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性別

周芷萱專欄|《孤味》:你我生命中的那些女人

  • 更新2021/02/08 10:36
  • 發布2020/11/25 10:27
  • 作者/ 周芷萱

有論者認為《孤味》是「重現了所有台灣男性的家族聚餐夢魘」,這個評論獲得包括製片在內許多贊同的掌聲。但對我而言,《孤味》演出的是許多女人真實且痛苦糾結的人生,你我身邊也許都有幾個《孤味》中的女人。

或許無法同意他們的做法,難以理解那樣不願放手的糾結,但性別角色和傳統家庭價值帶給他們的痛苦,真實存在著。 

作者認為,每個人身邊或許都有《孤味》中的女人。(圖片來源/威視電影粉絲專頁)

在導演令人吃驚的聲稱林秀英(女主角)是「氣焰高漲的妻子」後,我依然喜歡《孤味》中女性演員們的表演和這個故事,就是因為從他們身上我看見生命中的那些女人,那些會被「鋼鐵直男」認為是女權壓迫、母權暴力,過度強勢主宰一切讓男人尷尬、如坐針氈、開不了口的女人。

與這種評論不謀而合的是,這往往是許多男人「在外尋歡」的理由之一:妻子太強勢讓自己抬不起頭,正如陳伯昌(女主角之夫)所說。

女人強勢好像如此十惡不赦,讓老公出走、家人尷尬、男性觀眾害怕,就算他拿菜刀追著外遇丈夫的同時,依然聖母般的替丈夫結清欠下的旅社費用,依然等待著丈夫回心轉意,依然再次與丈夫產下一女,依然認為「做夫妻就是一輩子」,女人再怎麼對男人寬容如聖母都不夠,他的強勢依然是萬惡淵藪,就算因為這樣他才能獨自帶大三個孩子。

女人除了不能強勢,他們甚至吝於讓鎂光燈在女人身上多點時間、不願讓麥克風轉給女人幾秒。

《孤味》以女性在家族中的故事為主要視角,就有人要說「男性在家族中沒有聲音」,好像只要鎂光燈不在男人身上,父權體制就不存在、家族就不是圍繞著男方姓氏成立、喪禮禮俗不重男輕女,性別結構突然都對女人有利。

《孤味》中女主角老公在外尋歡。(圖片來源/威視電影粉絲專頁)

父權體制有千百個對男人有利和以之為中心的地方,一概都是幻想,但換女人說話三十秒就是母權壓迫、女人分到點好處就是使用父權紅利,只要母親有決定事情的權力就不是父權,不管他的「決定」是不是向著男人。

之所以稱為父權體制,並不是在闡述個別家庭是否以父親為中心、母親有沒有決定事情的權力,而是這個體制以男性為核心,包括姓氏和喪禮等傳統的制度設計。會把《孤味》看成女權壓迫,壓根是弄錯了父權體制的定義,也搞混了何為女性主義者口中的女權。

雖說演出了許多女人真實的人生,然而《孤味》中的女人確實還是有些刻板且小心翼翼。

林秀英總歸也是選擇了原諒和放下,蔡美林實在太刻意的和林秀英做出「好女人」V.S.「壞女人」般的對比,陳宛瑜的菁英女性直升機父母角色鮮明如教科書,陳宛青雖是不羈浪女總歸還是害怕無人能握住他的手。

這些女人都展現了某一些當代女性的「惡」之面向,卻個個都要回歸社會常軌的「善」或是女性刻板印象,諸如:原諒、放下、溫柔、需要陪伴。這些角色的描寫甚至小心翼翼地不去指責男人,即使他拋家棄子。

然而也是這些刻板讓角色匯聚了許多女人的影子,他們像是我不願離婚永遠放不下幾十年外遇丈夫的姨婆、像我時刻擔心女兒步上自己後塵的舅媽、像我總是「為了你好」的母親、像我遊戲人間的表姐。《孤味》把那些女人的糾結和成長轉折很美很細膩的一一呈現,雖然太浪漫了點。

《孤味》呈現出女人的糾結和成長轉折。(圖片來源/劇照)

自稱「鋼鐵直男」的男人無法理解這些女人的邏輯,正是因為他們不曾被困在那樣的性別角色中。

這些困境和糾結看似愚蠢,卻都有跡可循——因為他們是「女人」,社會期待、教育,內化「何謂女人」價值觀後的女人。所以他們責怪母親強勢渴望父親溫柔、他們相信「做夫妻就是一輩子」、他們體諒男人的自尊容易受損。

《孤味》,當然不是做男人的滋味。

留言