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時事 名家專欄-性別

莫羽靜專欄|積極處理「海德堡性騷事件」的駐德代表,為何會成為代罪羔羊?

  • 更新2022/06/14 00:35
  • 發布2022/06/13 16:36
  • 作者/ 莫羽静

近日的一集百靈果Podcast 爆料德國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中心王姓前副主任,疑似長期有性騷擾紀錄,但受害女性大多離鄉背井、缺乏經濟與背景,無力以司法訴訟救濟,導致加害者有恃無恐的繼續向不同受害者伸出魔爪,而旅德台僑吳品瑜在德國接觸許多受害者後,向駐德代表謝志偉大使反應,希望能協助受害者解決這個長久以來的問題,但最後雙方開始互相控訴消極處理與誹謗,演變成社群網絡上的口水仗,討論方向逐漸失焦。

圖片
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於今年2月揭牌,該中心王姓前副主任遭爆長期有性騷擾紀錄。(圖片來源/翻攝吳品瑜臉書)

司法管轄權的困境

司法管轄權是指司法機構進行訴訟審判的能力,詳細細分可以分成屬人、屬地、公民保護、國家保護、普遍管轄權五類。按台灣適用的刑法來說,除非是網路犯罪的知悉地即有管轄權,或者是台籍受害者遭遇本刑最輕三年以上的犯罪,否則在德國境內的犯罪,我方是無從置喙的,這還不討論跨境執法、引渡回台受審、管轄衝突等外交上的困難之處。

涉及爭議的相關單位組織,並非我方轄屬的下級單位,而是合作與贊助性質的民間組織,甚至是德國當地機構,連負責相關事務的僑委會都難以介入,更遑論駐外館體系,要求駐德大使處理屬於僑委會事務的停止相關贊助補助事宜,更是於職權不符,著力點非常有限,外館能做的就是協助當事人,依據德國當地法律,自立進行訴訟事宜,以保護當事人權益,又按「旅外國人急難救助實施要點」,駐外辦事處不能做為代理人代為起訴與提供司法意見,所以當事人的自行出面聯繫,成為此事能否進一步處理的關鍵。

謝志偉大使處理的立場

駐德大使謝志偉6月8日的臉書貼文表示,這是境外事務首見,已責請相關同仁謹慎處理,以免有所遺憾,勿枉勿縱,應徹查加害情況,積極提供受害者必要之協助,並進一步建立相關性別平等措施,此次處理困境在於,相關活動並非由我官方舉辦,因此難有直接介入作為,也由於受害者們並未直接向我相關部門報案,希望受害者直接與謝大使聯繫。

謝志偉說,有和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中心主任楊梅芳達成共識,待楊主任返德後,協助其在中心內部組織性平會,即可立即受理處理此次事件,但由駐德辦事處設立永久的性平會,因為涉及到長期境外執法的外交問題,不宜過度擴張權限,而非不處理,同時特定單位的個人行為,也不應揣測為團體所為,折衷方案則是協調了當地僑胞與駐歐台商提供金援、翻譯、當地法律協助,讓受害者有能力請當地警方介入偵查。

性騷擾與猥褻罪的難以舉證

以台灣的經驗來說,性騷擾與猥褻罪大多發生在,具有隱蔽性的私人場合,又往往事發突然,除非透過技巧獲得加害者自白,或者有其他在場者的證稱,否則許多情況下,要取得性騷擾的直接證據猶如天方夜譚,縱使取得一定程度的證據,仍要面對證據力的檢驗。司法也並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司法有其侷限性,因此一味的要求女學生們提出告訴,可能換來的也不一定是正義,有可能因為缺乏證據而在訴訟過程中再次受辱。

加害者與德國僑務盤根錯節的情況和性騷擾的隱蔽性,也導致受害者提告只是弊大於利,這也是造就受害者大多不願出面,只願意匿名於網路發生,同時受到管轄權、僑務組織的不透明與無權管理,導致這件事陷入沉默螺旋,即使謝大使積極想處理,也難以施力。而這樣的難以施力,在另一方口中,就會變成消極處理,實際上兩邊都是積極想處理,想協助受害者,避免再有人因此受害,不應該因為有人從中挑撥,就讓問題失焦,最後只是雙方都消磨彼此,讓加害者逍遙法外,事情最終演變成為一場羅生門。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