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名家專欄-性別

周芷萱|《消失的情人節》的阿泰離變態只有一步距離

  • 更新2021/04/17 22:10
  • 發布2021/04/17 10:01
  • 作者/ 周芷萱

《消失的情人節》在Netflix上架後引發了許多討論,其中一種批評認為阿泰違反意願的行為和曉淇的「消失的一天」,對現實生活中的女性而言是一件可怕而非浪漫的事。不過在這種批評得到廣大支持的同時,也有不少觀眾認為電影創作不需要為政治正確服務,本作本來就是奇幻童話電影而非寫實紀錄片。

作為一個女性主義者,在觀影的時候心情是複雜的。

阿泰到底是不是變態?

以電影創意、男女主角演技和整體說故事的方式來說,在《消失的情人節》觀影過程中,我確實從中獲得許多樂趣,也因為那些劇情中的日常幽默而發笑,並且對這個故事感到讚賞。但同時,當阿泰天天到郵局報到、擺弄曉淇的肢體、親與不親的那一瞬間,身為女性真的無法感受到任何浪漫,只想起了被支配的恐懼。

圖片
《消失的情人節》日前在Netflix上映後,劇裡阿泰載楊曉淇到海邊一日遊竟引發網友對變態、跟蹤狂的討論。(官方劇照/消失的情人節)

本片遭批評後,導演陳玉勳說明角色設定「只是想寫很純真的人,大概就是童話故事那樣的純真」、「人總是會無腦地迷戀一件事或一個人,學會清醒和放下比較重要,阿泰後來自覺已經要成為變態了,就放下了」、「是很單純內向的人,他根本還沒完全長大」,導演的這篇說明簡直是越說越坐實了批評,因為問題從來都不在阿泰到底單不單純、導演有沒有意識到阿泰可能成為變態。

在我看來,在故事裡導演就有意地在區隔阿泰和變態了。

阿泰背曉淇回到房間時,撞見正在(未經擁有者同意)聞內褲的男子,阿泰離開時惡整了變態。透過這個情節的安排,阿泰有意識的對「變態行為」做出了價值判斷。另外一個展現阿泰不是變態的橋段是阿泰的自白:「再這樣下去,就真的是變態了」,之所以要說「就真的是」,隱約也顯露了阿泰對於自己行為的不妥與越界之處,也是略有自知的。

然而這些細節的用心,即使在觀影過程中能博得觀眾一笑,並無法讓人認可阿泰的行為沒有問題,不過確實讓這個角色可愛了一點點。如果導演和阿泰都知道這些行為有問題且正在越界,那為什麼還是做了、還是要不停強調他的單純可愛呢?相較於阿泰在故事中展現出對自己行為不妥之處的自覺,我倒覺得導演不停的用「童話」、「單純」、「本來劇組說要拍強暴戲但我沒同意」、「我也支持女權幹嘛來戰我」等說詞替這個故事辯護,這種作者本來已死但拼命想活的詮釋權搶奪,才是更讓人感到不快的事情。

問題不在阿泰到底是不是變態、有沒有意識到自己變態,問題在男人的「單純」為何總是在故事裡被體諒,而女人的單純卻總是要得到教訓然後再被男人拯救?

作為阿泰的「對照」角色,曉淇單純嗎?曉淇也單純。但當阿泰的單純可以得到好結局、換來一段愛情的同時,曉淇的單純卻必須要受人利用和欺騙,然後再由阿泰的單純來拯救。阿泰的單純和童年的辛苦,換來多一天的童話故事,曉淇的單純和辛苦又為他換來什麼好東西?是莫名消失的一天?還是天天站崗的陌生男子?又或者是假裝深情的愛情騙子?

曉淇最後當然也得到了愛情,但這個愛情繞著阿泰的期待而轉、繞著父權想像中的愛情而轉,曉淇的感動總歸而言就那一句老話「瓜棚下站久就是你的」,這是當代女人想要的愛情嗎?導演說他不想拍帥哥美女的童話故事,但說到底,這還是一個白雪公主受騙上當,然後等待白馬王子救援的童話故事。只是這次導演讓每一個男人都可以自我投射在阿泰身上,男人不用是白馬王子也可以是阿泰,但女人真的會想自我投射在曉淇身上嗎?至少我不想。

身在2021這個連迪士尼都不再拍傳統公主故事的年代,我真的期待童話可以有更多不同的樣貌。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