幾種複雜的心情:

  • 我不值得一段好的愛情。所以江瀚這麼棒的人,也不值得我
  • 我好忌妒Rose,為什麼他最後還是會選擇Rose?
  • 一路以來我都是被主導跟支配、被帶著走的角色,我好想要反抗
  • 但我又好習慣我現在的位置,順從別人,當一個受害者 

從某個角度來看,Rose與Sue可以說是互為陰影,Rose勇敢去愛,不怕受傷害;翹課逃家,而不是最後被趕出來;火爆熱情,而不是溫順乖巧;總是想當大姐頭支配一切,而不是被支配。Rose活出了Sue不敢活出來的那一面,這也是為什麼兩個人會互相吸引變成好姐妹。所謂陰影,就是會讓你又羨慕又憎恨的部分,這就是為什麼兩個人都好愛彼此,又好想要把對方殺掉。

真正的兇手是對陰影的抗拒

前陣子我參加金融心理師**主講的性侵害工作坊,裡面有一段內容我印象深刻(筆記):「如果你從小經歷家內亂倫,你會產生強烈的人際不信任感。可能會覺得,如果爸爸媽媽都這樣了,我還要相信誰? 家內亂倫最大的疼痛點在於,一方面爸爸的背叛(為什麼要對我做出這種事?),另外一方面來自於媽的背叛(媽媽為什麼沒有保護我?),並且會出現非常多的自責⋯⋯」

不論是責怪大人或是責怪自己,當信任崩解,要再重新建立和他人之間的關係,已經變得很困難了。

有些(並不是全部)過往曾經被性侵害的當事人,會進入身體、性愛或者是情慾探索的產業,儘管有些人身體上和不同的人有所親密,心靈上還是覺得非常寂寞。好像自己的身邊有一個透明的薄膜,不論怎麼擁抱,都無法感覺到溫暖,或者是溫暖只有一下子,但當對方離開的時候,那種空虛和巨大冷漠的感覺就會湧上心頭。金融心理師說:「人與人之間最遠的距離,是我都已經抱著你了,但我還是感覺不到你。」這是一種很深很深的寂寞,這樣的寂寞並不是來自於沒有人願意陪你,而是你不願意讓任何人進入你的心裡。

圖片
《華燈初上》劇照。 (圖/翻攝楊謹華FB)

Sue其實是一個很渴望被愛,但又不敢開口要求愛的人,所以當自己最終被江瀚拋棄的時候,這個「再度拋棄」(第一次是母親拋棄)點燃了引線,當寂寞走到了盡頭,怨恨和那些黑暗的原魔就會累積爆炸,玉石俱焚,成為綻裂的血櫻花。換句話說,真正的兇手其實是Sue抗拒了自己的陰影,然後被陰影殺死。有人問,Sue到底有沒有真心愛過任何人?我覺得這個問題很難,但我覺得目前可以回答的部分是,過境千帆,Sue或許真正沒有愛過的,是那個遍體鱗傷的自己。

「那些平日看起來善良的人,至少也都是普通人。不過一旦碰到緊要關頭時,誰都會變成壞人……」——夏目漱石《心》

每個人內心都有黑暗的部分,倘若你在他人面前總是展現出笑臉迎人的假我(false self)[6],那麼你的黑暗會逐漸累積,這些黑暗總有一天會吞噬你。時時刻刻留意這些憎恨,給自己一點正常能量釋放的空間,也許現在的你還沒有辦法信任任何人,但在這之前,你可以先對自己溫柔一點。已經發生的糟糕事無法改變,但並不代表你很糟糕,那些讓你痛苦難以原諒的人,並不代表你不能原諒自己。

期許我們都能夠「理解黑暗,心存光明」[7],看見創傷,但選擇善良。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Lily詳細的分析收錄在podcast節目《海苔熊的心理話》。

**【2021熟人性侵害創傷評估與處遇訓練工作坊】,2021年6月21日(一)、6月22日(二)、6月28日(一)及6月29日(二),共四天,由臨床心理師師金融主講,勵馨基金會台中蒲公英諮商輔導中心主辦。

【參考文獻】
[6]Winnicott, D. W. (2018). Ego distortion in terms of true and false self. In The Person Who Is Me (pp. 7-22). Routledge.

[7]鐘穎《傳說裡的心理學》(楓樹林出版)幫我簽書附上的一段文字,也是他經常掛在嘴上的口頭禪。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